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尊子漫畫展回顧改革開放4個階段:鄧小平種花,習近平割花


1978年,著名政治漫畫家尊子(原名黃紀均)從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遇上中國大陸領導人鄧小平啟動改革開放,尊子步出校園的「小鮮肉」時代即見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誕生,之後的人生,卻對此充滿疑問與批判。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正好讓63歲、畫了政治漫畫35載的尊子,整理他的中國觀。他的作品正於浸會大學「唔准亂笑!『改革開放四十載  小平栽花近平裁』— 這時代+尊子漫畫小展」展出,尊子敏銳的筆觸、大膽的構圖、繽紛的畫風,訴說著中國和香港在改革開放軋道上40年,那令人感慨、唏噓的4個階段變遷。

63歲的尊子畫了政治漫畫35載,透露畫作訴說他眼中的中國改革開放40年。徐雪瑩攝

尊子的漫畫展叫「小平栽花近平裁」,基本上總結了他對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看法:鄧小平上台後,改革開放尚算是燦爛盛開的一朵花;習近平上台後,就把這朵花收割裁走。尊子解釋:「鄧小平在改革開放曾經提出『韜光養晦』,即是默默耕耘、搏命搵錢、改善生活;江澤民、胡錦濤上台後,基本上調子都是不出聲,要『悶聲發大財』;但去到習近平就開始大的變革,要亮劍、顯示能力、向外擴張。有錢之下,習近平提出民族主義思想來鞏固自己的權力,眼中的共產主義思想開始強化,將鄧小平以前的那種改革開放勢頭『開倒車』。」

尊子這次的漫畫展,以10年為一個單位,共分成四個階段。記者也跟著尊子的思路,回顧他眼中的改革開放40年。

1978至1988年:文化大革命結束,改革開放正式開始

尊子就讀大學時(1974至78年),中國正值文化大革命的結尾、改革開放的開首。尊子記得,當時的他是「懷疑中帶有希望」:

「希望,是盼望鄧小平上場之後會有些甚麼做法、他是怎樣改變呢,對於黨禁報禁,開始(放寬)多少呢?」鄧小平容許私有土地及私有產權、生意買賣,尊子說:「這些以前想都沒想過,竟然可以發生,我們寄望就是改革開放後,中產、富人出現,這個階層強大時,可以導致政治上的開放、改革,或者有多黨制。」

「懷疑,是鄧小平捉了四人幫,審判江青的那種手法、罪名,與以前江青對其他人沒甚麼分別。打倒了他的敵人,是不是做得到全面的改革呢?」尊子說,改革開放後,製造出四人幫的「土壤」沒有改變:內地異見人士魏京生在1979年被拘禁,熊熊燒起他腦海中疑團。

1979年,鄧小平提出「四項堅持」(包括: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及毛澤東思想)。尊子在1987年繪畫漫畫諷刺,「我畫了一架車,有四個轆,可以前進,但就會咯咯咯咯咯(指行走不順)。」

鄧小平提出「四個堅持」,尊子以漫畫諷刺鄧小平在改革開放的路上會行走不順。尊子提供

尊子續解釋:「在經濟上是開放一點,但在政治、人民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結社自由呢,仍然堅持黨領導。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只是進行經濟改革,要富起來,會出現很多走後門、貪污,以及新的特權階級。沒有好的法例和好的憲法,就會出現很多以權謀私。」

尊子對改革開放的懷疑,影響他對香港前途的看法。1980年代初,中國與英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談判,尊子形容:「香港人感覺像被遺棄一樣。」面對香港前景不穩,尊子目送身邊很多人移民離開,甚至有人跟他說,看了他的漫畫就覺得要移民,可見他筆下反映了對香港未來的不安,「我當時跟很多評論一樣,質疑中國大陸說一國兩制的那種可能性,剛剛才從文革擺脫出來,但大陸仍是毫不開放,原本想一個正常國家撥亂反正之後,可能開放報禁、黨禁,像台灣一樣,但大陸沒有,仍然是管制得很嚴格。」

一國兩制?尊子早在80年代,已開始懷疑。

1989至1998年:六四事件,香港回歸

1989年6月3日晚,尊子和朋友隔著電話一起哭了,電視機播放坦克車的畫面。之後,幾乎每年的6月4日,尊子都會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他在1989年底出版一本漫畫集《黑材料》悼念六四。

尊子說,改革開放顯然是六四的導火線,「八九民運其中一個要求是打倒官倒、反貪污,正正就是改革開放之後社會不得平衡,只著重經濟,政治、法律制度不公平,出現矛盾。一時開放不到政治,能做到的,只是用坦克車來壓制。」

尊子六四漫畫集《黑材料》裡的《吸血者》,諷刺李鵬在六四事件中鎮壓學生。尊子提供

「80年代,中國大陸出現了新階層,新的富有一代隨時圈地、隨時將政府機構變成私人機構,大家就在分贓啊,他們的下一代變成董事,自己分拆出來開公司,那種官商勾結比我們的資本主義社會更恐怖。沒了那種共產主義之後,更加傾向於搵快錢、大家都是以發達為主,所有道德都沒有規範。」

