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夏正民批禮頓數份文件日期為「事後追溯」、更改事實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聆訊進入第22天,由禮頓助理工程師文詩灝作供。庭上展示一份由文詩灝簽署、與泛迅工人進行簡報會的紀錄,寫有2015年12月15日下午3時,有關日期被質疑,文詩灝承認簡報會舉行時間不是文件所列的。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批評,禮頓有數份文件的日期都是事後追溯,有關做法是更改事實,批評文詩灝作為一名工程師,處事不嚴謹、不正確。

禮頓助理工程師文詩灝。周滿鏗攝

文詩灝由2013年6月至2015年5月負責紅磡站打樁工程,之後2015年6月至2016年5月負責南北走廊的B、C區月台層板以及東西走廊的C區月台層板。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在庭上展示一份由文詩灝簽署,與泛迅工人進行簡報會的紀錄,內容為提醒工人如何正確使用及安裝螺絲帽,日期一欄寫上2015年12月15日下午3時。文詩灝承認忘記簡報會的確實舉行日期,承認並不是12月15日,而是之後數天,因為文詩灝12月15日當天放假。

2015年12月15日是禮頓工程師莫嘉晉發現有5枝鋼筋被剪之日,文詩灝回到公司後,被指示要與泛迅管工張釗峰及泛迅工人進行簡報,「件事發生在15號,我哋就寫番15號,差幾日架咋。」夏正民隨即質疑,追溯日期的做法是更改事實,文詩灝說:「嗰陣我可能無諗到咁多嘢,我想related番件事,就無諗到寫正確日子。」

夏正民隨即批評,禮頓有數次被發現文件的日期是事後追溯,表示不理解為何可以寫上一個假的日期,又指如果有人之後再看有關紀錄,便不能依靠文件得知事情如何發生,夏正民說:「我不是一個工程師,但令我感覺到這並不是一個嚴謹和正確的做法。」

聆訊早前披露,禮頓在今年年中、即剪鋼筋事件曝光後,才後補螺絲帽檢查紀錄,有關紀錄顯示全部「滿意」;2015年12月禮頓發出的剪鋼筋不合格報告,在2017年1月才獲簽署「結檔」。

文詩灝又作供稱,他的職責主要跟進中科的工作,有七成時間負責監督釘板,另外三成則負責監督紮鐵工序。Pennicott詢問他如何驗收螺絲帽接駁,他稱:「絞牙入咗去螺絲帽,睇下剩番幾多。」惟他之後表示,沒有上過螺絲帽供應商「人和科技」的訓練課程,只是從莫嘉晉的口中,得知驗收螺絲帽的標準,「因為莫嘉晉喺coupler(螺絲帽)方面好熟習,我同莫生探討過,1至2度絞牙(外露)係我哋收貨標準,so far來講無咩大問題,我自己本人無考究出處喺邊到。」

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許偉強,之後展示一份今年9月27日由港鐵向禮頓發出的不合格報告,許偉強詢問文詩灝是否得知報告的內容,文回答:「最主要發現有啲峰巢狀石屎,有啲鋼筋露咗出來,發現shear link(剪力桿)當時未跟足MTR圖則,應該向上勾 ,但無做到,港鐵就發NCR(不合格報告)。」許偉強指,剪力桿應該有跟從港鐵圖則,否則不能通過落石屎前的關鍵檢查點,文稱:「呢個shear links係成個紮鐵過程最後先做,spacing(間距)當時係夠,但底層同頂層有3米高,要上面安裝,再扣起下面條鐵,可能歪咗少少,so far喺上面望落去係無問題,MTR先會驗收。」文詩灝說,驗收時只由頂層向下觀察底層鐵,沒有安排港鐵人員進入鐵籠內檢查。委員會教授Peter Hansford詢問,剪力桿會否在落石屎時鬆脫,文詩灝回答:「有咁嘅可能性。」文指,頂層的鋼筋有用上鐵線紮穩剪力桿,但不肯定底層鋼筋有否紮得穩妥。

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中)批評,禮頓有數次被發現文件日期是事後追溯。資料圖片

禮頓紅磡站地盤「獲授權簽署人」Raymond Brewster之後作供,接受代表委員會的另一名大律師卓元暢盤問。卓元暢表示,「獲授權簽署人」的職責是確保工程根據法定要求建造,卓元暢展示一份由禮頓向屋宇署發出的信件,當中指出禮頓以至總經理Karl Speed要求螺絲帽要做100%「全時間」監督。Brewster供稱,「全時間」是指工地上有檢查人員在場之時,並非做到時間上的100%( it doesn't mean people standing out there 100 per cent of their working day)。卓元暢引述早前作供的莫嘉晉稱,雖然他有進行例行檢查,但承認沒有監督每一個螺絲帽的接駁。Brewster回應:「我們已經做了被要求做的(we've achieved what we've been asked to achieve.)」

卓元暢之後提及有關螺絲帽的「品質監控計劃」(Quality Supervision Plan),當中有一份日誌形式的紀錄,顯示每一個螺絲帽是否接駁妥當,並交予屋宇署檢查。Brewster稱,有關紀錄只適用在「盈發地基」興建鐵籠,而禮頓負責螺絲帽的紀錄已包括在檢查及測量表格(RISC Form),以及落石屎前檢查(Pre-pour checks)兩份表格之中。

卓元暢在庭上展示多份文件,包括2013年由屋宇署向禮頓發出有關螺絲帽監督工作的信件、2012年港鐵發出的《豁免文書》、2012年的「項目管理計劃」,Brewster一律稱:「我忘記(施工期間)有否看過,但最近有看過。」他表示,以往不知盈發有改動連續牆頂部細節,是最近才得知。卓元暢質疑,Brewster作為「地盤監督計劃」的領導人員,但對於很多地盤發生的事卻不知情,Brewster反駁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如果情況需要我參與,會有人問我,我是負責地盤管理,有需要讓我知道的事,他們便會告知我。(if anything required my attention they would let me know)」

卓元暢在庭上披露,禮頓和港鐵上周草擬有關連續牆「中期已建造紀錄」,向委員會提交聯合供詞時,僅靠地盤相片,以及向地盤人員展示相片,盡力回想連續牆的建造細節。Brewster稱:「相片是一個好的紀錄方式。」夏正民隨即質疑,應該有更好的方法,例如即場在紙上或平板電腦紀錄細節,而非事後靠相片回想。Brewster稱:「在理想的世界,這的確是正確的做法,但這個情況下,他們並不需要很確實知道有什麼已興建。」

Brewster的書面供詞提到,他在施工期間並不知道有關剪鋼筋的不合格報告。卓元暢指出,根據地盤監督計劃的作業備守,前線人員應該把不合格事宜通知予「獲授權簽署人」,即Brewster。Brewster回答,只有當不合格事情影響重大安全程度,他才預期會收到報告,否則不會,而他在任期間,僅收過另外一份不合格報告通知。Brewster明天繼續作供。

禮頓紅磡站地盤「獲授權簽署人」Raymond Brewster。周滿鏗攝

聆訊期間發生一段插曲,屋宇署助理署長何漢傑,今早呈交一份長達十數頁的書面供詞,回應幾個禮頓證人的供詞。代表禮頓的英國御用大律師Sean Wilken對此表示驚訝,質疑有關供詞將意見、印象和事實混淆,會令聆訊偏離,提出不接納有關證供,或押後聆訊等方案。休庭大約20分鐘後,許偉強重申政府的立場是禮頓未能提交所有申請改變圖則設計的文件,現時需依賴何漢傑新呈交的第三份證供中九段供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