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鍾士元的三個擔心


三位現任和前任特首及多位政界人士為鍾士元扶靈。照片由治喪處提供

大Sir鍾士元周五出殯,扶靈的包括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兩位前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自由黨前主席李鵬飛形容這位「香港政壇教父」是「香港之子」,一生為香港利益而努力不懈。大Sir是父也好是子也好,他對香港的承擔可以說是有始有終,從不離棄,香港人應該向他致敬。

回顧他從政生涯,當年接受英國人委任,當上立法局及行政局議員,在香港問題出現的時候,從簡悅強爵士手上接過「燙手山芋」,出任行局首席議員,為香港人的前途和利益奔走於倫敦和北京之間,指斥他是「走狗」、是「孤臣孽子」,或者是「漢奸」,都太過份了。歷史選中了鍾士元、鄧蓮如和利國偉,在沒有其他選擇之下,他們只好支持中英聯合聲明。有協議總比沒有協議好——這是英國人最後的解說。

鄧蓮如退休後隨夫去了英國,臨走前見記者,忍不住眼泛淚光,而鍾士元和和利國偉都留在香港,直到他們人生的最後一分一秒,和香港人一起過渡九七,回歸祖國。

鍾士元在回歸後接受李鵬飛訪問,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重返聯合國,把香港和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剔除後,香港已經失去像新加坡那樣獨立的機會,而鄧小平也擺明姿態,不容許英國人97之後繼續管治這塊土地。香港人恐共,因為很多人都受過共產黨之苦,知道共產黨不可信,但還有去路嗎?英國人第一時間修訂了國籍法,關上大門;若不是發生89天安門事件,連五萬個居英權也未必會放行。

劉慧卿批評鍾士元沒有為港人爭取居英權和民主,或許是爭取不成功,或不足夠,但面對中英兩個政權,要成功爭取真是談何容易?

鍾士元等當年到北京見鄧小平,鄧小平只接納他們以個人身分到北京,不能代表香港人。港台影片截圖

鍾士元總是懂得審時度世,知道共產黨不好搞,但也「膽粗粗」去見鄧小平,當面反映香港人對九七回歸有三個主要擔心;看看今天香港面對的問題,就知道他當年看得多通透:

第一,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變得有名無實。
香港人第二個擔心是,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港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
第三,雖然港人絕對信任鄧主任及現在的國家領導人, 但擔心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線,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見《 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

鍾士元以101歲高齡,在子女和家人的陪伴下離去,是「走狗」、 是「漢奸」抑或是「香港之子」,歷史自有評斷; 而香港回歸的見證,也隨之成為歷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