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通識師訓剎停 準教師憂前程


設計圖片

自新高中學制推出以來,有關通識科的爭議不絕於耳,數月前更傳出教育局擬改制,通識科可能取消七級評級,改為只有及格與否,甚至由必修轉為選修科。種種流言蜚語傳出之時,各界關注通識科前景之際,有教育學院決定明年相關課程不再招生。

面對通識科前景不明,通識教育課程學生人人自危。有人一入大學已急急副修兩科,又有人積極考取語文資格,為將來兼教鋪路。他們各出其謀,為的只是將來爭一教席。

【記者:區倩怡、林倩茹/編輯:麥浚豪/攝影:林靄怡、麥浚豪】

要當通識科老師,目前主要有兩個途徑, 報讀大學五年制通識教育學士課程, 或修讀一年制通識科學位教師教育文憑課程(Postgraduate Diploma in Education, PGDE),後者為已有其他學士學位,欲投身教育界的人而設。 據了解,香港大學將於明年停辦PGDE通識教育課程;港大院方以校方未正式公布學額為由,拒絕回應事件。

中大教育學院亦於今年九月宣佈,明年起教育學士(通識教育)課程(下稱中大通教)停止收生。該院院長梁湘明向中大通教師生發出公開信,表示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下學年只撥六個學額給該課程。院方受資源所限,難以維持優質教學水平,又認為有足夠學生人數,才可建立良好的互動學習環境和氣氛,故該院院務委員會一致同意,來年相關課程不再招生。記者以電郵向院方查詢有關決定,院方表示無補充。

院方先斬後奏 師生憂怒交集

中大通教課程主任楊秀珠憶述通知學生停辦課程時,一度眼泛淚光。麥浚豪攝

院方決定惹來師生不滿,中大通教課程主任楊秀珠表示,院方八月份通知她,下學年中大通教只有六個學額,已決定將該六個學額全數撥給同院的數學教育課程。決定來自該院院務執行委員會(Faculty Exco),該會由教育學院院長、副院長和系主任組成,楊並非成員,不能影響院方決定。院方下決定前沒有諮詢她的意見,亦未跟她商量如何通報學生和校友,讓她感到不公平。

她在開學日以電郵把院方的決定告知學生和校友時,心情非常沉重:「連我自己都不能將事件消化,我相信學生更難接受,因為他們首當其衝。」

中大通教五年級生、中大大學教務會學生代表甄海亮指,在開學日接獲楊秀珠的電郵,由於電郵只告知停辦消息,沒附上院方解釋,他當時完全不明白院方為何有該決定。

他認為院方處理此事的手法惡劣,因為要學生透過新聞報道,才得知院方停辦課程的原因,而且事前沒有諮詢師生,覺得院方不尊重他們。他亦質疑院方停辦課程的理由,因院方沒向師生提供任何實質證據,證明六個學額不足以維持良好學習氣氛,以及學院單靠六個學額的資源繼續營運課程,只會「蝕住做」。

中大通教五年級生甄海亮在課程學會壁報板貼上「悼念通識教育課程(2009-2018)」字句,向院方表達不滿之餘,亦希望引起同學對事件的關注。麥浚豪攝

通教學額跌四成 主修科中最多

教資會每三年進行一次學術規劃,分配課程學額。相比中英數三科新高中必修科,近年中大和港大的通識教育學士師訓課程學額跌幅顯著。根據教資會的數據顯示,在2016/17至2018/19的三年期,中大通教每年收生學額為10名,較上一個三年期(2013/14至2015/16學年)的每年18名,跌幅超過四成。港大同類師訓課程學額亦從2013/14至2015/16學年的每年16名,下跌至2016/17至2018/19學年的每年10名,跌幅亦接近四成。

反觀中文教育和英文教育兩個新高中必修科,即使近年兩間大學相關學士師訓課程學額有下跌趨勢,跌幅亦不如通識。其中中大英文教育科學額,由2013/14至2015/16學年每年25個,跌至2016/17至2018/19學年每年19個,下跌接近兩成半,跌幅已最明顯,但仍遠不及通識教育科。至於數學教育科,中大相關學士師訓課程學額於2012/13至2018/19學年則維持不變。

有關學額分配機制,教資會回應記者查詢時表示,在三年期規劃的過程中,會考慮教育局提出的人力需求資料,而教育局規劃師資培訓學額的時候,會考慮各方面的因素和影響,包括未來各年的適齡學童人口趨勢及教師供求的數據。然而,教資會並沒有清晰回應,為何兩間大學通識教師的培訓學額跌幅較其他必修科明顯。

