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政府:內地口岸體現一國兩制 人大決定不能無視


 

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續於高等法院進行聆訊,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今日陳詞,強調一地兩檢安排合憲,更是一國兩制的體現。他反駁代表申請人一方指內地口岸形同在特區內設「小特區」、實施一國一制的說法,指如果這是一國一制,根本不需要做出入境管制。

余若海又指,人大常委會作為《基本法》最終解釋者,已就一地兩檢安排提出一個說法,如香港法院無視其決定,並不合乎常理,香港不能當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形同不存在。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何君健攝

「若是一國一制,不需出入境管制」

余若海指,在香港西九龍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符合一國兩制,亦沒有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之下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他引述《中英聯合聲明》,指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包括第三項(一):「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並考慮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及第三項(五):「香港的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旅行、遷徙、通信、罷工、選擇職業和學術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項權利和自由。私人財產、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以及外來投資均受法律保護。」 余若海問,在香港設立內地口岸,如何破壞這些基本方針政策?他指出,港人享有的自由及權利,在《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生效前後都是一樣的。

代表申請人呂智恆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昨日以父子玩搖搖板比喻中港關係,但余若海質疑李的比喻是錯誤理解高鐵的情況,他解釋,高鐵是一項重要基建,而中國及香港是共同前進。他批評,李指一地兩檢違憲的說法,是抽離實際情況,《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訂立的目的,是為在香港設立口岸區,並進行出入口管制,這做法只適用於特定的範圍,受制於憲法。

余若海提到,《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並非如李柱銘所說、在該範圍實施一國一制,相反,這明顯是一國兩制的表現,由香港特區政府進行出入境管制。余若海表示,如果這是一國一制,根本不需要做出入境管制。余批評李只著眼於內地口岸區範圍,忽略整個安排的實際情況,沒有看到全局。他引述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指,在西九龍總站設內地口岸,並不會改變香港行政區域範圍,不影響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余若海補充指,《基本法》是活的,不應該單憑字面理解《基本法》條文,宜按照實際情況及目的去考慮。高鐵一地兩檢是一個兩制下出現的新情況,《基本法》起草人並不會想到有這情況,但這並不代表方案與《基本法》不一致。他續解釋,《基本法》第18條的目的,是為了分隔中、港兩種制度,以達致一國兩制,設立內地口岸並不違反《基本法》,更體現一國兩制,亦明顯香港行使高度自治。內地法律嚴格限於口岸區內行使,並不是在全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

法官周家明問,其他國家是否可以同樣在香港設立口岸? 余若海回應指,假設美國要求外國旅客在出發時進行預先清關,否則不可進入美國國境,屆時特區政府可考慮為了香港的利益,而設立美國口岸區,但根據《基本法》,香港的外交事務由中央政府負責,故特區政府需要先尋求中央的批准。

高鐵香港段上月23日正式通車。資料圖片

「一地兩檢是唯一可行方案」

余若海指,就高鐵的通關程序,中、港雙方事前曾探討不同方案,而一地兩檢是唯一可行以及香港屬意的方案。他解釋,如果不實行一地兩檢,乘客有機會要搭回頭車到個別內地關口進行通關,也可能要轉車,屆時交通時間便會增加。

李柱銘表示,他接受一地兩檢,但他關注的是,為何內地口岸區不用香港法律,而是用內地法律,質疑余沒有觸及重點。余若海回應指,香港的一地兩檢安排,有別於國際其他做法,口岸只設於香港,內地乘客只需在西九龍站進行通關。在入境方面,如果內地人員在內地口岸區只可以執行海關、出入境、檢疫相關法例,有機會出現保安漏洞,例如非法入境者可以濫用機制,入境後尋求免遣返聲請;若有內地罪犯、恐怖分子來港,內地人員亦不能執法。在出境方面,透過內地口岸到中國的乘客,本身以中國為目的地,將受中國法律管制,在西九龍站或是過了羅湖受中國法律管制無異。余重申,目前一地兩檢的安排,是為了保障國家安全、公共秩序,有實際的需要,避免法律上的漏洞及不確定性。

 「無視人大決定不合理」

司法覆核申請人一方指,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的決定,在《基本法》框架之外,該決定並非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故香港法院不必理會該決定,如有需要,則由終審法院請人大常委會作出解釋。余若海反駁指,以常識而言,如果該決定是來自最終的解釋者,為何香港的法院要無視它?這並不合乎常理。

余若海提到,視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為對香港法律的干預,是一種誤解。他引用梁游案指,《基本法》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制定。他續指,香港的普通法律師往往只著眼於《基本法》,卻沒有注意《基本法》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大陸法制度下的產物。余若海引述申請一方的專家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傅華伶指,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涉及中央與特區的關係,主要是一國兩制中「一國部分的問題」,用以說明人大常委決定的不宜限於普通法的理解。

余若海再引用《基本法》多條條文解說,包括第2條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人大的權力乃來自中國憲法;第12條指,香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但在《基本法》內並沒有詳述中央人民政府,要看中國憲法。余若海指出,在今次案件,不能只看香港的部分、無視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也要看內地的部分,人大常委會作為《基本法》最終解釋者,已就這問題提出說法,人大常委會是有決定性的。

代表申請人呂智恆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何君健攝

李柱銘:《基本法》 是特殊的全國性法律

李柱銘回應余若海指,他與余的分歧可以總結為將內地口岸視為「小特區」及「口岸」。他質疑,香港已經有其他口岸,如香港國際機場,但唯獨西九龍總站的內地口岸是關閉香港制度、啟動內地制度。

李柱銘重申,香港法院並不會用中國憲法,因為適用於香港的中國憲法,早已納入《基本法》之內。他續指,正是中國憲法的第31條,授權人大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大是束意、自願地限制自身權力,以成就一國兩制的實行。李柱銘表示,《基本法》是特殊的中國全國性法律,其他的全國性法律並沒有約制人大的權力,所以標籤《基本法》為中國一般的全國性法律是錯誤的,亦是貶低《基本法》。

李柱銘又指出,人大的「決定」不是《基本法》第158條下的「解釋」,兩者對香港的效果並不一樣。他以子女孝順父母解釋,指「先意承志」是最孝順,但這對香港的法院並不適用,香港法院不應該預視人大的心意而行。李表示,他認同一國,而且通過中國憲法,才有《基本法》的誕生,但他指出,中國憲法第31條本是一道防火牆,當時中方為了給予香港人信心,故作此自我約束,這並不是否定人大的地位,而是人大選擇以自我約制,來實踐中國憲法第31條、設立特別行政區的理念。

申請及答辨雙方已完成陳詞,周官押後作出裁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