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彩虹旗飛揚──同志國歌播放清單


 

這個星期六便是香港的同志大遊行,藉此談談同志歌曲。

在外國,以同志社群為題的歌曲,已有相當歷史。同樣,起初多是婉轉的,隱晦的,説得明白一點,隨時被禁,被打壓。後來開始有人以過來人的身分,訴說自己的經驗和故事;在美國發生了石牆事件後,起來爭取權益的同志漸多。要爭取,要抗議,要遊行,便需要一些調子高昂,能令大家情緒高漲的音樂,配合步伐。由於特別為同志議題而寫的歌不是太多,當時便借用一些現成的流行曲,例如《I Will Survive》或是《We Are Family》等。發展下來,漸漸越來越多態度正面,更是同志直接的切身議題入歌,這類歌會被說是Gay Anthem。

這個詞比較難譯成中文,通常Anthem總是譯成「國歌」,但其實英文是National Anthem才算是「國歌」,單一個字Anthem應該不算,有人勉強譯成「頌歌」,又好像跟宗教聖詩之類拉上關係,又會有人不滿。想不到在台灣已就此討論過,大部分認同譯成「同志國歌」。他們解釋稱,是「因為在中文世界之中,無論是小說或新聞報導都慣常以「神秘國度」、「黑暗國度」等具有國家色彩的形容詞來指述同性戀社群。因此同性戀社群自我界定逐漸明確化後,即將流行於社群之內的歌曲稱為「國歌」。」既然已有人做了不少討論和思考,而得岀這個譯名,我們也直用無妨。

*如想了解更多其他有同志國歌的定義和種類,請參考他們的維基百科頁。

這是我的同志國歌播放清單。

《Y.M.C.A.》,Village People,1978

極有可能是自己認識的第一首同志國歌,只是當時未知曉。這首歌流行了近四十年,大概很多人都忽略了那些同志因素。當年,林子祥便馬上改成廣東歌《Y.M.C.A. 好知己》,相信很多人仍記得,倒沒有多少人質疑它有沒有同性戀暗示。

《Forbidden Love》,David Sylvian and Ryuichi Sakamoto,1983

坂本龍一為電影《戰場上的快樂聖誕(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而寫的主題曲,那是83年的時候。後來達明一派在88年推出的《禁色》,無論在歌名或編曲都跟《Forbidden Colours》很相似。那一句「別怕,愛本是無罪」雖然撫慰不少同志心靈,但曲子始終是蒼涼委屈,有怨無路訴,有苦自己知,也反映當時的社會現實。

《Smalltown Boy》,Bronski Beat, 1984

我上大學時,這種電子舞曲正是當時得令,此曲調子是輕快而節奏感強,其實依然是蒼涼委屈,細說着一個小鎮男孩離家出走的故事,因為他要找的那份愛絕不會在家裏找到,配上歌手Jimmy Sommerville的娘娘腔歌聲,歷史便是這樣的寫下來。他便是我認識的第一個同志歌手,以自家的經歷譜寫成曲,也為同志發聲。

《What Makes A Man, A Man》, Marc Almond,1993

《Comme Ils Disent》,Charles Aznavour,1972(English)

先認識Almond的版本,原曲是一首法文歌,由Charles Aznavour所作,他不是同志,這首歌不是夫子自道之說,是他看到不少同志朋友的遭遇而有感而發。內容的精確和細緻,令人十分佩服Aznavour的洞察力。他剛於今年十月離世,享年九十四歲。

《Go West》,Pet Shop Boys,1993

Pet Shop Boys重錄Village People另一首同志國歌經典,加上一段新詞,並以單曲發行,在流行榜上成績更好。Neil Tennant新詞的一句「Now if we make a stand, we'll find our promised land」,加上近乎進行曲的節奏,踏步向前,令歌曲昇華至公認的gay anthem地位。

