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吊吊揈》27歲導演李駿碩:青春氛圍,要將觀眾拉落水


去年這個時候,27歲的李駿碩正執導講述跨性別的電影《翠絲》,同時兼顧青春片《吊吊揈》的剪接工作。今晚的金馬獎頒獎禮,《吊吊揈》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是唯一一部香港的入圍短片。導演李駿碩形容這部戲:「有啲人會覺得,呢件事點解咁唔李駿碩嘅,佢做嘅嘢好《翠絲》或者《瀏陽河》(講述性工作者電影),都係情節推動好慢,而《吊吊揈》件事好快。但係反而,呢件事同我自己嘅成長扣得好埋,所以如果識我嘅人,會知道呢件事好個人。」

《吊吊揈》是今屆鮮浪潮開幕短片,32分鐘的短片以七道試題貫穿,試題全部取自真實試卷中出現過的題目。三個中學生,主角是典型的勤奮努力型、卻永遠擺脫不了考第二的宿命;另外是一對個性迴異、但都極富才華的姊弟。末代會考生與初代DSE考生被擠在同一個空間,在校園便服日發了一場綺夢。

電影叫《吊吊揈》,李駿碩解釋:「我想capture一個男仔第一次著裙。我本身有諗過涼浸浸嘅,但吊吊揈而家出到嚟嘅意象就係,呢個男主角喺一個好抑壓嘅狀態下,突然有一下揈嘅感覺,就係嗰吓好大好大嘅不自由裡面,突然得到一個自由嘅感覺。」他明言《吊吊揈》講的不是劇情,而是青春的氛圍、狀態。

《吊吊揈》導演李駿碩與三位主角:飾演男主角「男主角」的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四年級生龔志業(阿業) 、飾演女主角「任千瑩」的浸大視覺藝術系畢業生余淑培(Bobby) 、飾演第二男主角「任意行」的中六學生張迪文(Jayden) 。

李駿碩負責這部戲的編劇、導演、剪接,他形容《吊吊揈》是他的「成長日記」,「呢個係因為我贏咗上年的鮮浪潮,所以鮮浪潮畀咗嚿錢我今年開幕。既然呢個唔係工作,大家又唔係要賺錢,又唔係要吸引到觀眾入場,咁既然無咁嘅包袱,就無包袱咁去做。唔好去諗提倡咩、寫啲咩故仔,就寫一個成長日記,裡面有好多嘢都係我自己的嘢。」李駿碩去年憑《瀏陽河》獲第11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本地競賽「鮮浪潮大獎」及「最佳導演」(公開組),所以今年獲資助7萬元拍開幕短片。

《吊吊揈》故事的創作靈感來自「名校Secret」的一個帖文,「嗰時有人post咗佢哋學校便服日,一班男女學生交換咗佢哋嘅校服,一堆男仔就著校裙,在學校裡面純粹咁玩。我中學嘅時候都有做過呢件事,所以我覺得呢件事好有共鳴,就諗住用呢個故仔寫一個故仔。」李駿碩去年夏天寫了第一版劇本,但感覺劇情推展好似只為了走向便服日交換校服,於是決定砍掉重練。

他憶起當時還有段小插曲:「張姐(李另一部戲的監製)有日無啦啦同我講,駿仔呀你做嘅嘢有重覆嘅感覺。跟住佢即刻補咗句,有個人風格係好嘅⋯⋯」。「嗰時係當頭棒喝,因為呢件事係真、係準確,講到我嘅盲點。其實佢唔係睇我呢個劇本,但係我呢個劇本都有佢講嘅呢個毛病。咁,我望住呢個劇本嘅時候,我就諗不如用一個完全唔係我平時拍嘢嘅方法去拍呢套戲,就將所有嘅劇情拎走,所以而家呢個劇本係無劇情,只有人物關係同佢哋嘅狀態,同埋佢哋嘅小情趣。」

為了表現這種狀態與人物關係,剪接上花了很多工夫,李駿碩形容《吊吊揈》「剪得好碎」,與過往常用的長鏡頭完全相反,「試下新嘢,成日被人話我節奏慢,然後話嘅鏡頭好長,咁我就試吓做唔做到,就發現自己真係唔係好擅長,但都做到嘅,吃力地。我覺得辛苦嘅,同埋坦白講,諗嘅時候都唔係好周全。」

《吊吊揈》演員(左起):張迪文、龔志業、余淑培、導演李駿碩。莊曉彤攝

有觀眾說《吊吊揈》的資訊量太大,李駿碩說資訊是不重要的。他其實不在乎觀眾是否明白試題內容,倒覺得「唔明嘅話其實係應該,因為suppose嗰樣嘢係你唔明先會轟炸到你,而嗰個係好普遍嘅中學生狀態。」片中有一場講生物學,解釋為何男性較易患色盲,「然後拍到第6個take定第5個take嘅時候,我副導演突然間好大聲咁在cut完之後:喔!我明你哋講咩啦。」阿業補充說,這也是他拍戲時常有的過程,因為他對全部試題都不明白。

