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任何人都可做心肺復甦?醫生補白消防處片段不足


 

香港消防處宣傳其Facebook專頁,以「任何仁」(Anyone)的藍衣人角色作賣點成為網民熱話。消防處更推出一條由影星羅蘭主演的網絡短片,片中一名外賣仔因以為見到鬼受嚇暈倒在地嘔白泡,Facebook專頁描述「好彩有羅蘭姐專業教路,連『新手』任何仁都可以輕易駕御,用 CPR 同 AED 救翻外賣仔一命。」CPR是心肺復甦法(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 ,AED是自動體外心臟去纖維性顫動法 (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

消防處強調:「任何仁?任何人皆可救人?原來救人就係咁簡單!」更附有CPR口訣歌詞:

左手 右手 直手擺喺心口
深度 深度 5cm嘅深度
速度 速度 1 秒 2下嘅速度

醫護界認為,消防處推廣急救值得肯定,但目前的「任何仁」短片卻未有教育普羅市民急救知識,市民也有不少疑問。眾新聞訪問多名醫生,由他們解答更為重要、任何人都要知道的醫療常識,為「任何仁」補白。

消防處的短片可有改善之處?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臨牀助理教授衛家聰:

消防處行出一步,嘗試用大眾接受的方式去宣傳,這方面值得讚賞,但現在的焦點卻不幸地去了那個藍色人。簡化訊息某程度上是好的,但公眾又接收到幾多?是否可以回歸重點討論,那就是大眾對急救的理解,應該有網頁提供詳細急救方法,唔係大家笑完藍衣人就算。

如果見到有人暈倒在地,如何判斷應否替他做CPR?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臨牀助理教授衛家聰:

如果見到病人成身軟晒、無反應、沒氣息、沒脈搏,講緊一個人可能是心臟驟停、在死亡邊緣,搓心急救是第一步,而且必須爭分奪秒,以人工方式維持病人血液循環。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

留意脈搏、呼吸。病人如果唔係心臟停頓,你走去做CPR的話,壓斷兩條肋骨就好大鑊。又例如病人透唔到氣,有嘢在喉嚨,CPR係要首先打開他的口,用手指去撩喉嚨,睇吓有無嘢塞住咗,如果你未睇喉嚨,即刻用手按,其實解決唔到塞住氣管的問題。

衛家聰認為,消防處用創新方式推廣值得讚賞,但目前聚點卻去了藍衣人「任何仁」,而非急救討論。任何仁Facebook圖片

是否真的任何人都可以做CPR/ AED?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臨牀助理教授衛家聰: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2012至13年進行一項全港調查,去年公布結果,發現5154名心臟驟停患者中,只有28.8%即場獲CPR急救;獲AED電擊的比例低至1.4%。調查推算,當中8.7%適合以AED電擊,即近450人若能及早獲急救,存活率會更高。

本港醫生2000年、2005年進行的研究,加上近年消防處給我們的數據顯示,本港近20年的心臟驟停患者存活率徘徊於0.5%至3%之間,而美國紐約州Kings的心臟驟停患者存活率達三成。香港的數字,多年來沒有多大改善。

為甚麼在外國可做到三成?在外國,中小學生都需要學習急救;有些外國人會買部AED機放家中,像家電用品,大約2萬港元左右,他們是有這個意識的。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

CPR不止是搓心,也有Mouth to Mouth(人工呼吸)的部分。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2015年的指引提及,普通人對做CPR有卻步,因為不想做人工呼吸。指引表示,未學習過CPR的人,都可以替病人只做搓心,在等醫護人員來之前,好過完全唔郁手,因為講緊心臟問題救人爭分奪秒。

是否按消防處的口訣做CPR就正確?會否對病人造成損傷,如弄斷他的筋骨?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臨牀助理教授衛家聰:

現在係講緊心臟驟停,隨時沒命的情況,如果等白車來要10多分鐘,每分鐘可能跌10%存活率的話,每分鐘都是救命。所以我認為,遇上緊急情況就要盡快做CPR。而家講緊係病人會唔會死,心臟急救比斷筋骨更為重要,即使斷筋骨,我未聞有個案是插穿心臟的。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

消防處的片段是給沒學過CPR的人看,但其實認真做CPR是要上堂學習,不是記個口訣就得。聖約翰救傷隊及紅十字會都有專門課程,醫護受訓時也有專門的CPR課程要上及考試。

沒受過訓練替病人做CPR,萬人對方失救或有其他損傷,我可會有法律責任?

港大醫學院急症醫學部臨牀助理教授衛家聰:

香港的普通法制度,打上法庭的話,如能證明是以合理方法救人,法官會做公正裁決。普通法目前行之有效,但我們也建議參考美國等地的Good Samaritan Law,保障有心人救人期間,造成的非荒誕失誤可免除責任,而且條文也有教育作用。我們曾與食衛局、律政司有進行非正式探討,但暫時未見會落實。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

這個很難說。但我認為,施救者要考慮的是其個人可有信心,在緊急關頭為他人進行急救。如果傷害他人性命、適得其反,會可能心理上好悔疚。如果有心人,我建議先去上課學習CPR。

參考美國心臟協會CPR法律及道德指引

對心臟驟停的病人,是否只有做CPR才幫到他?

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

要問自己兩個問題:一是有人緊急暈倒,我們會唔會肯仗義相救,見義勇為?二是幫忙有很多種方法,打999是一種方法、大叫救命又是方法、坐在病人身邊陪伴也是方法、自己上陣做CPR又係方法。叫了白車後,在等候期間我們可以做到幾多?如果你仲驚過個傷者,咁就等白車來;如果是在荒山野嶺,那你想唔想做多一點?

消防處的短片已說明,第一樣不是心外壓,而是打999和搵幫手,之後是做多定少,答案是視乎你的能力和信心,還有現場情況,不一定是全部人衝上去搓的。

消防處回應,「任何仁」短片傳遞的重點訊息,是希望公眾不要害怕做CPR,故用了輕鬆手法處理,短片目的並非詳細教導市民CPR的做法,故暫時未有相關醫療資訊附加,日後會再研究。消防處稍後會推出「社區應急準備課」,包括傳遞社區安全訊息及教育推廣。

消防處網頁提及「愛心校園心肺復甦法訓練計劃」,指「近年在香港因心臟病而死亡的個案不斷增加,而心臟病患者亦有趨向年青化跡象。有鑑於此,消防處擔任倡導角色,期望能夠起帶頭作用喚起社會對心臟病的關注,及提高市民對心肺復甦法的認識。」消防處會派員到學校向學生講解心肺復甦法。

另外,記者向消防處查詢,開Facebook專頁至今製作花費多少開支、委託了那間製作公司負責、來年預算花多少錢在Facebook、內部要用幾多人力、由那個級別的員工負責等問題。發言人未有回應開支金額,指製作全由消防處人員負責,沒有外判找製作公司,找羅蘭拍攝也是消防處人員包辦,而「消防處人員」包括消防員、救護員,短片其他角色也是由消防處人員或他們的朋友上陣。那麼主角「任何仁」有幾多個、是否都是消防員?發言人只笑道:「他是任何人。」至於「任何仁」的構思及背後故事,處方稍後會說明更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