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蕭芳芳勉勵港人:一起想辦法,做咖啡豆


演藝紅星蕭芳芳,是香港粵語片、港產電影輝煌歲月的代表人物。71歲的蕭芳芳,出席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訪談節目《大學問》,用她的個人經歷,勉勵香港人勇敢走下去。

蕭芳芳即場烹煮紅蘿蔔、雞蛋、咖啡豆,以三種食物為喻,提醒香港人看待未來可抱有不同態度:「假設熱水是人生的磨難,這三樣材料是不同的人:有些人像紅蘿蔔,原本很硬很堅強,被熱水煮完便從此軟弱;另一種人是雞蛋,內柔外剛,被熱水折磨之後,雞蛋便硬化,鐵了心,屈住一肚的憤怒做人;還有一種人就像咖啡豆,沒有一蹶不振,亦沒有鐵石心腸,卻有能耐讓自己化解在苦難中,將煎熬它的水,變成濃郁、香氣四溢的咖啡,令人心神振奮。」

蕭芳芳續說:「互勉之,一起想辦法做咖啡豆。」

蕭芳芳以紅蘿蔔、雞蛋及咖啡豆,比喻三種面對苦難的應對態度。何君健攝

媒體曾經這樣形容蕭芳芳的曲折前半生:「幼年喪父、少年失學、中年失婚、晚年失聰」。蕭芳芳3歲時父親去世,6歲起為了養家當童星。然而,比起一個「明星夢」,她其實想擁有一個「大學夢」。蕭芳芳從小便活在鎂光燈下,不能去學校,所學的全從家庭教師而來。蕭芳芳形容家庭教師是「教世主」,記得童年時身邊朋友談論數學和英文,她總會感到自卑,「我覺得不行,我不可以這樣下去,所以補習先生來,是講故事給我聽,我很開心。」她說,片場也有在學校裡學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人生。

片場可以學到人情冷暖,在大學看不到人世間的情況、人與人之間很微妙的事情。

蕭芳芳坦言,她23歲赴美國,在新澤西州的西東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修讀大眾傳播及亞洲研究學士期間,教了她最多的,不是學習和群體生活,而是愛情。蕭芳芳首次透露,她在美國曾經訂過兩次婚,一次與中國人、一次與外國人,兩次都失敗收場,但她並沒有陷入低潮:「兩次都是結束了愛情,恢復了生命。」

蕭芳芳留學時,正值60年代末的美國民權運動,「是女性解放思潮最猛的時候」。她記得,同學們會一起焚燒胸圍,「很多女性結婚後,都會在婚姻裡看不見自己。」她憶述,當時的房東太太,本來是全職家庭主婦,第一次考地產經紀牌「肥佬」後,坐在廚房裡哭,之後她的兒女長大,她再讀重考,由家庭主婦華麗變身成傑出的地產經紀。房東太太的故事,一直留在蕭芳芳的腦海,「走出廚房,去找回自己。」

蕭芳芳記得,從13歲起便向其母提出想到英國修讀戲劇的念頭,媽媽替她寄了一封信往英國皇家戲劇學院,沒有回音,於是夢第一次碎了。其後,媽媽說為了儲夠她的學費,要她到星馬(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登台賺錢,「戲放映前要上台唱歌跳舞,然後另一間戲院放完電影,我又去上台唱歌跳舞。」她趕場無數,只是到了分帳的時候,拿回香港的錢並不足夠,於是夢第二次碎了。

然後終於儲夠錢,她準備要上學了,媽媽卻致電給她說,與別人合作做生意被騙,問蕭芳芳能不能把錢寄給她,蕭芳芳形容:「看著一步之遙的夢想在我面前崩裂,我不明白為何還有第三次的夢碎。」後來幸得粵劇名伶譚秉庸(八叔)借錢相助,她才有錢繳交學費,夢想成真,蕭芳芳說到八叔的恩情時,不禁落淚。