八九民運後,尊子說,「大陸仍然想維持這種路線,用了更加龐大的力量去打壓民眾的言論。不會用真槍實彈打壓,只是一直掩飾。」他續說,中國裝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但香港人卻不能,1990至1994年是香港移民潮的高峰,足足30萬人選擇離開香港,然而尊子卻從來沒考慮過要離開香港這個家。

尊子在1983年繪畫有關香港回歸的漫畫。尊子提供

移民潮過後,北京在九七前夕對香港人做「心理建設」,尊子回想:「去到《基本法》起草,北京做很多公關工夫,找很多政治團體,或其他有頭有面的人,就像禮賢下士,周圍問人有甚麼意見,要爭取香港人歸順。」尊子續分析:「看得到香港作為一個資本主義社會,回歸對大陸來說是實際上的得益,在引入資金、技術、會計制度,和外國做生意等,香港正正就是他們需要的東西。」

尊子在回歸前夕拍過紀錄片,訪問香港街坊鄰里回歸前的心情,他們大多都是祈求穩定、擔心風雲變色。尊子當時這樣看待回歸:「當然是未知之數,覺得香港人有『護城』的責任,另一方面作為傳媒工作者都有些好奇,下一步會怎樣走下去,香港面對一個新的歷史時期,不知道有甚麼事發生,有期待、觀望的心情。」

1999至2008年:經濟發展全盛期,矛盾出現

尊子說,這段時間是中國經濟發展上升得最快的時期,「中國掌握了西方資本主義的玩法,又有股票、炒樓、黃金買賣。」

2003年沙士之後,內地批准大陸人「自由行」來港,隨之而來的是中港矛盾。在尊子眼中這是很自然的事情,與其只說是中港之間的矛盾,倒不如說是在全國各地發生的文化衝突:「他們是突然間富有起來、暴發,如果是循序漸進的、或者國民有其他城市上的生活經驗,會比較容易與國際接軌,但沒有的時候,就變了像『大鄉里出城』,出現很多生活上、觀瞻上的矛盾。」

尊子說,不只中港矛盾,中國各城市之間也存在內部矛盾,「北京、上海的人都討厭國內遊客,會覺得『鄉下佬』弄髒地方、不文明,省市之間都有歧視。上海人見到蘇州人都覺得不順眼、有感對方低下層一點,北京當然也看不起其他地方的,自覺是天朝腳下的人。」

尊子在2002年刊登的漫畫,諷刺官員的子女是中國企業的高層,並戲言中國重行黨主席終身制,16年後竟成真。尊子提供

胡錦濤2002年上台至2012年卸任,在他執政期間,江澤民的幕後操控不容忽視,尊子說,「胡錦濤個人來說比較弱勢,江澤民還在後面。」尊子於是在2002年,畫了一幅諷刺江澤民獨裁的漫畫,內容提及「復辟帝制」、「重行黨主席終身制」。想不到16年前的作品如今變成真事,主角卻換上習近平。

尊子說,2002年繪畫時並非要預言,只道出一個想法,「江澤民、胡錦濤似乎都是不會夠膽這樣做,我們當然誇張一點,當權力這麼大的時候,下一步會做甚麼呢,推算會不會這樣的情況呢?都是一個問號來的。」

尊子筆下的江澤民。尊子提供

2009至2018年:中國國際間話語權增加,習近平強硬執政

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向國際間展現強硬的話語權。尊子分析說:「在國內當然做很多禁制,這是他控制範圍之內。對著西方國家,回應頒諾貝爾獎給劉曉波、接見達賴喇嘛等,鬧到更加兇狠,而且郁啲就禁制一些事情,或者做經濟上的行為讓對方有損失。現在實力越來越強的時候,就會見得到它用經濟力量去做一些展現muscle的工作。西方出現經濟危機時,中國有感它是獨立、絕緣體,能夠獨善其身,之後覺得自己好威水,話語權就更強,全球經濟政治影響力就上升。」

尊子提到與中國衝突較大的台灣與美國,「以前會跟台灣比較客氣一點,現在覺得強大了,利用武器,遊客,放很多人讓其他國家賺很多錢,讓外國依賴太多時,突然間閂水喉。這是大陸的策略,經濟上的操控變得越來越大。此外,又會搞公司上市、孔子學院、改造規則,導致今時今日跟美國之間的衝突越來越明顯。」

