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即使輸,起碼我也盡了力——為李卓人助選後記


投票結束,李卓人和助選團隊合照。照片來源:李卓人Facebook

 【撰文:郭倫】
作者為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著有《圖解「今日香港」 》、《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等

星期日立法會補選,我去做了李卓人的選舉義工,獲安排到黃埔擺街站。與我拍檔的,是一位我不認識的阿姐。那位阿姐,與我之前遇過不少義工一樣對選舉十分有熱誠,滿街走不斷呼籲人投3號。接近中午時分,有一檔炒栗子的小販在我們和對家的直幡前面開檔。最令我出乎意料的,是與我拍檔的阿姐突然間「撻著」了,跟他們(兩位阿姐加一位阿伯)說不能在這裏開檔,因為會破壞我們的選舉工程。那檔小販說自己在該處擺了檔十多年,當然不肯退讓,堅持在該處擺檔。結果,這就讓成了罵戰,拍檔阿姐以一己之力力敵眾多街坊。

如果你問我,我覺得在那裏開檔沒所謂,只是稍微遮擋了部分直幡,但不只是遮了我們的直幡,還遮了對家的,十分公平,況且不會因為遮了一點直幡就會失去別人的支持。但現在被圍罵,結果是多了還是少了支持呢?這不言而喻。最後,小販也在該處開檔。

我經常問:為別人拉票助選,究竟自己的行為是增加了選票還是令選票流失。一廂情願以為自己所做的對事有幫助,是否就真的對事情有幫助?我認為不是。

我為李卓人拉票的方法很簡單,舉個例:我是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一間米線店的熟客,於是星期三我買米線時就向他們拉票。閒聊時,我得知他們很久沒有投票,連去哪裏投票也不知道(投慣票,你會知道每屆也是在同一地方投)。星期六我再去吃米線,本來已經忘記了拉票的事,老闆娘竟然見面第一句就問我:明天是否要去投李卓人?我很吃驚,老闆娘竟然還記得。

說回那栗子檔的事。因為要避雨,我站在一旁與栗子檔的阿伯閒談。原來,阿伯已經八十多歲,當年是因為逃避共產黨來到香港。他十分厭惡共產黨,對中共的惡行瞭如指掌,在文革時更加被批鬥。他說「叻嘅人係唔會投俾建制派,窮嘅人攞建制派好處先投俾佢哋,有錢佬同大陸做生意,俾人鏈住要害迫住要投俾建制」, 他說的「叻」,我估計是指有思考、賺到一點錢的中產階級。他的看法很符合現實:中產階級傾向投給泛民。現在上了年紀的人,還有多少像他看得這樣通透?

他說自己一向是投民主派的,但現在不投了。 至於為什麼,我想不用說吧?

我所能夠做的,就是不斷勸他投給李卓人——阿伯是還有得救的人。有些人你勸也無謂。

泛民也好,本土派也好,究竟能否令他們重新出來投票,還是令他們越走越遠?滿腔熱誠,又會否壞了大事?

執筆之際,選舉還未有結果,但我肯定李卓人會輸。但即使輸,起碼我也盡了全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