李駿碩以往的作品曾被指對白太多、這次更多:「對白多,咁我就將對白質滿呢套戲,因為想俾個extreme你睇,我睇吓work唔work,可能唔work。」所以片中第一場戲,天才學生任意行(Jayden飾)就著經濟學上的「一人經濟」連珠炮發,討論哲學上一個人無法認知自己是「人」,繼而推翻「一人經濟」的可能性。儘管他用的是我們熟悉的語言,但只要一剎那不留神就會覺得那是一堆沒意義的文字。

李駿碩過去參與的電影製作,較多是關注性別議題,至於今次創作,「本身係的,但去到之後就無咁強調。」他曾向每個參與選角的人問:「你中學的時候有無經歷、有無做過類似咁樣嘅嘢,有無易過裝,或者你在便服日的時候,有冇交換校裙校褲著。繼續問就係點解會咁做,而多數情況下都係因為貪玩。」所以他意識到這是一種貪玩的舉動,並不是要提倡甚麼,於是沒有放大性別議題。

《吊吊揈》劇照

談到團隊的製片經驗不多,李駿碩想起一件事:「我而家諗住幫大家book機票去台北啦,然後呢個時候我突然間發現咗一樣嘢,就係我哋成隊crew嘅人都係90後,除咗佢(Jayden),00後。」有粗口對白的《吊吊揈》被列作三級片,今年只有17歲的Jayden無法到影院觀看,只能在ViuTV看經刪剪的版本。

製作團隊很後生,後生得李駿碩也有點意外,因為他以往的製作總會有一、兩個八十後,他決不會是最大年紀的。他打趣地解釋,因為這次資源有限,為免超支只能起用年輕人。但他之後正色道:「我唔想out bud(超支)啦、我想成件事青春啲,我想成件事多啲唔同嘅新元素在裡面。同埋,我有好刻意咁樣,成個戲係無大人出現。」這套校園青春劇,沒有家長、沒有老師(只有派發成績表時出鏡一秒的手,「出手」的是李駿碩本人),他想,純粹地講這群學生之間的關係與狀態。 

選角時共三次Casting,李駿碩覺得這三人夾出來的東西好看,就決定是他們。三人磨合的確很好,「第一次排戲在太子,試身加圍讀,同埋有試一場戲。嗰場其實我攝影師從來都覺得我寫到好奇怪,我攝影師佢勁搲頭,完全唔知啲對白講咩。但佢哋一嘢個節奏啱呢,佢就知道本來就係一個笑位來嘅。」他們去年9月開始排戲,10月拍了幾天、今年1月再補拍一天,3月完成製片,終趕及在今年4月鮮浪潮開幕時播放。

《吊吊揈》劇照

李駿碩覺得:「男主角個角色(好努力,但永遠考第二)都幾接近我以前。我以前見到啲叻過自己嘅人,會好羨慕,見到一啲真係有才華嘅人,會妒忌,因為嗰時覺得自己冇,我而家都覺得自己冇,但嗰時好努力,而家都好努力。所以嗰件事係好我,點樣接受自己嘅過程。」飾演「男主角」的阿業,有沒有這樣的想法?阿業說沒有,因為他前面的人太多,妒忌不來,只好選擇不那麼執著。

阿業印象中記得,李駿碩一開始話想做一套青春校園劇,「大部分青春劇呢,都一定係爛仔追女仔,佢話,我想做大家真係讀書嘅,真係操卷嘅。我覺得呢個好得意,我都有某啲位,去到form5、6 就係每日過啲咁樣嘅生活,question自己做緊啲乜嗰種感覺。」

李駿碩說:「我想觀眾見到佢哋操試題嘅時候,覺得好迷失,然後突然覺得呢個人生好無意義嗰個狀態⋯⋯但係如果我影一個中學生不停地做試卷,個試卷係假嘅,不停做試卷、飲葡萄適,繼續係到做試卷,咁樣我淨係見到一個中學生好唔開心,即係呢件事就係我睇住個中學生,就快浸親就快浸親,但我喺個岸邊。」

「但係而家《吊吊揈》個操作就係,我將佢望住、做緊嘅嘢,講晒出來,在電影裡面係逼爆咗,係不停咁樣轟炸觀眾,我就係要將觀眾拉埋落水。」

「所以《吊吊揈》講嘅唔係劇情,係一個氛圍。所有嘢我都係做嗰個氛圍,就係你中學生嘅時候做緊啲乜野,你面對緊嘅情緒係點樣、你面對緊個狀態係乜嘢,就係。我希望,因為呢個係一個無包袱嘅短片,所以有呢啲咁嘅實驗。」

李駿碩過去的製作,大多關注性別議題。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