尊子筆下的習近平。尊子提供

中國領導人一代比一代強硬,是否看不見中國或香港未來的曙光?尊子態度樂觀:「人是有壽命的限制,無論是多強大的政權,也只是在北京發號司令,見到很多過往的領導人呢,無論是胡錦濤、江澤民、朱鎔基,都會有一個現象出現,就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尊子堅信一個威權政體總有破綻,「你知道他不是鐵板一塊的時候,有很多可能性或出現,過往很多東歐國家、甚至俄羅斯、以前的蘇聯都好像是刀槍不入不能挑戰的,因為有很龐大的政治系統、很龐大的秘密警察系統,但當某些情況發生的時候,可能一夜之間崩潰。一方面很強的,另一方面也有脆弱一面。」

尊子今次以改革開放為主題舉辦畫展,源於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與香港浸會大學早前舉行研討會,總結改革開放40年,會後劉銳紹、呂秉權、程翔等時事評論員,提議尊子以漫畫總結改革開放,促成了漫畫展的誕生。

尊子今年11月20日畫的《老前輩》:毛主席是「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的前輩。蘋果日報

九七前,言論自由的改革開放

回想改革開放初期、回歸前的香港傳媒,尊子有感當時自由空間很充分。尊子畢業後在《明報》任職美術編輯;1983年頂替逝世的《明報》政治漫畫專欄畫家王司馬,走上政治漫畫家之路;1978至80年曾兼職替《大公報》旗下的《新晚報》畫政治插畫。他記得,當時的《新晚報》編輯,「對於一個後生仔畫這些畫,不覺得是甚麼問題,他們都很開放。」當時他觀察到,不同派別的傳媒人會聚首一堂,「當年《新晚報》羅孚,還有一個做統戰工作的人,左中右、國民黨、反對派、甚麼派,大家聊天、嘻嘻哈哈,一起飲酒食飯,經常發生。不會像今時今日這樣,大家都在扯火,那時很和諧。他們經常回大陸,香港的大學學生回大陸交流、辯論,不會覺得不同意見便要拉你、鎖你......我諗,當時如果講港獨都冇人理你。」

如今﹐政治漫畫的生存空間還有幾多?尊子記得:「以前每一間報紙都有政治漫畫。」他估計如今比回歸前少了七至八成,「一木沒畫了,馬龍還有但少了很多。《信報》還有,《明報》除了我之外還有黃照達,《星島》沒有看不知道,《文匯報》都有小小一格,鬧黃之鋒、民主派。」

尊子諷刺共產黨傷害自己人。尊子提供

除了政治打壓,還有一種消失叫「自然沒落」。尊子說,現代人的閱讀形態是「切片式」、「小眾式」,「這有利於政府操控」。他解釋,劉曉波被捕、林榮基被失蹤,大家都好像不再關心,繼續吃喝玩樂。「政治漫畫不只是畫,而是一種想法,一種態度。近這三、五年,也有些類似政治漫畫態度的事物存在,例如《100毛》、黃子華、改圖、網上的嘲弄、笑話等。」

他分析現時傳媒生態,「現在一些傳統報紙都已經『死死地』,銷量不行,他們不會花錢請個人回來畫,著重銷路之外,還著重廣告、與中方的關係,以及生存的空間。報紙老闆與以前的不同,不只是做新聞,而是做生意。」

藝術家巴丟草漫畫展被取消、異見作家馬建一度被大館拒借出場地演講,尊子又是否害怕成為下一個被打壓的對象?「今時今日還是沒事的,會不會突然間明天有事,唔知喎。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咪又開始畫漫畫講呢樣嘢囉。」

今次是尊子第二次舉行個人漫畫展,首次是在九七回歸前。尊子表示,若然他的作品有天不能展出,嚴重性就不是在作品那裡,而是整個香港的問題。

尊子繪畫黃浩銘畫像。黃浩銘Facebook

尊子在兩周前向「佔中九子」每人贈送一張畫像,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及社民連黃浩銘均有在其Facebook專頁上向尊子致謝,尊子說他是畫畫來送別他們。他在11月20日於《蘋果日報》刊出一張「老前輩」的漫畫,批判「佔中九子」被檢控的罪名荒謬。尊子說:「大家公認了,毛澤東發動文革,是導致中國那麼多人受苦的根源,若九子入罪,毛澤東亦應入罪。毛澤東的書是煽惑,江澤民、習近平講的都是煽惑叫你做甚麼,現在他用法律上的語言去壓制你,很多『捐窿捐罅』的東西。」

尊子筆鋒詞鋒尖銳,毫無畏懼,「想宣傳、想講自己理念,可能是。我覺得這件事對的,就講出來,有沒有人聽,聽完之後同不同意,沒辦法控制,我只是講我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

「我們做的,是正正式式的歷史回顧,拆解真正的現象。」

尊子漫畫展昨天開幕。

「唔准亂笑!『改革開放四十載 小平栽花近平裁』— 這時代+尊子漫畫小展

日期:即日起至12月4日
時間:10am - 9pm 
地點:顧明均展覽廳(九龍塘禧福道 5 號香港浸會大學傳理視藝大樓)
主辦:獨立評論人協會、浸大新聞與社會研究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