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佔中九子」上庭前感言:這是記憶與遺忘對決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等罪,案件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料審訊20天。9名被告包括:「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邵家臻、張秀賢、黃浩銘、李永達、陳淑莊、鍾耀華。

眾新聞在審訊前,向9人詢問以下問題:

-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以下是邵家臻、張秀賢、黃浩銘、李永達的分享;陳淑莊、鍾耀華不欲受訪。

相關文章:佔中案開審 戴耀廷:全世界都在看,我們將展示歷史與堅持

邵家臻

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註冊社工邵家臻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這個審訊,固然是有心理準備,但亦有好多係不似預期的,包括雨傘運動的出現、同我們佔中不似預期:last這麼長不似預期、拆大台不似預期、中共831框架不似預期、到現在檢控我們的罪行(公眾妨擾罪)不似預期。

面對這麼多不似預期,都會有一定的緊張,我這幾日的睡眠質素已經好差、好多夢發,要處理屋企人的擔心、愛人的擔心、議員辦事處同事的擔心,還有我們參選時一班戰友的擔心。這些都逐步逐步在處理中的。

對我個人意味著學習犧牲、意味著為香港付代價,我認為坐監一定係對我來講有好多轉變,對我個人生活來講,可能是back to zero,即是可能議席無、教席無、最壞情況是社工牌都可以無。但係對香港的歷史來講,是好重要的,雨傘運動在香港歷史裡面一定係佔一席位的,十年後、廿年後回望,你都一定會記得這個座標。在這個座標,有我自己在裡面,可以說是一種驕傲、是一種幸運來的。」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最難過,我想是DQ議員。那時候我以雨傘人的身份參選,在宣誓時,我拿起個鼓說:『雨傘運動,敗而不潰,we are back』,這個是我自己的身份認同,但是你見到之後的是DQ,其實DQ了4個,再DQ落去的話,我認為我是有機會被DQ的。

當時望著那4個議員走,那日是財委會來的,我們在開會,他們4個還在議事廳裡面就著不同的項目質詢政府。大概3點3到,羅冠聰就在個group到text我們說:『香晒』,定『4個都香』。我直頭是呆了,跟住我就走去拍一拍阿聰,都不知是clarify好還是安慰好。跟住陳健波都收到個訊息,就叫停了會議,話今日個會完結。

那個感覺好深刻,一來個結果不似預期啦,無想過4個都死了。第二,見到他們鞠躬盡粹做到最後一刻,對我個人來講,接下來審訊期間、或者等待judgement期間,我想我都會學習他們,鞠躬盡粹做到最後一刻,做得幾多得幾多。」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這個是記憶同遺忘的對決、醒覺同麻木的對決。我相信今次牽涉九個人,同埋有三子在場、兩個立法會議員,我相信一定是國際關注的,亦都見到不同的學術組織或者人權組織,開始出聲明,我相信嚟緊都會有。可能『公民抗命』呢四隻字會再活躍出來。最想提醒的是『公民抗命』、『非暴力抗爭』。」

張秀賢

前學聯常委、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平常心,最重要是講清楚件事,即係我覺得我係剛好被人告,參加的人好多。我剛好被人告,這個官司不是你自己的,雖然坐監是自己,但你講的說話不單是自己的,係會影響到之後人們對運動的判斷。

坦白講,我想大家都不會幻想這單官司贏到,判刑就不知,當然most probably都是要坐,所以判刑那些不是最重要,反而是怎樣作供:闡述當時為何參與、這是怎樣一件事。作供內容比所有嘢緊要,如果唔係件事不完滿,未解決。」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我覺得完了運動我已經好難過,我現在已經去了審訊狀態,其實已經好難再講些甚麼,我覺得過往那種無力,要我現在去回想,我不是好識講。但是,總之係無力感、甚麼都做不到,好似努力完甚麼都無。沒有甚麼事例可以證明,最明顯的事例是928我好多時都不去金鐘。我只是去年去過,今年我都沒去,因為不想去。那次其實我都不是特意去,我路過而已,我只是覺得是不是時候放低呢,其實逗留了一會兒就走了。

那種創傷的感覺,不是好似交通意外那種創傷。即是⋯⋯唉,怎樣講呢,總之不是那種創傷。只不過我不想落去(金鐘),因為有時覺得,會不會有點喪事當喜事辦的感覺。」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我現在無甚麼不必要的期望,香港人要出來自然會出來,不會因為一、兩單官司而出來。如果會的話,去年好多官司都出來了。這個,我順其自然,我不覺得要想到自己好偉大,剛好而已,但歷史會記載這一切。

我覺得是對歷史負責多些,你說這刻這件事有甚麼效果,我覺得未免想得自己太高,我覺得這一刻我平常心,覺得對得住自己便可以。我不想想像到自己好似悲劇人物、歷史人物。老實講,如果你看歷史,甘地、馬丁路德金,或者美麗島大審中的人,他們那種對民主的付出、對民主的貢獻,一定比我們多,他們面對的環境一定比我們困難。只是我們這一刻做着歷史給我們的責任,我們便要對歷史負責、對自己負責、對香港負責。」

黃浩銘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坦然,可以嗎?無甚特別,又不是緊張,又不是不開心,又不是興奮,坦然、豁達。(因為你過去面對好多次官司?)我想這是重要的原因,另外就是你大概知道你的去路在那裡,如果我們不知道未來在哪,我們有恐懼,但我已經知道我的去路,我的唯一去路就是監獄,監獄之後就係社會。

