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再論香港與國際枯榮相連——駁斥香港無用論


 

【撰文:HK飛燕草】

近日頗流行一個講法:香港不值得美國幫忙,因香港不可能對美國作出任何有價值的回報,美國幫了也是白幫,徒浪費人力物力云云。持此論調的人,一般會再推論香港人不應該卑躬屈膝尋求美國介入香港事務,亦有人不滿香港人將美國捲入香港的政治鬥爭。最初聽到此講法,是在一些已移民美國的香港人群組內,小弟以為只是美國人出於維護自身利益的想法,但過去數星期,類似講法每日都從不同渠道傳入小弟耳中,令我驚覺香港人圈子對局勢的誤判,比我想像中更嚴重。

要理解今日香港的情況,應由1950年代的聯合國切入。當時聯合國剛成立不久,由五個二次大戰戰勝國,包括法國、中華民國(下簡稱「民國」)、蘇聯、英國及美國擔任安全理事會(簡稱「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擁有對安理會決議草案的否決權,與另外幾個安理會成員國一同負責國際安全問題。但美國與領導共產主義陣營的蘇聯正進行冷戰,兩國在安理會內針鋒相對,互相否決對方的動議,令聯合國維持世界和平的運作陷入癱瘓。

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蘇聯的支持下[1]打敗民國,成功奪權,建立 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簡稱「中共國」)。蘇聯立即於翌年開始,不斷提出「中國代表權問題」,認為應由中共國政府取代民國政府在聯合國大會及安理會的中國席次。美國為防止共產主義勢力在聯合國抬頭,一直以「緩議」(moratorium)策略排斥中共國政府,主張聯合國大會暫時不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由於聯合國大會初期以親美國家佔多數,緩議策略成功壓下共產陣營對中國代表權的挑戰。

但由1960年代開始,各地殖民地根據聯合國大會決議[2],不斷解殖獨立建國,單在 1960年就有17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其中有16個來自非洲。1961年蘇聯更主動協助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這些亞洲及非洲國家多數親中共國,或是共產陣營的一員,遂令聯合國大會主導權逐漸由親美國家轉向共產陣營。美國的緩議策略因此有必要作出改變,於是提出「重要問題」議案:先確認「中國代表權」問題為重要問題,得過半數同意後,其後任何改變中國代表權的議案,均需三分之二多數方能通過。

美國希望以「重要問題」議案保住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中國席次,但事與願違,1971年10月25日,議案未獲通過。民國代表團在社會主義國家阿爾巴尼亞提出的《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之合法權利案》[3]表決之前,宣佈退出聯合國大會並退出會場。阿國的提案,以76票支持、35票反對、17票棄權、3國未投票獲得通過,投贊成票的,包括美國的盟友如加拿大、英國、法國及大部分歐洲國家,中共國政府正式取代民國政府成為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隨後,第三世界國家在阿爾及利亞的領導之下建立七十七國集團,加上中俄兩個常任理事國,共產陣營在一段時間內成為聯合國中的主導力量。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第26屆大會表決通過2758號議案,踢走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左)和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在代表席上笑不攏嘴。網上照片

有必要一提的是,當時美國在越戰中泥足深陷,國力消耗極巨。美國總統尼克遜在 1969年[4]已有意借助中共國力量,改行以中制蘇策略。到1971年聯合國大會表決前,美國對聯合國中國席次態度軟化,頻繁與民國及中共國交涉,包括表決前一星期,制定以中制蘇策略的基辛格到北京與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進行協商,及尼克遜在1971 年7月15日宣布即將訪問北京。投票結果顯示當時美蘇之間的博奕,而中共國就在美蘇角力中漁人得利。

共產陣營勢力在聯合國抬頭,最首當其衝受影響的,就是香港及澳 門。中共國加入聯合國後不足4個月,已急不及待去信非殖化特別委員會,強烈反對港澳被定義為殖民地。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本來是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但竟然在1972年的一個聯合國大會,又一次以大比數通過對共產陣營有利的決議(第2908號決議)[5],將英國殖民地香港從殖民地名單剔除,香港人因此失去自決前途權利。

