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馮檢基 復仇記/鎅票機?


 

今年9月5日,馮檢基召開傳媒茶聚,所謂的「茶聚」,是他單人匹馬手捧兩、三排紙包飲品,然後道出這句話:「若果非建制派最後不考慮初選,我會再三積極考慮自己的角色。」他批評劉小麗「欽點Plan B」,又用上「威權主義復辟」的字眼,彷彿正準備與泛民開戰……

泛民,曾經是馮檢基多年來的政治信仰。今時今日,人們只覺得,65歲的馮檢基,跟泛民愈行愈遠。

周日,是馮檢基繼2008年後,再次在他工作30多年的九龍西參加立法會選舉,更不惜將槍頭對準昔日戰友,揭開與泛民陣營的恩怨情仇。馮檢基今次是「為咗啖氣」的復仇記?抑或,他有張底牌在手,鎅票才是終極任務?

馮檢基繼2008年後,10年後再戰九龍西,卻被外界質疑參選目的。周滿鏗攝

馮檢基約記者來到他80年代起工作的「老巢」、長沙灣麗閣邨三樓平台居民協會接受訪問。馮檢基9月5日的傳媒茶聚,同樣是向民協成員、麗閣社區主任李炯借來這個地方,當時他向外界打出第一張牌,表示會「再三積極考慮自己的角色」。馮檢基究竟何時開始有參選這個想法?

他說,是泛民「元老級的人」令他走出來,「1月嘅時候(指3.11九龍西補選),為大局我退咗落嚟(註:當時有指泛民中人逼退馮檢基,不讓他做姚松炎Plan B)。今次你再用同樣手段逼馮檢基,又要我為大局,話『你出來選係鎅票、係歷史罪人』......7月18號佢哋扑鎚(決定李卓人為Plan B、不作初選),我覺得佢哋以為用原有方式可以打冧馮檢基,扑到最後一個階段,元老級都出埋來扑你。」他口中所指的「元老級人馬」,包括民主黨李永達、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等人,「街坊、以前嘅同學仔同我講,你退出來,係向惡勢力跪低。」

馮檢基表示,因為不滿對他鋪天蓋地的攻擊,於是在9月19日打出第二張牌:如果劉小麗被DQ,他會考慮參選,原因有三:第一,非建制派協商欽點做法不民主;第二,網上對他的指責不斷增加,由9月19宣布考慮參選到10月2日正式報名時更為厲害;第三,其政綱九成是民生事項。

馮檢基退出民協後,今次以無黨派身分參選。周滿鏗攝

退出民協報名參選後,馮檢基在11月10日舉行造勢大會,有報道指,僅20餘人出席,現身支持的有派飯慈善icon、深水埗「北河同行」創辦人明哥、現任民協成員李炯以及前成員吳寶珊、王桂雲。之後11月15日的他的競選片段首映會,只有9人在席,相比另外兩名候選人李卓人和陳凱欣,他今次參選未見人強馬壯。

馮檢基表示,現時競選團隊的核心成員有7人,當中5人來自他7月成立的壓力團體,他解釋因為補選,壓力團體工作要暫時擱置,已埋班的成員沒有任何政黨背景,有人曾選過立法會、區議會,也有沒選舉經驗的素人。2016年曾參加新界西立法會選舉、與馮檢基打對台的前人民力量成員湯詠芝,現時負責馮檢基競選的傳媒聯絡,「佢(湯詠芝)係朋友,今次選舉專幫我處理一啲論壇,幫手傳媒聯絡、傾論壇策略,有咩資料製作都會幫手做。」

他又透露,助選團有至少3名負責後勤的成員不敢公開表態支持他,指這與民主動力協調明年區議會選舉有關,「有啲幫緊我手都唔敢出名,而家民主動力協調緊2019年區選,驚第日會抽走佢個名,『話你幫過阿基,唔得、唔要你。』」民協內部有人正在幫他嗎?「選完先講呢啲,所有幫我嘅人,都係真心幫我嘅人。」

馮檢基今次的競選口號是「撐住,重新好起來」,英文是「Great Again」,不禁令人聯想起美國總統特朗普的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次偉大)。馮檢基稱,他想表達的,同樣是特朗普強調的「本土優先」,稱香港現時正面臨三個低潮,「我哋都覺得成個政策要變,香港好多事發生,包括政治,俾人覺得係跌緊低潮;第二係非建制派低潮,市民唔係咁支持佢哋;第三係民生,雖然GDP升緊,但市民收入唔係好跟GDP升,貧富懸殊差距又大咗。」

What?馮檢基幾時變了本土派?他在10月2日報名參選當天,明明說過不同意港獨......

究竟,此刻的馮檢基是甚麼派別?抑或,他只是貫徹從政以來的招牌動作:又砌又傾?

馮檢基80年代參選市政局議員的單張。馮檢基助理提供照片

有人說,馮檢基正在行湯家驊的路。今次補選後,如果有官職找上門,馮檢基會考慮嗎?他周一(19日)受訪時稱:「不考慮。」、「如果搞民主嘅嘢、搞雙普選沒問題,如果你話咩官啊跟林鄭,對唔住唔使諗。」馮檢基又稱,中聯辦、中方沒有人見過他,外界質疑他與前特首董建華的特別顧問葉國華關係友好,葉國華今次可有支持他?「葉國華係其中一個反對我出選,他經濟上無支持我。」

外界除了質疑馮檢基鎅票外,亦有人問他是否「收了錢」。馮檢基這樣回應:「2015年中方打我落來(2015年深水埗區議會選舉,在前民協成員黃仲棋與工聯會陳穎欣夾擊下,馮檢基以99票之差落敗);1998年臨立會咪輸晒,你就唔計數。馮檢基兩次被打咗落來,你都要話我親共,話我收大陸錢。」