我相信在這個審訊裡面,會不停播那些運動裡面的片。對於我們有參加過運動的人來講,這個好重要的一點是喚起回憶,但喚起回憶有何作用?我覺得是一個提醒,提醒我們今日好灰心、或者對政治已經無興趣的人,希望他們不要忘記雨傘運動的自己。還有對自己有承諾,在以後的生活裡面都不要放棄。

我覺得對於香港人來講好、對於我來講好,雨傘運動雖然是完結,我覺得不代表香港民主運動完結,那是香港大型民主運動的第一章,其實我們未識得怎樣在運動裡面做綿密的組織,然後學習紀律、非暴力抗爭,去對抗政權。這個係我們第一次這樣的演練,是第一次。我們都未去到大規模被捕,我的意思係大規模自動、自願獻身去同你對抗那種,今次好多被人拉了的不發聲,傘運被捕的上千人,有幾多人為自己發聲?」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對不起,我真是沒有。好多人提出雨傘後遺症,我真的無。我不是說他們有是不好,我覺得他們有是他們的事,我表示理解、表示同情,但在我身上真的沒有。因為我的態度從來都是:係呀失敗呀,失敗又怎樣?失敗便再來過、再試。愛迪生試盞燈試超過一百次,那麼他之前那些係唔係好失敗?但他最後成功。可能你覺得我這樣講好似個癲佬,但我覺得事實就是這樣,民主運動就是這樣,你一早知的。

應該這樣講,令我最失望或者最感到有壓力的,我覺得是現在。當我們有一班人坐完監出來,我見到香港人好似都係好冷漠、犬儒、好不熱心、好似提不起勁,瀰漫著這樣的氣氛,這是令我失望,這些令我難受。」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我不知我有無這樣的能力,但我好希望香港人明白到,其實魯迅有句說話真係講得好好,就是『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我好希望香港人不會走去滅亡之路。如果在沉默中滅亡,為何我們不先爆發?為何既然我們有權利,我們不去用?我們能夠發聲、尚有空間發聲的時候,為何我們不發聲?是否覺得我們發聲都無用喇,就甚麼都不做?

我成日想講,就係有時有用、有時會無用,你不知幾時會有用,所以不如我們都係做了先,每個人盡自己的責任,對應自己的道德、對應自己的價值,而不是成日去想有用無用、有用無用。」

李永達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

1. 傘運4年後的審訊,你會以甚麼態度面對?審訊對於你及香港來說意味著甚麼?

「我有心理準備,但我不想被它影響我一般的工作或者生活。政府又好、共產黨又好,他可以肉體上鎖了我,但我不想我心靈上被他鎖了。所以我基本上不是好理會這個官司。我要做的工作繼續做、幫民主黨訓練區議員我繼續做、幫李卓人助選我繼續做,甚至我今年去了4次旅行,我想我生活完全不受影響。因為這個可能是專制政府想打擊你的事,即是他告贏你就困住你、告你之前就打亂你整個生活。

對我來講,其實我無甚麼強烈感覺,因為第一我已經不會再參選,即是9個(被告)裡面,我估計可能我的壓力最小,我半退休啦、不會再參選、無甚麼家庭負擔需要擔心。政權這麼專制這麼強硬的,必然有些人會被檢控的,當歷史在生命裡發生的時候,我就要承擔,我不覺得有甚麼特別。

今次用的法例不是以前一般所用的非法集會,是一條好過時的法例,公眾妨擾罪。對整個香港社會來講,每一個參與政治運動/社會運動的人都知道,現在個情況係嚴峻了許多。」

2. 從傘運結束到審訊前夕這4年,哪段時間最令你難過?可以分享一些經歷/片段嗎?

「我覺得最震撼是『13+3』被檢控及入獄。你看到整個世代的變化。以往我們這班資深的搞社會運動/民主運動的人,就是政府的針對對象,現在政府的針對對象就是後生仔,所以他們付出的代價,比我二、三十年前付出的代價多好多。

最難頂的是,如果那人好粗暴,在視覺上好容易看到,但他用好文明的方法拘捕你、用法治的方法檢控,法律判咗你坐監,所以你要失去自由。這是種令人好心寒的感受,這不是個別的一件事,是整個制度的整體,我夜晚看書會想這些。」

3. 近4年來多人因參與社運而入獄,公眾開始有麻木感覺,你期望這次審訊可以喚起/提醒香港人甚麼?

「今次的審訊,市民會想回2014年雨傘運動同埋點樣被拉的情況。一個角度就是希望提醒人們,我們是用和平方法抗爭。另一個講得俗些,就是我們怎樣聰明地去抗爭。聰明的意思不是我們可以做犬儒的人,但是抗爭的能力,要促使個政府留意你,甚至知道他不回應你是不行的,但你又可以做到聰明地不越過某些線。

當我們愈來愈多年青領袖被拉、入獄的時候,第一個會想到的問題是,我們會少了好多人參與立法會選舉。我是一個從政的人、我是一個組織的人,培育一個有能力參與立法會選舉的人不是太容易,而我們這代人逐漸退休了。就算黃浩銘都講過,有一次他在法院走出來,話我們要再想想怎樣抗爭,這個是好的方向。」

「佔中九子」案開審。資料圖片

在審訊前夕,陳淑莊及鍾耀華回覆不欲受訪。陳淑莊上周三晚出席陳健民在中大主講的最後一堂課,幾度落淚。會上幾位「佔中九子」案被告,獲邀到台前接受觀眾掌聲,陳淑莊哭喊著:「香港人加油!」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各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三項控罪;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邵家臻、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學聯前常委鍾耀華及張秀賢各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項控罪;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一項控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