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佔中案開審 戴耀廷:全世界都在看,我們將展示歷史與堅持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等罪,其中,「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各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三項控罪,案件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眾新聞在審訊前夕,向9人詢問以下問題,包括:

-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以下是「佔中三子」戴耀延及陳健民,在審訊前的心聲。朱耀明未有回覆。

相關文章:「佔中九子」上庭前感言:這是記憶與遺忘對決

戴耀廷

「佔中三子」、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作為基督徒,我自己有種心態是,用一種安然的心態去面對可能有的一些苦。我不是話我做得到,我只是朝向這個目標。去到最壞情況,我連大學教職都無了,我就當提早退休,可能我們將來做事的空間會再大點。

重點不是最後判刑幾重,或者能不能夠脫罪,我同陳健民都會上庭作供,最重要是將真實的歷史,重新展現在香港人面前,亦展示在世界面前。這個訴訟,關注的不只是香港人,我想國際社會、歐美國家都會關心。其實今天我們九個人被審,同一時間,我覺得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法治都是被審的。我們的訴訟有一定的指標作用。你看最近美國國會的報告,裡面都特別提到黃之鋒案,我們的訴訟,涉及的人比黃之鋒案多、涉及的時間同範圍闊好多,所以這件事情一定是全世界都在看。」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時間內,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最難過就是完了佔領之後,我們在2014年1月被拘捕,跟住件事就拖住。我自己在2015年1月到6月,是一段比較黑暗的時間,主要因為當時還在討論政改,要不要袋住先,但係其實袋唔袋住先,根本就同我們一路爭取普選,不是同一件事。那段時間未有清楚的方向,所以我都形容過,那段時間好似在黑暗隧道裡面。

我最深印象就係,我選擇在那些時間放逐自己,我就放逐自己去英國劍橋大學,剛剛那時是3月份,天氣好凍,天色好陰暗,我在劍橋一個教授宿舍裡面,那間房又好陰暗,在那裡度過了一段時間。心情同個環境好似的,又凍又黑又我自己一個人、孤寂的感覺,幾深刻印象。」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公眾會否因而好大的反應,或者引起好大的反思,這個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裡面。我們能夠做的,就係將個歷史重現。美國的報告出來,指出香港現在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同法治已經不斷倒退,大家可以麻木、可以無力,這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但我們能夠展示,就是我們的堅持。

這個其實在所有的民主運動或者社會運動裡面,總是會這樣發生的,你經歷過一個高點,跟住大家覺得無力,但是運動需要一段較長時間的發展才有機會成功。中間的過程,就要有些人不放棄,令到那些變得失望的人、變得無力的人,都仲可以找到個支點,『都仲有人繼續撐落去喎』這樣。

當另一個時機來到的時候,無人知幾時,但時機來到的時候,過去曾經參與或者無參與的人,他都可能因著這些堅持落去的人會重新起番身,這個就是我覺得我們的角色、或者我們要做的事。重點不在於能否即時喚起到大部分的關注,而係我們能否展現到自己嗰份堅持。」

陳健民

「佔中三子」、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我個人就好平靜的,既來之則安之。但審訊的結果值得憂慮,因為它有好深的影響。第一就是煽動他人煽動這罪,其實在澳洲都講咗是違憲的,因為如果可以告這樣一條罪,其實可以無限告人煽動他人煽動他人煽動他人這樣落去。所以是給予了主控過度的權力,係損害緊公民權利。即是有人在廣場講了一句話,可以被人告好多好多次,這個係好不平衡的權力。

第二是串謀罪,他(控方)說有三班人都涉及在串謀裡面,包括糾察、義工同支持者,這裡多到是100萬人,最少所有泛民的領袖都在裡面。如果這次定我們有罪的話,政府要清洗反對派,就可以拿著這件事去做。你見到DQ就是這樣,初初他針對港獨,跟著就話自決,跟著就見到長毛,他又不是自決又不是港獨,看你不順眼就可以DQ你。劉小麗話明入咗工黨,無自決的政綱,他不理你的。

個人而言,我由參與佔中時已經產生好大改變,我主要做中國研究,以前好多時候都在中國做服務,大家都知道我要放棄人生的志業,亦都提早離開大學的崗位,以後還會不會回到大學去兼任教書,都係好不明朗的,看審訊結果之後才知道。對我的事業,是好清楚的轉變,但是我又覺得為了爭取民主,都是要付出這些代價,所以我自己真的無怨無悔。」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時間內,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我難過的時間,主要是見到本土派的興起同舊有的民運/社運產生好大的矛盾。在整個公民社會/反對力量裡面,自己內部的分裂好嚴重。最深刻就是魚蛋革命的時候,我第二日看新聞片段見到,見到個場面出現咁大的暴力衝突,好難過。我坐在酒樓,隔離張檯有人在罵,罵青年這麼暴力。

即使我不贊成暴力都好,我好理解為何年輕人會走到那一步,為何會這麼沮喪,要用身體回擊。那個係好深刻、好象徵性的一個事件。見到新一代已經不願意用舊嗰套方法去爭取他要爭取的東西。魚蛋革命嗰日係好令我有好強烈的感覺,結果我自己要走到山上面放空吓、將情緒抒發出來。我不同意但我可以理解,嗰種心情好矛盾。」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我覺得那些人的價值觀不會那麼容易轉變,他們分到是非、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只不過好失望、好沮喪、或者好疲倦,他們不會用行動去表達,因為覺得行動都無甚麼用,但不代表人們的價值觀轉變。我亦不是憑空講的,譬如今年七一遊行,人數少了,但我們收到的捐款其實同去年差不多,即是說每個人捐的錢可能捐多了,分別只是你叫口號的時候,下面的人不是好應你,所以你見得到,人們的情緒係差,但係價值觀無變。我們守護公義基金係一路都有人捐錢的,一年之間籌成千萬係一件好唔簡單的事。

其實政府只係種下惡果,更多人會憎惡呢個政權,而這些情緒他們不放出來,不代表幾年後、10年後不放出來。當年我讀大學的時候就是看見台灣美麗島事件的人、北京民主牆的人,79年這兩批人的被捕,有個頗深刻的烙印在我心裡面。這些影響到我好多年之後,自己這樣投身民主運動。」

朱耀明

朱耀明牧師未有回覆查詢。他在周六(17日)出席司徒華教育基金「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頒獎典禮時上台致辭。據報道,他形容該發言可能是審訊前「最後的一講」,對於審訊,他引用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說的:「若果我們要爭取到自由,爭取到人權,我們一定要有犧牲和受苦的心。」

佔中九子案今天於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預計審訊20天。「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各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三項控罪;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邵家臻、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學聯前常委鍾耀華及張秀賢各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項控罪;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一項控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