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公民黨:西九M+博物館7間分判商被拖欠$7000萬 促管理局交代


今年7月,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簡稱西九管理局)被傳媒揭發繞過總承建商新昌營造廠有限公司(簡稱新昌),直接就興建西九M+博物館向部分分判商支付款項,管理局被質疑早知新昌出現財困卻隱瞞。管理局其後宣布終止與新昌的合約,其全資附屬公司於9月7日委聘金門建築有限公司(簡稱金門)為繼任的總承建商。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兼西九監察小組副主席陳淑莊表示,今年10月中開始,陸續收到7間分判商的求助,稱新昌拖欠它們合共超過7000萬元的工程費用。陳淑莊聯同黨友譚文豪及分判商代表召開記者會,要求西九管理局交代。

公民黨陳淑莊及譚文豪,與一眾西九M+博物館工程分判商「苦主」召開記者會。何君健攝

西九管理局7月16日的聲明提及,以「確保在工地工作的逾1,600名工人的持續就業和獲發工資」及「穩定所有參與這個項目人士的信心」為由,向「主要分判商」直接支付款項。9月11日,立法會西九監察小組召開特別會議,會上西九管理局主席柏志高,在譚文豪質問下曾表示,在2017年2月至2018年6月期間,管理局向20間分判商分別支付了共約16億元。

陳淑莊質疑,既然西九管理局繞過新昌,直接向分判商支付款項,為何仍有分判商被拖欠工程費。她要求西九管理局交代如何判斷誰是「主要」分判商,「是否一部分由西九出資,一部分是由新昌繼續付款?」她批評西九管理局:「只照顧它想照顧的人,有一部分(工人)是沒有理會的。」陳淑莊曾去信管理局,要求詳細列明新昌拖欠款項的分判商及金額,但沒有收到回覆。

其中一間被拖欠1,286萬元工程費的分判商金安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代表劉志坤表示,在2016年8月正式承辦M+博物館工程負責測量。他稱,以往新昌每個月都是「擠牙膏式」地找數,「一路做都是沒有錢賺的」。得悉管理局曾直接向部分分判商付費,他曾詢問新昌,引述新昌稱:「政府工程,不用擔心收不到錢。」

在8月17日與新昌終止合約當日,西九管理局曾發表聲明表示:「已着手與分判商商討,以更替合約形式盡力穩定現時所有的M+工程分判商合約」。到金門接任後的9月中,劉志坤表示,金門的確有與他聯繫,「本來想續約的,但一講到原來有欠款,就說欠款太大了。」劉志坤稱,新昌拖欠他約1,286萬元,但金門卻只願支付300至400萬元,劉志坤引述金門稱,若他接受就可以繼續承辦工程。劉志坤當下沒有答覆,金門曾指會再與他聯絡,其後劉志坤發現金門已聯絡其行家落標。他表示,行家是負責「釘板」,而他負責測量,「我都不知道釘板怎樣去做測量。」劉志坤指,目前無力支付近50名員工的薪酬,其員工已向勞資審裁處作出投訴。

譚文豪要求西九管理局,交代替換分判商一事曾否招標,「如果沒有,等於由金門自己去揀,這又是否符合這樣大工程的招標程序呢?」他認為,在總承建商交接後,替換分判商一事的處理並不公平。

新昌被指拖欠7家分判商的金額。公民黨提供資料

另一間聲言被新昌拖欠工程費的李偉欽清潔工程公司,負責替M+博物館做清潔及雜項。公司代表李曉星形容新昌以往支付的費用「剛剛好夠吊鹽水」,「不明白為甚麼西九有給錢新昌,但新昌沒有錢給我們。」譚文豪指,西九管理局指支付了30億元,其中16億元直接支付給分判商,即剩下的14億元是付給新昌,質疑給予新昌的款項去向成疑。

老闆李偉欽稱,沒有收到任何更替合約的聯絡。李曉星自行計算,新昌拖欠其款項高達3,000萬元,他有向金門繳交所有單據及證明,但金門則表示只會支付根據6月至8月的入閘記錄計算得出的380萬元。李曉星拒絕接受之後一個星期,金門把金額提高至580萬元,但沒有透露計算方法。李曉星表示,他計算的3,000萬元包括合約沒有寫明、但新昌要求的工作,例如「打漆」(改動位置)。

李曉星表示,金門曾要求他在收錢後簽署「最終協議」,協議內容表明不再追究新昌的責任,並附帶保密條款。據李曉星所說,金門將該筆款項形容為「安慰金」,不承認是工程費用、又稱「不是替新昌付錢」,而是「作為有良心的僱主,我就給一筆安慰金」。陳淑莊認為「這根本是掩口費」,批評M+博物館的216億元造價撥款是做工程,不是做「掩口費」,質疑金門是否亂用管理局的撥款。她表示,新昌仍未申請破產,根據合約,分判商可循法律途徑索償,但由於訴訟涉及大額開支,分判商希望先以透過立法會追討。

M+博物館現已由金門接任總承建商。蘋果日報圖片

與新昌終止合約後,西九管理局表示「已採取行動接管工地」,劉志坤及李曉星同樣表示,他們都不允許進入工地範圍,無法取回公司及私人物品。李曉星指,金門在工地貼了10月27日前要清走物品的告示,但事前卻沒有通知他取走物件。劉志坤表示,他也不能取回自己公司的工具及測量儀器,直到他聲言要報警才獲安排內進。

譚文豪向西九管理局提出三個訴求,分別是:在下周11月6日的立法會監察西九小組會議上詳細交代情況、批准分判商入工場取回物品並賠償損失、與分判商會面並先支付6月至8月的無爭議欠款。他表明,若然管理局沒有回應,不排除會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

西九管理局回應,在更替分判商方面會「與完成項目所需的分判商協商更替合約事宜」,但是「已完成工程及與新昌營造有直接聯繫的分判商除外」。管理局又指,「鑑於M +項目規模龐大以及有關分判商均直接受聘於新昌營造,無法確定所有新昌營造旗下分判商的欠款」。管理局表示,正調查向立法會議員求助的分判商追討新昌營造欠款的申索,「確保所有已完成及核實的工程會得到相應的款項」。新昌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就M+博物館工程項目,西九文化管理局仍欠他們工程費用,由於事件已進入仲裁程序,不適宜作任何回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