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大Sir」和「華叔」相繼離去 一個時代終結的遺憾


 80年代,中英就香港展開1997前途談判,兩位港人分別走上不平凡、亦不一樣的政治道路;「華叔」司徒華支持民主回歸、長期「在野」爭取民主,他在2011年1月 2日病逝;在回歸前殖民地政權和回歸後特區政府均擔任吃重角色、被形容為「政壇教父」的鍾士元周三凌晨(14日)逝世。兩位在香港97過渡前後叱吒風雲的政治人物先後離世,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亦是不少港人回歸夢、民主夢的終結。

人稱「大Sir」的鍾士元在英國留學,50年代回港投身工業界、70年代步入政壇,歷任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1974年至1978年)及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1980年至1988年),成為當時香港政壇地位最高的華人。鍾士元最為人知是 1984 年和鄧蓮如及利國偉,以港人代表身份到北京,會見鄧小平。中方只願意與英國談判,反對港人參與,不承認3人議員身份,認為並非代表港人,鄧小平接見他們時清楚說明他們是「個人」身份。其後,被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斥責他們是「孤臣孽子」。鍾士元在他的回憶錄中指,這個批評其實是出自鄧小平之口,許家屯只是重複鄧的評價而已。

1984年鍾士元和鄧蓮如、利國偉到北京反映港人憂慮。鄧小平明言,他們只代表個人身份。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形容,鍾士元從政多年,都是把香港利益放在第一位,是全心全意,希望在回歸過程中,盡量保持香港原有生活方式,非常值得敬佩。不少曾與他共事的政治 人物和官員,都讚揚他為港人做事。鍾士元受殖民地政府培植,身處政治夾縫,為港人發聲,爭取一國兩制能夠得到真正落實。他在《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內,記下他見鄧小平時的部份發言 。他說:

香港人面對九七回歸有三個主要擔心。第一,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變得有名無實;第二,擔心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港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第三,雖然港人絕對信任鄧主任及現在的國家領導人,但擔心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線,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

鍾士元34年前向鄧小平表達港人憂慮,被指為「孤臣孽子」,他88年退休,90年代轉換跑道,接受中央任命,擔任港事顧問,97 年回歸後後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為極少數既有英國頒授的爵士銜頭,亦享有特區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的港人,從政數十年,與中英兩個主子周旋,為港人爭取最大的利益。

司徒華(左)和鍾士元辭世,代表一個時代告終。

「大Sir」和「華叔」各自走不同的路;司徒華在回憶錄《大江東去》內透露,他曾加入共青團,反殖民地管治,支持民主回歸。他80年代被中央吸納,加入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參加起草工作,89年北京爆發學生民主運動,「華叔」反對北京強硬處理手法, 辭退草委職務,與北京關係決裂,成為中共敵人。「華叔」被視為愛國者,爭取民主自由中國,深信中國民主,香港才有民主,卻未能親眼見到中國有民主和自由。

鍾士元當年向鄧小平直言港人對回歸感到憂慮,今天看來,與香港現狀何其相似;想當年,34年前的歷史一幕及往後的歷史,再看看今天的香港和內地,令人感到「大Sir」和「華叔」等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民主中國,都曾抱有希望和作出努力,最終未能看到希望實現,令人對他們和香港感到遺憾和難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