馮檢基曾在以往的訪問中提到,如果今次不夠票的話會「傾家蕩產」。但他今次受訪稱,昔日說法只是誇張形容,「根本大家知道唔會傾家蕩產,我傾家蕩產你唔好信,如果1萬票都拎唔返,就傾家蕩產啦,全部都要自己出晒,你話馮檢基出70萬元會唔會傾家蕩產,你當我呢20、30年做議員係無積蓄嘅,你當我成家人真係唔撐我嘅,客觀睇下都唔會啦。」

馮檢基估算,今次所需的選舉經費大約80至100萬元,他會用30至40萬元積蓄,眾籌約有30至40萬元,但他拒絕透露眾籌的進度和捐款人,「選完之後先講,到時會出報告俾大家睇,捐嗰啲全部都係普通人。」根據《立法會條例》,候選人只要獲得有效票總數的5%,政府會支付每一票14元的選舉資助。他以獲得4萬票、一票14元計算的話,政府會支付56萬元選舉經費。記者問,有信心可以取回這筆選舉經費嗎?「我估得掛,我喺呢個區做咗咁多年、咁多政績,我估有街坊支持我嘅。」

4萬票啊?

馮檢基1991年,首次參加立法局地區直選勝出。馮檢基助理提供照片

馮檢基表示,今次有朋友勸退他,說萬一他和李卓人一同落選、陳凱欣勝出,他可能背負著「鎅票」的罪名。是啊,難道他不怕?「對呢啲唔合理、代罪羔羊的指責,我會考慮,但我頂得順。」、「如果有人係咁偏激咁去唔講事實,但我自己心安理得,如果你要贏嘅,點解唔做初選。如果係李卓人贏Plan B初選,我心服口服架。」

「上次,姚松炎輸咗第一個係鬧民協,唔會先檢討自己,呢啲就係民主派做嘢方式。姚松炎農曆新年前來到民協,只係要求我哋幫佢做一樣嘢,就係開街站。民協話過淨係開街站贏唔到,我哋提議咗三、四樣嘢,但你仲要怪民協,呢種係代罪羔羊式指責,點解你唔檢討下你自己唔夠票贏。如果你嘅支持係薄弱,你覺得馮檢基會抆走你啲票,你咪抵輸。」

馮檢基在訪問中,也有提到建制派,指同樣不滿其「協商欽點」,但整個訪問的大部分時間,他都是在批評昔日戰友:泛民。

民協在今次補選上,支持另一候選人李卓人,而非創黨成員馮檢基。周滿鏗攝

65歲的馮檢基又稱,離開民協後,開始多用社交媒體,頻密回應網民的批評,「初初自己處理時、2016年,我寫一句有十句鬧番我,當時民協叫我唔好再寫。直至離開民協後,我唔係一個唔講嘢嘅人,以前避呢樣避嗰樣,驚影響民協又驚得罪政黨。」他稱,7月中之後,其facebook「完全唔同晒」,「以前係會浸得死馮檢基,而家開始識得游水。」

究竟甚麼人在網上支持馮檢基?馮檢基的Facebook專頁有逾1.6萬個讚好,他也有分享本土派人士、外號「神駒」的仇思達帖子,馮檢基亦出席過仇思達的網台節目;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亦有like馮檢基的貼文。馮檢基每個貼文,平均有數十至200多個讚好不等,留言有讚有彈。

現實世界又如何?馮檢基稱,有更多青年接觸他及支持他,「我覺得係闊咗,相對今年1月時初選。今次由報咗名之後,我發現多咗後生仔,廿零三十歲,有後生仔行埋來同我打招呼,有後生女買咗樽寶礦力俾我,係我估唔到。」這代表甚麼?馮檢基說,要年青選民支持他仍需長時間,「我出來時間未足夠,我相信多咗人認清楚非建制派變咗質,係愈來愈多人唔支持佢哋,你睇到以前網上無人支持我,而家多咗幾多人支持我,佢投唔投票我唔知,起碼嗰種不滿出晒來。」

「我從來選舉唔係計輸贏,當年我選超區,95%朋友都叫我唔好選,民協內部都叫我唔好選,你點計呢,除非你係神啦。」結果馮檢基2012年以約26萬票,第三高票數當選,「今次,愈熟我嘅朋友就愈叫我唔好選,因為唔值得打場泥漿摔角,打完之後,兩個非建制派(馮檢基和李卓人)贏嘅機會係細。」咁點解,他要堅持?

馮檢基過去三個月,形容自己猶如「跌入洪荒世界的野獸場」、「遭文革式批鬥」等。選舉結果周一將出爐,無論如何,馮檢基似乎已有一套看法,「如果民主派輸,呢個係一個教訓、對非建制派不民主的一個教訓。」

「如果今次馮檢基贏,係落番地,代表市民需要一啲真係做嘢嘅人。」

「我如果贏,成個政治生態會改變,唔係大聲夾惡就得,唔係我指揮邊個就得。」

馮檢基助理指,「1979年8月初10號風球,油麻地艇户事件,馮檢基下水救人。」馮檢基助理提供照片

馮檢基1986年有份創立的民協,佔據深水埗區議會過半版圖。他1991年巡直選入立法局,一直至2016年選舉落敗。他曾在2010的政改方案投下贊成票;2015年佔中後的政改,他投反對票。

不是很多人看得清馮檢基, 大概只看到他的身影,在其所說的一條窄巷中繼續浮游......

「我一直都行緊自己咁多年來的路,我無改變到,掉轉頭改變的係佢哋,你話邊個錯?係倒退嘅人錯。」馮檢基這樣說。

11月25日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除了馮檢基,還有伍迪希、曾麗文、李卓人、陳凱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