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追溯武俠世界


金庸館展出金庸早年出版的武俠小說版本。

香港著名的武俠小說家金庸去世了,他的作品風靡華人世界超過半個世紀,不少名著亦拍成電影。但其實遠在「金大俠」的作品面世前,早於西漢時代已有相類創作。

為甚麼有那麼多成年人明知武俠小說,以至後來拍成的電影,全是虛假橋段,甚至天花亂墜,卻在不同年代都像小孩熱愛漫畫丶卡通片般趨之若鶩?

單看電影,於萌芽階段的中國武俠片當中,以1928年面世的《火燒紅蓮寺》最受中國內地觀眾追捧,片商三年間連拍十八集,票房盛況空前,但遭到當時的南京國民政府禁映, 甚至以刑事起訴仍冒險拍攝相類武俠片的電影工作者。

1994年版李若彤主演的《火燒紅蓮寺》

根據陳墨所著之《中國武俠電影史》,其時有衞道之士認為武俠片神怪荒誕,迷惑人心,而國民政府在外受日本攻略威脅,內又疲於應付共產黨的地下活動之際,對神怪劍俠之風自然視為亂中作亂,故以順應民心為名,實行抵制。

不過,原本廣受歡迎的武俠片於抗戰爆發後又再度活躍,但由於戰火連連,再加上政權易手後,中共政府亦對武俠片甚至武俠文化抗拒禁制,上海影人又相繼南移至香港,這片彈丸之地遂成為內地武俠片的熱潮延續,單由五十至七十年代間就生産了一千多部武俠片。

雖説中國早期電影深受美國片類的影響,當時好來塢風行的奇俠動作片令中國武俠片應運而生,不過,歸根究底,始終是其獨特的中國色彩,才是後來引起國內外華人精神共鳴的主要因素。

顧名思義,武俠片深受武俠小説所影響,票房成績斐然的《火燒紅蓮寺》系列便是改編自平江不肖生(原名向愷然)的《江湖奇俠傳》,原文本是1920年起在上海《紅雜誌》所連載。然,相類的俠義故事則可遠溯至西漢司馬遷之《史記》所載的「遊俠列傳」、「刺客列傳」,甚至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滸傳》也可算是一脈相承。

《水滸傳》部分人物角色。照片來源:twoeggz.com

然則,何謂武俠? 根據任教電影學的陳家樂博士在《香港電影、電視及新媒體研究》中解釋,武即武藝,俠即俠義,以武藝來維護俠義的故事,就是武俠故事。

不過,武俠故事本身之所以吸引,卻是個中的天馬行空俠士世界。據剛過世的武俠小説家金庸生前所形容:「武俠,表面是鬥爭,精神卻是俠士的。」何謂俠?按司馬遷所言,其意識就是「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成…」,而依梁啟超的闡釋,則是「…諾重於生命…道義重於生命。」

俠,可算是武俠世界的靈魂人物,而所謂俠義故事,就仿如成人童話。在這個想像世界中,脱離了官府王法,彷彿處於無政府狀態,大俠以絕世武功(原始的暴力)行俠仗義,恢復社會秩序。

在正邪不分又是非顛倒的江湖中,鋤強制魔的俠,其實是人對現實世界渴求正義和規律的幻象,故俠只多見於小説而罕見於歷史。越是亂世的時代,如積弱的晚清,紛亂的民國時期,俠義小説越大行其道。

即使是太平盛世,武俠世界中的㒹覆正統、反抗霸權的情節,無疑給予現實生活中受欺壓歧視的人,一個宣洩和尋夢的地方,也是枯燥的柴米油鹽生活之添味劑。

可惜,這位在小説或電影裏如救世主的絕世武功大俠,卻又紏纒於私人恩怨、門派爭鬥中,即使成為武林盟主又頓感空虛,獨孤求敗。我們像大俠般除了心頭恨或稱霸武林後, 是否和大俠一樣無法在仇恨和求勝中得到安息,仍然深陷江湖身不由己?

小孩子長大後,自會醒覺人生其實是在童話世界中的王子與公主結婚後才正式開始。那麼成人在看盡大俠叱咤風雲之後,能否在刀光劍影的虛幻世界中越過大俠,找尋真正的救世主,覓到人生終極意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