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鍾士元從「孤臣孽子」到挺董挺唐 李鵬飛:從來冇人話佢兩頭蛇 劉慧卿:冇為香港爭取民主


本月3日,特首林鄭月娥於禮賓府為鍾士元舉行午宴,慶祝他101歲生日。

有「政壇教父」之稱的前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鍾士元爵士,今日凌晨2時,因器官衰竭,於法國醫院安然辭世,享年101歲。

鍾士元叱咤政壇數十年。他1958年開始涉足政壇,在港英年代,曾任13年立法局議員及16年行政局議員。香港前途談判期間,他周旋於中英之間,1984年曾以兩局議員身份上京見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當面反映港人對回歸的憂慮,與鄧小平針鋒相對,因而被中方批評為「孤臣孽子」。回歸後,他應第一任特首董建華邀請,出任行政會議召集人,至1999年正式退休。

1999年6月28日,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在餞別晚宴上,向鍾士元致送紀念品。政府新聞處照片

鍾士元「徒弟」、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李鵬飛形容,鍾士元一生貢獻香港,不為個人利益,他在香港前途談判時見鄧小平,回歸前參與特區籌委會的工作,回歸後出任首任行會召集人,「80歲都為董建華(管治香港)鋪路」,又對醫管局、科大、城大、嶺大的創立有貢獻。「從來都冇人話佢兩頭蛇,點解呢?因為佢出發點都係為香港人做嘢。」

李鵬飛每逢周二例必與大Sir見面。二人原定昨日共晉午餐,惟因大Sir身體不適而取消。李鵬飛指,他打算今日致電慰問,但今早收到大Sir兒子的來電,還以為是有好消息,「點知係佢今日早上兩點鐘離世。我都打咗個突。」

李鵬飛憶述,特首林鄭月娥本月3日為鍾士元設宴慶祝他101歲生日,鍾當日坐輪椅,身體狀況未見異常,「佢嗰日好攰,但都有講嘢,林鄭邀請佢講幾句嘢,佢話好多謝林鄭。」他對鍾士元的離世感到突然,「佢唔係suffer,唔係好似長期病患者咁瞓醫院。」鍾士元的後事正由家人打點。

有份出席生日午宴的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形容,鍾士元當時「精神好好、講嘢中氣十足」,「大家都好開心,見到大Sir,都同佢影相。」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當日在facebook發文指,由於他在日本公幹,未能參加壽宴。梁續透露,他在壽宴兩星期期,已到鍾士元府上賀壽,並形容鍾當時「精神抖擻,思路清晰,對世界和香港大事瞭如指掌」,二人交談了1小時。

李鵬飛:一生無私為港

李鵬飛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讚揚鍾士元一生貢獻香港,香港前途談判時與鄧小平見面,因而被罵「孤臣孽子」,他亦無所畏懼;回歸前為特區籌委會委員,參與過渡期的工作,受已故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祕書魯平所器重;回歸後,年屆80高齡的鍾士元,仍願意出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佢80歲都為董建華(管治香港)鋪路。」「從來都冇人話佢兩頭蛇,點解呢?因為佢出發點都係為香港人做嘢。」

1984年,鍾士元(右)到北京見鄧小平(左),會面最終不歡而散。港台影片截圖

1984年與鍾士元一同會見鄧小平的英國太古集團董事鄧蓮如勳爵,今日發出聲明,對鍾士元的離逝表示深切哀悼。聲明指,鍾在過去數十年對香港社會各方面作出巨大貢獻,在貿易和工業、衛生服務、教育、勞工等民生方邊帶來深遠的影響。鄧蓮如表示:「我非常榮幸能夠在中英談判進行期間與鍾爵士緊密合作,他果敢地向中英兩國政府反映香港人的關注,正正讓後世見證一名出色的領袖典範。我會永遠懷念鍾士元爵士。」

特首林鄭月娥下午發稿,對鍾士元辭世表示深切哀悼。她讚揚鍾士元服務社會多年,在政界、教育、醫療、工程等各方面成就卓越,深受社會人士敬重。林鄭提到,她在回歸前的中英聯絡小組過渡預算案編制專家小組的工作中曾與鍾士元共事,「他客觀持平的分析、政治包容的立場和對後輩的關懷指導,令我獲益良多。」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她今早獲悉大Sir逝世的消息,覺得很痛心和難過。早前大家還為他慶祝生日,她已經向鍾士元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訪京晤鄧小平 反映港人三大憂慮

鍾士元1917年11月3日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大學,及後負笈英國,1951年回港投身工程界。1958年,港府籌備成立「香港工業總會」,鍾士元獲委任為工作委員會成員,自此涉足政壇。他曾任13年立法局議員及16年行政局議員,當中6年同為兩局議員,在政壇舉足輕重。

