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消失的京都


 

和許多人一樣,已忘記自己去過京都多少次了。

四分一世紀前,因為一張用飛行哩數換來的免費機票,獨個兒第一次遊日本十七日,我年輕時至現在去過的地方,最最最令我印象難忘還是京都。那年也是十一月中,我從新幹線落車,站在京都站月台上,眼前是一座座古寺,黄昏的陽光把古寺照得金黃,我以為自己坐了時光機,走進古時的西安,古都的美景,令我呆了半天,火車來來往往不知多久,我才再起行。

當年窮得很,住在偏遠的嵐山宇多野青年旅舍,是一所很破舊又很有趣的木屋,我人生第一次看見楓葉就在這𥚃,紅黄綠斑駁漫山遍野,深淺有致,紅是無數種的紅,黃是無數種的黃,綠是無數種的綠,晨光烈日黃昏的陽光令楓葉可以時時刻刻變化萬千,在宇多野朝朝暮暮百看不厭,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是目不暇給。

京都宇多野青年旅舍。照片來源:hantianblog.com

從今以後便跟京都結下半生緣。

但近年每次去京都,我心中都想下次不如不要再來了,因為從前的京都已消失了。

京都站改建後已再看不到古寺,大得易令人迷路,見到的是拖喼處處,太多人了,從大清早到夜深,你都只可以蟻行。

從前可以在天龍寺、仁安寺的木級上,坐着享受晨光的静美,發呆半天,現在這些古寺和狄士尼海洋公園沒分别,木級上永遠坐滿人,前面是二三四層遊人在拍照自拍。還記得許多年前如在大清早入寺,總見有寺門人士安靜地在打掃,心想他們住在這𥚃多好,現在他們可能早被迫遷了。

從前可以漫步的竹林和哲學之道,也變成維園年宵花市或柴灣清明掃墓般,不能漫步,只能慢步,因為太多人到沒處可漫,喧喧鬧鬧,遊人如鯽,也是處處擠滿人拍照和自拍,偶然遇見各種奇異的拍照姿態,無法不覺得莫明奇妙。

楓葉也可能因為天氣變化,或我自己主觀的印象,今非昔比,今年此刻,仍疏疏淡淡,即使變頃,也不及當年。

今次因為去的地方都太多人,沒心情賞楓,反而意外發現青苔和落楓原來也是美不勝收。

照片由筆者提供
照片由筆者提供
照片由筆者提供

從前京都的古雅靜美遺憾地消失了。要讚的是那麼多旅客,文明不文明的都擠滿,京都的洗手間仍然是不變的整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