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貧窮人口屢創新高 政府:未來改善空間不大 邵家臻:冇決心扶貧


 

2017年整體貧窮人口達137.7萬人,貧窮率20.1%,兩者均創新高。即使在綜援、長者生活津貼、在職家庭津貼等恆常現金援助下,政策介入後(恆常現金)組別的貧窮人口亦突破100萬,貧窮率則維持14.7%。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張建宗指,計入政府的恆常現金政策,2017年的貧窮率維持在2016年的水平,反映整體貧窮情況大致平穩,政府的扶貧政策有成效。一如往年,政府預期,在人口急速高齡化的結構性趨勢、工資增長預料持續上升等因素影響下,加上「貧窮線」只計算收入,沒有考慮資產,未來貧窮數字大幅改善的空間不大。

政策介入前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貧窮人口(萬) 133.6 132.5 134.5 135.2 137.7
貧窮率(%) 19.9 19.6 19.7 19.9 20.1

 

 政策介入後
(恆常現金)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貧窮人口(萬) 97.2 96.2  97.1 99.6 100.9
貧窮率(%) 14.5 14.3 14.3 14.7 14.7

 「貧窮線」的計算:採用「相對貧窮」概念,以除稅及福利轉移前的每月住戶收入中位數的一半,作為「貧窮線」劃線。「貧窮線」單以住戶收入為指標,沒有考慮資產及負債。

 政府舉行記者會公布2017年香港貧窮人口數字,左起:政府經濟顧問辦公室首席經濟師吳慧蘭、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張建宗、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以及政府統計處副處長陳萃如。何君健攝

不過,本身是註冊社工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目前經濟狀況可說是非常好,勞工市場亦近乎全民就業,但貧窮問題未見好轉,反映的確存在結構性問題,兩次經濟成果分配(工資、政策介入)無助於改善貧窮情況。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邵家臻批評,政府以收入計算貧窮線已屬保守,其說法只是「搬弄數字」,「根本冇決心扶貧」。

為何貧窮人口屢創新高?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張建宗指,貧窮情況數據反映眾多影響因素的綜合結果,包括政府扶貧政策措施的推行、受惠於政策措施的人數、經濟情況、整體就業收入的變化,以及人口結構轉變等,部分因素並非政府所能控制。

被問到貧窮人口創新高,當局如何得出貧窮情況平穩的說法,張建宗解釋,政策介入後(恆常現金)後,2017貧窮率維持14.7%,與前一年相若,實際貧窮人數多了一些,約1萬人。但人口基數有0.8個百分點增長,基數擴大了,整體情況是平穩、穩定的。再者,長者貧窮的情況明顯有改善,亦可見工資方面有增長,這也是結構性問題,工資增長,貧窮線會向上走,因為以每月住戶收入中位數計算,所以這個計算有局限,條貧窮線跟著工資改變,這是一個挑戰。但當局無意創一個香港的標準,歐洲、世界很多地方都是用這個(相對貧窮)計算方法。

張建宗指,長者貧窮的情況明顯有改善。2017年貧窮數據反映,65歲及以上長者整體貧窮率按年跌0.4個百分點。資料圖片

社區組織協會質疑,過去數年經濟增長強勁,人均生產總值屢創新高,惟貧窮人口不升反加,證明持續經濟增長難令低下階層分享經濟成果。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亦反駁,無論是政策介入前、後,貧窮人口都是上升,意味政府未有原則性地面對貧窮問題。

政府「愈扶愈貧」?

張建宗指,「愈扶愈貧」不是一個合理的形容詞。他表示,香港面對結構性挑戰,第一,人口高齡化,每年有6萬人進入長者組群,這是事實;第二,家庭住戶小型化,這些都構成統計數字上有一定的挑戰。如果看數字,政府在福利的投入,今年估計有790萬元,比5年前上升86%。

張建宗補充說,如果看貧窮情況數據,很多政策措施都未能反映,如很多長者服務,很多一次性、非恆常性措施,都沒有納入「貧窮線」計算,例如關愛基金資助老人家鑲假牙,最高資助額達1.5萬元,這對一個基層老人家而言,是很大的改善。若將這些計落去,肯定情況不是想像中那麼差。但他承認,多少人都好,社會有貧窮問題,都要認真處理。

張超雄指,以「相對貧窮」計算是國際做法,但未有將資產納入考慮的局限、不反映非恆常措施的成效等缺點一直都存,所以當局不能以計算方法的缺點作藉口,「冇改善之餘仲差咗,咁即係差咗囉。」

邵家臻則批評,政府應用恆常的方舒緩貧窮問題,他並不贊成一次性措施,而一次性或是恆常化推行措施,其實都是政府決定。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認為,政府應一早預測人口結構,預測到老人會多,亦應早些推行政策去預防問題,過往的貧窮問題累積太久,而政府現時的扶貧力度仍不足。

扶貧政策失效?