《I'm Coming Out》,Diana Ross,1980

當年,Bernard Edwards和Nile Rodgers注意到Ross有不少女同志歌迷,為了答謝這些歌迷,他們便為她們寫這首作回禮。起初Ross堅拒唱錄,怕別人誤會是她的自白。無論是同志與否,都一樣怕別人標籤自己,那是當時的社會現實。Edwards和Rodgers幾番遊說,才寫下這頁歷史。

《No More Tears (Enough Is Enough)》, Donna Summer and Barbra Streisand,1979; k. d. Lang and Andy Bell,1993

天后對天后,當年是爆閃的樂壇合作,當年沒有特別聯想,但兩人都成了同志的偶像人物,Disco音樂也成了同志文化一部分。後來93年重錄用在電影《Coneheads》,兩位歌手都是已岀櫃,更加強歌曲在同志圏子的傳奇。

《Boys In The Street》,Greg Holden,2015

儘管近年間,同志歌曲的數量漸多,題材也趨向正面。但不要忘記,依然有人要面對困惑,特別是年長的一輩。經常有説:當子女出櫃後,父母反而進入了衣櫃。要接受,也是一個過程。

《True Colors》, Cyndi Lauper, 1986

活出真我色彩,往往是同志們的滿懷希望,這首歌經歷過無數洗禮,已經成為同志國歌的代表作之一,連Cyndi Lauper也義無反顧地接受。

《Born This Way》,Lady Gaga, 2011

我行我素,不管世俗眼光,生來如此,你不接受,問題在於你。Lady Gaga當年霸氣一曲,有扭轉局面的力量。看!時代已經不同了!

《暗戀》,張智成,2009

單看歌詞,或許不覺甚麼特別,暗戀别人,那個不枉風流的少年沒試過。但看到MV,原來對象是和自己一樣的男生。同志男生大概都有如此經歷,如沐春風又如履薄冰,欲言又止,生命的折磨,局外人又怎會明白。

《不一樣又怎樣》,蔡依林,2014

生離死別之際,你卻開不了口告訴别人你們的真實關係。在這個關頭,你仍然在意别人的同性關係會影響你的甚麼嗎?是又怎樣?不是又怎麼樣?

《We Are One》, Feat. Tanya X aMei X Sandy X Naying X Rainie X Elva X Alin X S, 2017

台灣2017年國際不再恐同日主題曲,集合華人音樂界八位天后,加上近百藝人,推動「愛最大」的活動,滿載着希望。但今天,卻面臨公投這挑戰,還有很多未知變數。但願音樂依然帶著希望,走完平權最後一哩路。

篇幅所限,這裡只分享對自己有意思和見證時代的幾首。我輯錄了一個同志國歌播放清單,請用這個連結收聽。彩虹旗飛揚-同志國歌 (Gay Anthem) on Spotify

 

同志歌曲,由七十年代被禁播,例如是Tom Robinson的《Glad To be Gay》原本為76年的London Pride而寫的,卻遭BBC電台禁播。八十年代新浪漫音樂的崛起,MTV的出現,影像與聲音的結合,樂手樂隊都更注重形象,大家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不少男樂手也塗脂抹粉,強調是華麗,典雅,如Duran Duran,Spandau Ballet,Culture Club和Visage等。而一些兩男組合如Wham! ,Soft Cell,Pet Shop Boys等,風靡一時,妖氣沖天,呼之欲出,只是沒有人當面承認或否認。

在九十年代,先後有Marc Almond,George Michael,Morrissey,R.E.M. 歌手Michael Stipe,Ricky Martin,Holly Johnson等,相繼現身。而新生代的歌手如Troye Sivan,Adam Lambert,Sam Smith等,更是一早已聲明,沒有甚麼大不了。光天化日下,明人不做暗事。而廣大樂迷也大致以音樂為準,歌手的性取向與人何干。

音樂如果能夠改變現狀,最終仍需要大眾去思考,走出一步,作出改變。德蘭修女說過:如果你想改變世界,回家並愛你的家人。愛,始終是最後的答案。在世俗規條的風風雨雨中,你願意義無反顧地撐起傘,替一個人遮風擋雨,那便是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