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高官的太監生涯


網絡照片

 【撰文:蘇遠微】

香港年輕人常常被上一輩建制人士恥笑為好逸惡勞、好食懶飛,不可與上一代的刻苦耐勞相比。對著那些以自己的辛勤而自豪或嘲諷下一代的香港人實在無言以對,畢竟每一個時代皆不盡相同。

如果要比較誰更刻苦,其實再上兩輩的人要忍受二戰時被日本侵略的苦難,放棄家園去走難,看著親友死去的創傷,面對日軍殘酷殺害和朝不保夕的恐懼,所謂辛勤工作又算什麼?有何值得自傲?戰爭有沒有經歷過?

再上很多代還是滿清統治時,可能要死也不可讓你輕鬆的死,有酷吏有文字獄有凌遲有腰斬有戳屍,就好像沙地記者被活生生缷開幾塊一樣,犯了法想要死也不是這麼容易。相比之下,辛勤勞苦所謂的舊獅子山精神又算得什麼?所以當科技越加先進,生產力越高,世界越文明時,我們一代比一代活得更輕鬆是理所當然的事。

每一代的人如果真的要比較的話,應比較的是誰更能令下一代生活得舒適幸福,誰更有智慧去辨別什麼政治制度更開明先進,誰的道德感更強。如果老以為辛勤工作賺錢是唯一鐵律的話,就是缺少了令社會進步的智慧了。可憐的是,香港政府的建制統治者就是沒有這種智慧,他們只懂賺錢,只喜歡做奴才,硬是想回到明朝清朝享受獨裁專權的凌虐。

只懂為大陸經濟賣力的高官們實應索性做太監,做奴才也做得更徹底。據說太監是這樣做手術:於淨身房內仰面躺下,施手術的刀手拿著鎌刀狀小刀,一手抓著陽具和陰囊,另一手手起刀落,寒光一閃把陽具陰囊一併切下來,被切者淒厲慘叫。之後用白蠟針形栓插入尿道,傷口用白紗布包紥起來,之後暫不能喝水,三天之後把栓拔出,如果尿液如泉湧出,手術便成功了。過程簡單容易,而且現在醫療先進,還可以先麻醉,絕對安全又不用受苦,高官們和建制派,既喜作奴才,何不豁出去做太監?

楊潤雄、陳帆、李家超等高官,再加上湯家驊之流,既有勇氣漠視民意,什麼高鐵、一地兩檢、港珠澳大橋、大灣區,說什麼做什麼都跟主子要求,老是猜度阿爺意思,就好像他們嘴巴如塞著栓子的尿道一樣,阿爺想的話隨時可拔掉栓塞,他們說話便如尿液般嘩啦嘩啦噴射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弄得一褲子都是,然後阿爺露出滿足的微笑,緩緩地把栓子塞回去。

但是他們卻未必有膽量跟祖國明朝大臣鄭和、劉瑾、魏忠賢等忍痛豁出去之勇氣,誰更厲害誰更高境界,清晰不過,這些人實在連太監也不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