80年代香港前途談判時,鍾士元備受港英政府器重,周旋於中英之間。1982年9月24日,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京,與鄧小平會面,中英首次就香港前途展開討論。「鐵娘子」當日步出人民大會堂時跌了一跤,外界憂慮會談內容,但戴卓爾夫人及後僅對兩局議員說,訪京兩個目的為尋求中英雙方對維持香港安定達成共識,並展開兩國官式談判以解決問題,隱瞞中方在會上表明堅決收回香港,其後由中國派員管理香港。那時身在倫敦的鍾士元,暗中向英方官員了解情況,最終逼使英方交代會談內容。隨後兩局議員與戴卓爾夫人會面,並爭取參與制定英方的談判策。


2001年出版、由鍾士元親自撰寫的回憶錄《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記述了他在1979至1999年間經歷的香港在政始上的轉變,由中英談判,到從英國殖民地變為施行「一國兩制」、享有「高度自治」的一個中國特別行政區。回憶錄記述,中英談判期間、1984年6月,鍾士元與鄧蓮如、利國偉到北京見鄧小平。鄧小平表示,歡迎他們以個人身份到北京,惟鍾士元回應說,他們三人是以行政立法兩局議員身份拜會國家領導人。鍾士元當面向鄧小平反映港人對於回歸的憂慮,但遭鄧小平反駁指擔心多餘,會面最終不歡而散,鍾士元及後被中方批評為「孤臣孽子」,中方自此駁回港人參與中英前途談判。

根據《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鍾士元當日向鄧小平表達香港人對九七回歸有三個主要擔心:「第一,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變得有名無實。香港人第二個擔心是,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港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第三,雖然港人絕對信任鄧主任及現在的國家領導人,但擔心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線,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


劉慧卿:香港不能維持現狀就轉投中國

中英談判期間,劉慧卿正在英國倫敦攻讀碩士,間中採訪訪英的香港議員。她憶述,包括鍾士元在內的委任議員,都期望「維持現狀」,爭取香港繼續由英國管治。她批評,他們並沒有為香港爭取民主,「我哋作為年青人,想要嘅係有個民主制度,你班友咁多年都唔幫我哋去爭,就算維持咗現狀都冇民主。

劉慧卿續指,鍾士元等議員沒有為港人爭取居英權,令她更為惱怒,「後來英國國會通過法律,攞走我哋英國公民身份,本來有居留權,後來變咗BDTC、後來BNO,佢哋一句聲都冇出。」劉質疑,鍾士元自覺為香港好,惟香港人最終一無所有。「後來不得逞,冇得維持現狀,咁點呀?咪過去中國嗰邊囉,如果唔係點解董建華會搵佢做行會呀?」

鍾士元當年支持董建華做特首,及後董當選,鍾士元應邀出任首屆行會召集人。同年,董建華向鍾士元頒授大紫荊勳章。鍾士元1999年正式退休,由梁振英接任行會召集人。他退隱政壇後,甚少開腔談論時政。到2012年特首選舉,95歲高齡的鍾士元推著助行架,出席唐英年的造勢大會,公開表態挺唐:「我95歲了,行路都要靠車仔,我專登來同你們(傳媒)講幾句,衷心支持唐英年做特首。」

鍾士元晚年靠助行架輔助行走。(相片攝於2012年。)

李鵬飛受訪問時指,鍾士元退休後仍關心香港時政,「關心香港前途,都關心香港嘅管治問題。」惟他表示,鍾士元和他都希望遠離政治爭拗,不欲多表達意見,「如果唔係大Sir去世,我都唔會同任何傳媒講嘢。」

范徐麗泰向眾新聞透露,鍾士元退休後,二人曾數度見面,「次次都係講香港嘅嘢。佢好關心(香港),睇好多報章、電視,所以佢跟得好貼。」不過,基於對大Sir的尊重,她不會對向透露對話內容。范徐麗指,鍾士元一直以香港的福祉為先,故受大家尊重。

最後公開露面 願世界太平

鍾士元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是去年11月3日在會展舉行的百歲壽宴。他當日使用助行架,身旁有數人攙扶,但精神良好,說話中氣十足。約50名親友及多名政界人士獲邀出席壽宴,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唐英年、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及黃仁龍,以及「徒弟」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李鵬飛。

鍾士元去年11月3日在會展辦百歲壽宴,當日他由3人攙扶到場。資料圖片

晚宴結束後,大Sir離場時被眾新聞記者問及對一國兩制的看法,包括是否變成「京人治港」。已無公開論政多年的鍾士元,難得開金口說:「大家有目共睹,睇佢點(嘅)情形囉」。他表示,不能代北京回答是否應給港人多些信心,認為中央是否相信一國兩制「係佢嘅事,初期多少有呢啲懷疑,好普通」。至於香港何時有普選,鍾士元說:「你問算命先生咪仲好!」記者再問他生日願望,「政壇教父」說:「希望世界太平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