張建宗回應指,長者生活津貼是今年5月才開始優化(放寬普通長者生活津貼的資產上限、推出高額長者生活津貼),相信明年、2018年的情況會明顯好轉。至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其效應未完全浮現,因為是今年4月才優化。當局亦有些措施會做,特別最近針對性少數族裔,那是一個很大組群,他們很多都沒有申請社會福利,因為種種理由,可能是認知問題。當局有一個少數族裔督導委員會,由他親自做主席。張建宗續指,已有全面的計劃開始接觸他們,透過宗教,如穆斯林組織等,在地區上亦配合社署,希望做直接的外展工作,找一些非政府機構幫助,直接到真的可以「洗樓」去幫他們。

羅致光補充指,綜援的調整基制是根據通漲,但貧窮線的上升,則受收入影響。當收入增長的幅度高於通漲時,綜援減貧的效果便會少了。至於檢討綜援,過往多年亦然,當有需要作出調整時,政府便會作出調整。當局樂意聽社會上的聲音。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何君健攝

不過,鄺俊宇反駁,為何在職家庭津貼最初這樣推行?為何今年4月才作優化,以致未能反映在今次數字中?這些都是政府出發點、期望與現實有落差,亦是政府在民間、貧窮方面把脈不足。社福政策一直被批評零碎、未能針對有需要的群組,這是事實。鄺提到,2017年兒童貧窮率上升0.3個百分點,是個警號,如現時在職家庭津貼與工時掛勾,未能幫助到兒童,這些正是政策的漏洞,而政府未有大力補漏。

既然「貧窮線」有局限多,為何不檢討計算方法?

張建宗強調,貧窮線不是扶貧線,純粹是參考數據,讓他們提點自己,政策如何釐訂是最好。他請大家不要以貧窮線去說香港有幾多人窮,因為中間有很多高估了,有沒有資產並不知道。如果家中有孩子讀大學,獲政府計劃(自資學士學位免入息審查)資助,有3.08萬元又不納入計算。他坦言,這計有方法有點混亂,扶貧委員會開會都覺得有困難,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們很久。香港的計算方法跟隨國際方法,外國、很多西方國家都是這樣計算,而香港情況較特殊,因為很多(措施)在服務方面,很多是一次過,如透過關愛基金資助長者鑲假牙,是貧窮數字未能反映出來的。

張建宗指,貧窮線單以住戶的收入作指標,沒有考慮資產和負債,因此「低收入、高資產」人士可能被界定為貧窮人口,高估了貧窮情況。資料圖片

張續指,扶貧委員會在過去幾個月都有談過,結果委員都認為宜跟隨現有做法,這局限是很大制肘,例如公屋的作用很大,但如果他們出來跟大家說,貧窮人口得72萬(恆常現金政策及非現金福利介入後貧窮人口數字),人家會說政府將數字「弄高舞低」、有個錯覺以為他們「篤數」,委員認為不適宜這樣做,應跟隨傳統。

不過,張超雄質疑,張建宗指貧窮線不計資產、可能高估貧窮情況的說法是「搵笨」。他解釋,在資本主義社會,有錢人可以靠資本、投資帶來收入,「(張建宗的說法)表面上make sense,其實係唔make sense。如果我有1,000萬喺袋,梗係拎嚟投資,會俾到收入我,點會冇income啫?」

邵家臻提出,政府宜以生活開支四至六成制訂「扶貧線」,成為扶貧指標,在制訂政府時要有目標減到多少貧窮人口。施麗珊則建議,政府不應只以「貧窮線」一條線作參考,可另外進行生活匱乏狀況研究等,從而多方面、更立體去看其服務、支援政策的成效及進展,亦可反映其他在貧窮線以上的基層人口的其他需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