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潘焯鴻發火不滿石永泰盤問 夏正民:律師為測試證供完整性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的獨立委員會聆訊第九天(11月1日),庭上出現「火藥味」,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多次質疑,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在盤問他時偏離主題,指應集中在剪鋼筋一事。潘焯鴻表示:「所有相都喺度,鑿出來咪睇到啲螺絲帽係咪扭晒入去,點解唔鑿出來?」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表示,律師盤問是為了測試證供的完整性,並向潘焯鴻保證,若律師盤問與委員會調查範圍無關,他會立即停止。

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周滿鏗攝

潘焯鴻全日接受石永泰盤問,石永泰首先在庭上質疑潘焯鴻的書面供詞中,沒有解釋為何稱2015年9月是最後一次目睹剪鋼筋,但到2016年10月才向禮頓的Anthony Zervaas口頭提出補救指施,然後到2017年1月才向禮頓作出書面投訴。潘焯鴻指,根據委員會事務律師樓的指引,沒有相關問題,故沒必要交代。石永泰就指,按一般常識,需要按時序講述整個故事出來,潘焯鴻指自己已閱讀過委員會的職權範圍,相信不需要「長篇大論」,只要證明目睹剪鋼筋的情況。

近中午時分,石永泰質疑潘焯鴻昨日在庭上作供時,提到因與禮頓簽了保密協議而刪除Dropbox雲端上的相片,但潘焯鴻給警方的供詞,只提到刪除電話兩張相片以及一段短片,並沒有提到Dropbox的事,石永泰質疑潘是「作出來」。潘隨即指,石永泰花很多時間在於刪除資料,而不是詢問剪鋼筋,「(委員會)個terms of reference唔係去查中科個電腦系統有幾複雜,我好失望,今日已經第9日,除咗盤問盈發嗰時,發覺港鐵hold point有幾廢之外,都仲係冇乜其他特別findings。」、「我哋今日係咪主力口供上的不符點呢? 對於terms of reference有幾重要呢?」

夏正民表示,律師的盤問是為了測試證供的完整性,而禮頓作為其中一方,對於潘焯鴻的證供有很強烈的意見,認為他的指控誇張。夏正民說:「如果測試證供過程中,無關委員會的職權範圍,我保證我就會停止。」潘焯鴻則指:「所有相都喺度,鑿出來咪睇到啲螺絲帽係咪扭晒入去,點解唔鑿出來?」夏正民說,有關方法會由其他部門考慮,指潘不要假設各方正在「搏擊」,而是希望聆訊可以找出真相。潘回應:「如果你話我唔係客觀幫緊委員會,可以叫我即刻走。」

石永泰隨後詢問潘焯鴻,是否記得昨日曾說過的一些話(Do you remember saying that yesterday?)時,潘即指:「你如果叫我答yes or no,我即刻走。」潘的代表律師陶榮馬上指出:「潘生壓力好大。」並要求中午休庭。潘否認壓力大,「我覺得石生嘥緊納稅人嘅錢。」

下午再開庭時,氣氛未有緩和。石永泰引述《蘋果日報》報道提及,曾就剪鋼筋一事向中科發出查詢電郵,稱潘可用「開太空卡、dummy email」的方式洩露消息予《蘋果日報》。潘焯鴻反駁:「我不嬲光明磊落,我無需要咁做,點解你會諗到呢個方向呢?」 石永泰再引述《蘋果日報》2018年6月29日的一篇報道,質疑潘焯鴻在報道中講到關於剪斷鋼筋的做法,沒有因保密協議而「封嘴」,又意圖建立一個「勇敢但受箝制的揭發者」形象。潘焯鴻否認,指自己有跟從保密協議,沒有向傳媒披露剪鋼筋以外的事,而就剪鋼筋一事上,他曾向禮頓發電郵表示會回應傳媒查詢,他稱禮頓有回覆電郵並同意中科可以談及有關事項。潘又指出,2018年6月28及29日接受多間電台及傳媒訪問,是因為港鐵曾在全港報章,刊登廣告譴責他。

雙方之後又再互相批評,石永泰指,潘焯鴻過去從來沒有談到「貪污」一詞,卻在委員會聆訊時才即場決定提及該詞,是因為這是潘的「傳媒伎倆」,質疑潘焯鴻知道傳媒會為此字眼而瘋狂。潘否認,反駁石永泰在其開場發言中,已經「屈」中科收取600萬元,「你成功拎晒頭條,你成功抹黑我哋公司。」

石永泰最後指,如果事情最後不利於潘焯鴻的話,潘可以提出「好不幸地委員會無睇呢樣嘢」,嘗試貶損委員會的公信力,為他之後的事情鋪路。潘反駁:「我有份俾錢,我做咩嘢打爛佢。」他又指,如要貶損委員會公信力,必定會大力質疑為何不調查紅磡站北面隧道。石永泰已完成盤問,周五會由港鐵、政府和泛迅的代表律師盤問潘焯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