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金博賢:別讓紛擾亂你節奏


 

【撰文:蔡欣恩/攝影:Fung/編輯:堂】

在大角咀一個社區中心裏,有一間外國人辦的武館,叫「洪拳學社」。內裏沒有關公像,卻有一幅牆鏡,白天不開燈都很光亮。創辦人是澳洲土生土長的金博賢,本名Graham Player,此人身材修長,頭髮銀白,雙目有神,看起來更像大學教授。

一個外國人學中國功夫,而且在香港辦武館,心中冒起第一個問號:「又是因為李小龍?」然而他五歲起就已經習武,當年李小龍還是個童星。他的一生不比武俠小說平淡:生而殘缺,飽受過歧視,經歷過富貴,又一夜間失去財富。每一個難關,都有功夫教他面對。

金博賢的洪拳故事,與李小龍並無關係。

練功夫是練一種內在的力量

維園的下午好不熱鬧,放學的小孩跑跑跳跳,時而尖叫,時而哭鬧。金博賢故意趁這種時候來練功,而且特意選最嘈雜的一隅,練氣功和一些慢節奏的套路,目的是練習專注。小朋友自然對這個外國來的白髮老人投以好奇目光,他們有的指手畫腳,有的當看默劇,看得吃吃的笑,卻絲毫不影響他。習武六十餘年,這位洪拳大師相信功夫的價值不在打鬥,而是在於它讓你明淨如水,能沉著冷靜地面對人生的種種荒謬。

習功夫,就只有重複、重複,再重複;重複大概一千幾百回,它就變成你的第二本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命運設定他成一個怪胎

上世紀的澳洲政府,大規模地將原住民小孩帶離原生家庭,送交白人家庭養育,這些失根的原住民被稱「被偷走的一代」。金博賢猜測自己是其中一個。他天生皮膚呈褐色,頭髮亮黑,跟父母金髮白皮膚的模樣沒半分類同,而且一條腿有先天缺陷,無法走路,童年都在輪椅上度過。

五歲時,父親要他做一個手術,將來不用坐輪椅,但餘生要拐着走路。他覺得很難過,大家都放棄了,但他不想放棄當正常人。他去找一個很投緣的鄰居傾訴,那是一位姓陳的老先生,是在澳洲開餐館的中國人,跟金博賢一樣在社區受到歧視,有點同病相憐。陳先生聽罷去找金博賢父親,游說道:「我對人的身體有點認識,不妨給我幾年時間,看能不能幫到他。」其時大家並不曉得陳先生是洪拳師傅,就算知,也不曉得甚麼是洪拳。

習武超過60年,金博賢體現了洪拳的價值。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所謂「硬橋硬馬」,習洪拳者接觸「工字伏虎拳」、「鐵線拳」等拳法前,莫不要先苦練紮馬,打好根底。透過跌打及肌肉訓練,陳師傅讓他的腿有限度活動起來,他要這小子每天練紮馬。每有進步,陳師傅又再施更多壓力,給他新練習。金博賢一步步好起來,八歲已不用拿拐杖,可以跛着行路。可陳師傅還不滿意,「他一見我瘸著腳行,就大發雷霆:別這樣走路!抬腿前首先想清楚腳要放哪裏。」還未知何謂功夫,就已經練功夫,直到十二歲跟陳師傅到唐人街的武館,只見很多人舞刀弄槍,而且他們都會紮馬,這才意識自己是某個龐大系統裏的一小塊。

雖然雙腳已能正常走路,但學校拒絕讓他上體育課(而且他的學校極注重體育科),同學都笑他「弱雞」、娘娘腔,「這個時候你可以覺得自己可憐,但師傅說,體育課一於來武館練習。噢,真是個好主意,原來困難可以這樣克服。」

除了治好他的腿,教他洪拳,陳師傅還讓他學會自強。可是,在他十八歲那年,陳師傅離世了。
提到恩師的離開,有點悲從中來。臨終告別時師傅叮囑他要繼續學武,不可放棄。
「所以我一直繼續。」他愈是微笑,愈使人覺得苦澀。

「洪拳學社」的學生習武皆各有前因,有本地人亦有外國人。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隨便一種「藝」都沒有捷徑

「功夫」兩字是再老實不過,早就告訴你它需要花一點「功夫」,不二法門,就是重複、重複,再重複。重複大概一千幾百回,它就變成你的第二本能。其實何止武術,繪畫游泳書法寫作舞蹈彈琴,隨便一種「藝」都沒有捷徑。

「我的履歷表有兩部分,一是I.T.,二是醫學,需要錢的時候總是去做I.T.,不愁錢的時候總是回到後者。」至於武術,永遠有崇高的位置,跟錢無關。

年輕時他對醫學有強烈興趣,而且他曾受益於跌打中醫,所以報讀了四年中醫,並在當地開診所。那個年代,澳洲政府派人到中國研究中醫,然後得出一個武斷的結論:除了針灸,其他中醫理論都沒科學根據。有些西醫見針灸有市場,上了個兩天課程,便替人施針。而金博賢苦讀四年,理論與實踐兼修,但病人始終選了那些西醫,心灰意冷下離開中醫行業。

愈複雜的東西他愈感興趣。診所結業後,他去讀程式,並在I.T.行業平步青雲,短時間獲升至高層,後來在英國開自己的公司。有錢,他就任性,讀了個健康科學的博士學位,想讓每一個說中醫不科學的人閉嘴。當時他把公司賣掉,坐擁豐厚身家,「打跛腳唔使憂」,可以更任性,他決定到香港找最好的洪拳師傅學藝。那時他以為自己學夠功夫,就會離開。誰不知,一來就是半生。

他最初向名氣頗大的陳漢宗學洪拳,陳漢宗雖好,但有腦退化,武館開始做不住。後來轉投黃飛鴻的曾徒孫趙威門下。這時候,他的身家在金融危機中一夜蒸發。「輸光所有錢,接下來怎樣?可以怨天尤人,但也可以忘形地耍一套拳,耍完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再一次重新上路:找工作,開I.T.公司,賣掉公司,然後在灣仔開中醫診所,儘管後來也結業了。

金博賢一心來港習武,卻半生留在香港,還認識了太太。與武結緣,也帶來姻緣。

只要認真學武都會教

「洪拳學社」創立22年,至今活躍學生有廿來人。其實他從沒想過要自立門戶,直到趙威決定離開香港,他每日去維園練功,遇到很多人想跟他學功夫。問得多,他開始教人,當學生愈來愈多,有人建議他開自己的武館,「洪拳學社」便由此誕生。來學功夫的人各有前因。有熱衷於洪拳的,有退休後想充實人生,有下班來做運動強身健體;有14歲的小女生隻身來學藝,也有身患重症的中年人來重建健康人生;有外國人,也有本地人。

只要認真學武,金博賢都會教。

也許洪拳正在香港日漸式微,特別是它沒有跆拳道、柔道的等級制,也沒有一張證書為憑證,無法吸引新一代來學。它的價值卻值得被重視,尤其在如此晦暗、紛亂的時代,我們更要像這位武者一樣學習沉著冷靜,指手畫腳的、看得格格笑的,都無法擾亂你的節奏。

武者的沉著冷靜,是無論周遭如何紛擾,都無法打亂其節奏。

洪拳學社
大角咀櫸樹街110號百欣中心 5樓
網址:hkhunggar.com
FB:@hkhunggar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