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一面沉重的國旗 一顆脆弱的心靈


一位內地馬拉松跑手,因為最後階段衝刺前丟去手上的一面五星國旗,被批評將勝利置於國家之上,引發一場茶杯風波;一位台灣青年導演,因為說了一句被指為「台獨」的話,鬧出一個更大的風波,觸發兩岸統獨爭議。一面象徵國家的五星紅旗,變得無比沉重,令跑手輸掉金牌,更負上「拋下」國家的罪名,令人感到悲涼、窒息;同樣令人感到透不過氣的,是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得獎感言一番話所引起的吵吵鬧鬧;她說:「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一句說話翻起浪, 兩岸關係也真脆弱。

鏡頭先轉到昨日在蘇州舉行的馬拉松比賽,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賽事最後階段,和肯雅選手正鬥得難分難解之際,就在這時不足30 秒內,有兩名工作人員向她遞上國旗。第一面她接不到, 第二面她接住拿好,但其後國旗跌下,而她和肯雅選手的差距也增大,最終失落冠軍。她事後被一名自稱「 二級馬拉松」運動員在微博質疑她甩掉五星紅旗,「成績比國旗重要?」

該位「二級馬拉松」的質疑固然令人感到啼笑皆非,何引麗微博的公開解釋,更讓人感到可怕和可悲。她說自己當時是身體狀況令國旗跌下,強調自己是愛國。她解釋當時國旗已經濕透,很易甩手,她擔心國旗跌落自己腳下會跣倒,所以原本想拿實,擺手時不慎把國旗跌下。何引麗指自己接受頒獎時都有披上國旗, 而拼命跑想拿第一都是為國人爭光。

運動超越政治,運動員追求卓越、突破極限;跑手衝過終點後,無論勝負,運動員往往手持自己國家國旗,表達身份認同,是自然不過的事情;蘇州一幕,出現疑似工作人員硬要運動員持國旗衝線,以彰顯國家體育實力強橫,實質反映背後脆弱的心靈,要以勝利突顯國家強大。何引麗要煞有介事, 強調自己「愛國」;她的表白令人感到國家太沉重,從起步至衝剌,都要背負為五星紅旗,14億人民光榮,不能有失,運動精神被扭曲 。

鏡頭轉到金馬獎頒獎台,一個追求夢想成真的地方;台灣青年紀錄片導演傅榆的作品《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探討太陽花學運,她發表得獎感言前,相信有一番掙扎,最後決定願意承擔一切後果,並不後悔,說了一番政治不正確的心底話,被指責摧毀了金馬。

電影是創作藝術,創作表達無界限,亦不應有界限;兩岸長期分隔是客觀事實,土生土長台灣新一代對統一並不熱衷,甚至抗拒亦是客觀事實,以平常心、寬容理解看待,比起板起面孔、「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對抗式回應,更能沖淡政治,創造平和環境,令創作者享有最廣闊的舞台發揮創意,運動員在毫無包袱下跑得更輕鬆,兩岸人民少點神經緊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