中共國急不及待的原因,當然並非「祖宗的領土一點都不能少」,只要看看1950年中共國籌備一年、正預備渡海攻台之際,突然將所有解放軍調去冰天雪地的朝鮮半島,協助金日成南下侵略大韓民國[6],放棄「解放台灣」的黃金機會;及在2008年割讓本屬「中華民族」的150萬平方公里土地予俄國[7],便知此乃謊言。中共國的真正目的,應如毛澤東所言,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8]。而這八字真言的意思,看看已 成階下囚的何志平,突染流感橫死的路祥安,及被美國政府點名批評的董建華,就自然明白中共國已將香港變成間諜基地及滲透西方民主國家的橋頭堡。中共國為實現《共產黨宣言》內最後一段所寫的最終目的,一直視香港為輸出紅色革命最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英治下的香港,一直是自由貿易港,國際社會的一分子,東西方的橋樑。雖然自 2012 年後急劇惡化,禮樂崩壞,自由人權不斷被極權剝削,與國際社會越走越遠,但到今日,西方民主國家仍然以香港作為投資中共國的代理人,每年外商直接投資中共國的總金額,有七成以上來自香港[9]。1049家中共國企業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市值超過22 兆[10]港元[11],令國際資金可跳過中共國的外匯管制,直接以國際貨幣港元投資這些企業。聲稱實行普通法的香港法庭,其判例對國際上所有實行普通法的國家皆有 影響。投資市場的價格起伏由消息推動,香港的資訊自由流動對國際投資者同樣不可或缺。

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2016年經香港的銀行處理的人民幣貿易結算額達到4.542兆人民幣[12]。當中包括5間由中共國人在香港成立的貿易公司[13],與另外160間香港公司,向被國際制裁的北韓輸出核原料、石油、軍火及毒品等。被指為中共高官或其家屬聚財和洗錢的富豪肖建華,被洗頭前以香港四季酒店為家,其掌控的「明天系」資產估計達3兆人民幣。另外,據香港貿發局估計[14],截至2016年底,香港的直接外來投資存量達1.6兆美元,僅次於美國居全球第二位,當中超過一半來自稅務天堂英屬處女群島、開曼群島、荷蘭及百慕達,及超過四分之一來自中共國。

2016年,震驚全球的《巴拿馬文件》披露,與莫薩克・馮賽卡律師行合作的中介公司,大部分來自香港,而經莫薩克・馮賽卡律師行到巴拿馬註冊離岸公司的,亦大部分是香港公司,比瑞士英國更多。莫薩克・馮賽卡律師行的主要業務在中共國,有九間分公司,其客戶包括中共國政府高層。

由上可見,無論政治上及經濟上,香港對於國際社會及中共國同樣舉足輕重,而中美貿易戰,只會令香港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一直以來,香港人都是國際社會的一分子,認同及遵行聯合國定下的遊戲規則,面對衝擊時,向國際(包括美國)示警,實在責無旁貸。當中既不存在卑躬屈膝,亦不可能袖手旁觀。為了保障香港人的利益,香港人更應及早聲明立場,避免再一次犯上1970 年代時的錯誤,將自己的命運拱手讓人。

今日的果,由過去眾多的因造成,而要將命運扭轉,就有必要先了解過去。希望更多香港人可以建立正確的態度去面對香港前路,而非盲目跟隨一些脫離歷史事實、無根的雜念起哄,這只會將自己及整個社會推向 絕望黑洞。

註釋:

1 見《聯合國大會505號決議》

2 聯合國大會於1960年12月14日通過第1514(15)號決議《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

3 《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

4 1969 年3月2日至16日,中共國和蘇聯在中蘇邊界上的珍寶島發生武裝衝突,美國認為是可乘之 機。

5 《港澳不算殖民地?1972 年聯合國決議的真相》,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6 見聯合國大會第 498 號決議

7 《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敘述議定書》。該片土地屬滿清帝國版圖,鄰近女真族聚居地,而滿清被定義為「中華民族」一分子。簽訂議定書後,中共國傳媒宣稱「中俄四千三百公里邊界全線勘定」,中共 國外長楊潔篪表示這是一個「政治上互利共贏的結果。」鼓吹「中國夢」及將「中華民族」加入憲法的中共國,放棄聲索該地區主權,等同割讓土地,勘定邊界並非事實的全部。

8 《中共絕密文件曝光——文革前港共已要求「解放」香港 中共提出「白蟻政策」要他們長期潛伏》, 消失的檔案

9 中共國商務部數據

10 按清代《數理精蘊》,一兆等如一萬億。

11 香港交易所《2017 年市場統計數據

12 《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評估報告》第 1.24段,財經事務及庫務局,2018年4月

13 《美國制裁:五間香港公司與北韓貿易其實仲有160間》,平行時空,2018年 2月26日

14 《香港經貿概況》,香港貿易發展局,2018年10月11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