蕭芳芳談及年少時三次夢碎經歷,不禁落淚。何君健攝

少女蕭芳芳夢想出國留學,身邊只有三個朋友支持她,「其他人唔係話我癲,就係話我傻。」她的初戀情人更與她反面。有觀眾問及,她是不是與她主演的電影「飛女正傳」中的「Josephine(與蕭芳芳的英文名相同)」一樣反叛,她答:

我覺得我是反叛,但不是暴力上的反叛,是精神上的反叛。別人叫我不要做的事情,我心裡有衝動,我就會去做。

著名編劇林奕華表示,在60年代,中國人的傳統是不要太表現自己,但蕭芳芳卻走在前面,探索世界與自身潛能,是個劃時代的重要人物。

蕭芳芳坦言,她年少時完全不懂得掌握考試的技巧,唯有將拍戲背劇本的方式運用在考試之上:「整本書都背起來,背到我很辛苦。」她笑言,自己是個很要強的人,要強的人通常都會施加壓力給自己。以往家庭教師很輕易給她A,使她在大學時亦要追求A的成績。

蕭芳芳3歲時父親去世,6歲為養家當童星。網上圖片

蕭芳芳的右耳先天性失聰,左耳則在十多年前開始神經壞死,耳鳴嚴重。她描述,耳朵可以聽到三種聲音:第一種是「瀑布聲」,第二種是「打樁聲」,第三種則是「蟬叫聲」,三種聲音是「遍山遍野呱呱叫,叫到癲晒」,「我耳朵裡就是有100隻公蟬在叫,尤其在嘈雜的環境裡,情況特別嚴重。」蕭芳芳因聽障不能講電話,主持人羅永聰指,節目同事用電郵跟她溝通,羅說:「都感受到一種很強烈的生命力」。

1995年,蕭芳芳寫了一封信給林奕華,信中她寫道:「人生有一大部分時間都在克服,餘下的時間,則在磨練自己怎樣去克服。」

蕭芳芳妙語連珠,台下觀眾哄堂大笑。被問及年輕人可從她身上學到甚麼,她回答:

頭可斷,血可流,腰間不能積肥油。

蕭芳芳曾出版一本講西方禮儀的書籍《洋相》,學生詢問為甚麼華人要學習西方禮儀,她卻反問學生是否香港人,「我以為你是內地來的,才以為華人是不用學習西方禮儀。」

被問到代表作時,蕭芳芳自信地道:「我還沒代表作,因為未拍。」羅永聰這樣形容她:「這麼多年,這麼困難的情況下,你都依然可以這麼有幽默感,講到笑,我覺得是一種很驚人的quality(素質)。」

蕭芳芳曾於2017年特首選戰時,拍片支持林鄭月娥,但她在《大學問》節目中,未有談及林鄭。資料圖片

現場觀眾在講座開始前投票,認為最能代表蕭芳芳的身分是「影后」,其次是「護苗基金創辦人」。「護苗基金」是蕭芳芳在1998年成立的非牟利團體,旨在保護未成年兒童免受性侵犯,蕭芳芳是兒童心理學碩士。護苗基金成立至今20年,蕭芳芳被問到20年裡學習到甚麼,她答:「謙卑。」

做(演員)這一行呢,自我膨脹很厲害,但是要籌錢,就要放下身段,要忘記自己才行。

她提及成立護苗基金初期,約了一頓籌款飯局,但他人不予理睬,她回家不斷地哭泣。後來莫文蔚的媽媽安慰她:「又不是你問他拿錢,不是『袋入你袋』,你是幫人籌錢,不用太難過。」她才繼續勇往直前。

羅永聰提及,有段時間每晚也會與蕭芳芳通「情信」,討論護苗基金的工作發展,他形容蕭芳芳每次說到護苗的經歷,都是「咬牙切齒」,羅說:「因為她的『咬牙切齒』,令我覺得應該要更多人,與她一起做這件事。」蕭芳芳說:「香港的法律落後過英國很多,在保護兒童方面,甚至香港法官也有作出批評。有些個案,明明知道性罪犯是有罪的,是侵犯過小孩,但告不入,因為是法例的疏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