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兩警區指揮官作供:9.28「睇新聞」知悉放催淚彈及封路


【審訊第五天:2018年11月26日(周一)】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控方今日開始傳召證人,兩名警方證人作供。黃基偉是時任中區分區助理指揮官,金鐘添美道屬其警區範圍,他亦有權檢視其警區軍火庫備存武器。黃基偉接受代表被告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盤問時,被問到是否同意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是使用過份武力、煽惑了群眾上街,黃基偉表示:「我相信任何一個警務人員,係別無其他選擇,需要施放催淚彈去阻止不和平、激烈、甚至使用不合理武力去衝擊我們的同事。」

黃基偉供稱,對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事前不知情,稱是從新聞知道。庭內公眾人士紛紛搖頭、有人輕聲表示:「有冇搞錯」,坐在被告欄內的黃浩銘聽罷搲頭。

2014年9.28時任中區分區助理指揮官黃基偉。蘋果日報照片

黃基偉現為退休前休假的九龍城副指揮官,今天作供內容主要圍繞2014年9月26日至28日在添美道的集會,添美道屬中區警署管轄範圍。資深大律師潘熙盤問黃基偉時,指黃於2014年9月28日下午正在當值,但不在夏愨道現場。潘熙說,黃基偉有權力透過電腦系統評估中區情況,黃同意。當潘熙指出,警方在當日施放了87枚催淚彈,黃表示:「我諗我知道警方放催淚彈,係從新聞知道。」至於如何得悉催淚彈施放總數,黃稱:「都係從新聞知道。」黃又供稱,並不知道中區警署管有886枚催淚彈。

潘熙向黃基偉提出:「2014年9月28日夜晚警方用過量的武力,煽惑人去中區的道路。」黃回答:「我諗作為有30年經驗的警務官,尤其是過往2013至2016年期間,我參與、處理過公眾集會。我們警方所施用的武力等級,係因應當時所需要的程度。警方使用一樣武力,係根據專業判斷。」

黃基偉續說:「當時在新聞片見到太多示威者想進入添美道。而警方當時的人手,照我在電視上面看到的,睇到示威者的激烈行動、推撞我們的防線。我相信任何一個警務人員,係別無其他選擇需要施放催淚彈,去阻止不和平、激烈、甚至使用不合理武力去衝擊我們的同事。所以我結論係,我們警方當時施放催淚煙,並不會煽動其他人佔領或者參與示威。」

當黃基偉作出上述供詞,公眾席一片嘩然並傳出笑聲,法官陳仲衡望向公眾席,但未有出言阻止。

代表被告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右)。何君健攝

潘熙質疑,如果黃基偉所說正確,為何HQCCC(警方總區指揮及控制中心) 在9月29日凌晨12時決定停止施放催淚彈。黃基偉供稱,他不在現場、這個亦非他的決定。黃被問是否不屬於決策組織,他稱自己不在HQCCC工作、自己沒有作出這個決定(於12時停止放催淚彈)、不知道警察總部作出這個決定。

代表被告李永達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接續盤問黃基偉。蔡:「你知唔知道放催淚彈係咪來自你的中區警署?」黃:「不知道。」蔡:「你意思係咪之後都唔知,87個係咪出自你裝軍火的地方?」黃:「我不知道。」蔡:「你同唔同意放催淚彈的地方在你中區警署的管轄範圍?」黃:「係。」蔡:「你意思係放催淚彈時,你沒有被徵詢?」黃:「因為我當時不在現場,亦不在工作,所以不用被徵詢。」蔡:「你當時係咪當值緊?」黃:「係。」公眾席再次傳出笑聲。

代表被告李永達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何君健攝

另一名出庭作供的證人、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謝名揚,於2014年間出任灣仔分區指揮官,公眾如在區內舉辦公眾集會,法例下均應以書面形式向他提交意向通知書。謝名揚接受代表「佔中三子」的辯方大律師關文渭盤問時表示,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1日期間,共收到15份關於夏愨道灣仔警區段及分域碼頭街的意向通知書。 他指出,如警方收到意向通知書後決定不批准集會,法律上應發出書面通知(反對書),並道出警方意見及原因。

謝名揚接受蔡維邦資深大律師盤問期間,表示2014年9月28日在灣仔港灣道值班,負責金紫荊廣場的指揮,沒有人諮詢過他關於灣仔區封路的實施。被問到是否知悉夏愨道往紅十字會總部的一段路被封,他稱:「我睇即時新聞知道。」謝其後表示,因為那是警察總部的決定。蔡維邦再詢問,是否知悉當天中信大廈外分域碼頭街被封鎖,謝同樣答:「睇即時新聞知道。」庭上出現一陣笑聲。

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謝名揚,今年七一遊行前曾主持記者會。資料圖片

之後時任中區助理指揮官黃基偉作供,添美道屬中區警署管轄範圍,黃的其中一個職責是處理在中區舉行公眾集會的意向通知書。代表被告陳淑莊的資深大律師王正宇盤問時指出,在現行法例下,舉辦公眾集會是向警方提交意向通知書、不用向警方「申請」,所以不需要警方同意;黃表示認同。王正宇又引用黃基偉所簽發的一封反對集會通知書,質疑「法例邊到畀你權力,禁止不適合的公眾集會?」黃則回答指,《公安條例》賦予警務處處長該權力,而他簽發時是代表處長。

黃基偉接受蔡維邦盤問時指,2014年9月28日就一宗添美道集會發出反對書,他當日上午在中區警署,但「無為意」當日下午1點左右,警方決定封鎖政府總部附近範圍。蔡問:「即使你係中區助理指揮官,當時亦都當值,就住封路,無人諮詢過你?」黃:「無。」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 480/17】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