資料來源: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行業漸飽和 願兼教或獲聘

從教師供求而言,專教通識科的老師需求的確漸趨飽和。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關展祺表示,新高中學制推行之初,不少中學因學生人口下降正值縮班,以致教師人手過剩。適逢通識科出現,不少老師被調任教通識。與此同時,大學開辦通識教育師訓課程,到首批學生四年後畢業時,大部分學校的通識科教席空缺已不多。

他指出,現時學校聘請通識科教師的高峰期已過去,專教通識科的老師市場可說是飽和。與其他必修科不同的是,較多校長認為通識科老師可兼教,因此以兼教方式獲聘的機會仍然較多。不過,在所有科目常額教席不足的情況下,他相信不少學校聘請常額教師時,大多傾向先考慮把校內的半職教師和教學助理升為全職教師,令新畢業的求職者較為吃虧。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關展祺勉勵準教師,即使畢業時未能取得常額教席,亦應先擔當其他教職累積經驗,有助將來轉職。麥浚豪攝

新血難專教 兼教乃平常事

現職中學教師的黃先生,五年前大學畢業,是本港首批通識教育學士學位課程的畢業生。他憶述當年參加課程迎新營時,師兄姐已跟他說,未來就業前景可能變得嚴峻,因為新高中課程剛實行,通識變成必修科,不少在職老師修讀教育局特設的通識師訓課程,轉教通識。他擔心畢業後不會獲聘為通識老師,於是副修經濟學和心理學,希望將來能夠兼教經濟,提升個人競爭力。

黃先生畢業時,花了一個多月找工作,寄出超過160封求職信到中小學和特殊學校,但僅獲五間學校的面試機會,最終獲其中一所中學受聘為起薪點較低的文憑教師。他任教通識之餘,還要兼教初中科學和綜合人文科。

後來黃先生任教的學校需要縮班,他轉到另一所中學擔任學位教師。入職新學校的第一年,他仍要兼教初中中史,但翌年已被安排專教高中通識。他表示,現時校內共有六名通識科老師,當中有兩名需要分別兼教地理和中史,有一名則主要任教中文,兼教初中通識。

為保競爭力 準教師各出其謀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於今年五月,公布一份關於通識教育的調查。調查於上年10月開始,為期一個多月,共收集到401個有效回應,當中有約五成和一成受訪者,除了任教高中和初中通識科,還分別需要兼教一科和兩科,只有約四成人能夠專教通識科,反映多數通識科教師需要兼教其他學科。

面對通識科前景不明、師訓課程學額減少,加上專教通識教師需求漸趨飽和,有準教師跟黃先生一樣,在學期間副修兩科,甚至報考語文水平測試,增加個人於就業市場的競爭力。

中大通教三年級生鄭慧詩表示,入學前,自己中學母校的通識科主任已告訴她,只教通識的話,將較難找到教席:「選擇讀這課程時已經預料到,將來找工作時一定比中、英文教育畢業生難。」她表示,普遍中大通教同學副修兩科,自己一年級時已打算副修中文和歷史,原因是她在文憑試中文和中國歷史科的成績不俗,又對中文和歷史感興趣,她相信雙副修有助她求職。

除了雙副修外,她亦應考了國家普通話水平測試,獲得二級甲等水平:「準備之後能夠任教普通話,可以兼教三科,希望學校可以考慮(聘請她)。」另外,她又計劃於未來修讀中文或歷史科的碩士學位,即使將來要轉教其他科也有出路。

曾任職記者三年半的許銘駿,本學年剛入讀港大通識教育PGDE課程,他同樣積極為將來兼教而鋪路。他入讀該師訓課程前,曾徵詢中學母校校長的意見,知道如果只教通識科的確比較「危險」。為提升競爭力,他將會應考英文科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基準試),又考慮將來入行成為教師後,再修讀英語相關的碩士學位:「可以同時任教兩科必修科,將來應該不會沒工作。」在中學修讀理科的他又稱,非常願意兼教初中科學和數學。

許銘駿表示,入讀通識教育文憑課程前,曾徵詢中學母校校長的意見,知道只教通識科未必取得教席,有心理準備將來或需兼教多科。麥浚豪攝

作為校內負責聘請通識科老師的面試官,關展祺認同準教師要有兼教多科的準備,增加在就業市場的議價能力,同學也應同時積極累積人生經驗:「準教師應徵時,不能單靠學歷證明自己有條件成為通識科老師,還要顯示對通識科的了解,以及能否將生活和通識融為一體,擁有這特質才適合成為通識科老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