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李柱銘驀然回首雙查方案藏有智慧伏筆


 

想聽陳聰聲音:論 金庸笑別江湖 我們仍然混沌當中

金庸曾經如是說:「其實《笑傲江湖》,這種權力鬥爭,在政治環境之下,甚麼時代也有,所以《笑傲江湖》並沒有時代背景。不論哥哥弟弟、父親兒子,碰到權力鬥爭,就殺人放火,甚麼都幹了。」
 
「查大俠」金庸逝世,笑別江湖。
曾有說,金庸不用別人去寫自己的傳記,因為15部作品就是他的人生寫照。如果真的如此,天真的張無忌會否是兒時金庸?富家子弟陳家洛會否是少年金庸?困苦於江湖的令弧沖會否是中年金庸?擅於游走政治的韋少寶又會否是後期的金庸?
 
如金庸自己在過往的訪問所說,江湖就是權力鬥爭,甚麼時代都有權力鬥爭。
「如果沒有權力欲,沒有名利的欲,那麼我就自由自在,瀟瀟灑灑,但是如果大家權力鬥爭,很厲害的時候,你想自由自在也不可能。這是中國自古以來,對知識份子有一種隱士的欲望。希望不要做官,能夠退隱,但要在當時退隱也不容易。所以一個人能夠脫離名利牽絆,能夠不受權力控制,是很難的事情。」
 
知識份子要在權力鬥爭中退隱,談何容易?
 
1985年,他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政制小組的港方召集人,其間與查濟民提出保守的「雙查方案」,建議首三屆特首由選舉委員會推選。當時,李柱銘跟查良鏞同是起草委員。

李柱銘在《晴朗》如是憶述:

翻看1989年2月《基本法》第二稿,當時所謂目標是終極普選,但幾時呢?其實有個機制,就是由全體選民投票決定是否行終極普選那一步!那就是公投。
我當時很傷心,為何他會跟查濟民提出那麼保守的『雙查方案』,但現在回看,他可能因為熟共產黨做法,即他知道甚麼可行、甚麼不可行。我和司徒華當然「博到盡」啦,當時我們覺到在《基本法》草委當中,民主派有『兩個半』,那『半個』就是查良鏞。所以說,現在回看,他實在有高度智慧,這個伏筆很厲害,公民投票很公平,到時由香港人決定是否要普選方案,如果不要,香港人『無得嘈』。當時需要合法選民之中三成贊成才有效,但如果公投結果過不了,十年後再來一次!如果根據這個方案,現在有民主啦!

就此,我們作出追問。
 
陳聰:「查良鏞知道共產黨底線,但公投不也是越過了底線嗎?」
李柱銘:「對,但草委當中,需要三分二才到通過這個第二稿,當時通過了!」
陳聰:「其實那都算是『袋住先』,如果當年『袋住先』,如今民主可能已行快三十年?」
李柱銘:「但之後發生了八九六四,抽起了。當時就看不到內裡的智慧,我們很傷心,查良鏞不是幫民主派嗎?為何跟保守的查濟民一齊提出方案?現在回看,沒有共產黨支持的方案,怎有可能通過?」
陳聰:「如果以當年查良鏞的智慧,如何走香港如今的民主之路?」
李柱銘:「不要問我,我沒那份智慧了。我總覺得,昨天就應該有普選了,不是明天。」
 
《金庸群俠傳》,相信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你也有玩過。
如今,查大俠通關了,我們,仍然要混沌於江湖當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