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被抑壓了的記憶:阿康的故事(一)


電影《暗色天堂》劇照。

電影《暗色天堂》中,張學友飾演的牧師,忘記了自己對女教友曾經說過的傷害說話,到記憶被喚醒時,那份震撼與打擊令他難以承受,無法接受自己會這樣傷害一個女孩子。
 
不知這是否屬人類的自我保護機制,我們有時候會抑壓那些「極度傷痛或黑暗」經歷:那段歷史可能完全空白;又或者只剩下一些零碎的片段與模糊的記憶。
 
筆者也曾有類似經驗,腦海中只記得一段沉痛經歷中的個別片段,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將之重組成一個完整畫面。

工作中遇到一位中年男士阿康。他有一天在街上昏倒,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醫院病房,除了記得自己的名字,對於個人家庭背景、經歷、以至昏迷之前發生甚麼事情,他統統無法記起來。

阿康被送到醫院後,醫生發現他腦部中間有個腫瘤,可能危及性命,當機立斷為他進行切除手術,經化驗後,慶幸腫瘤是良性的。
 
一般而言,開腦始終是大手術,需要一段較長時間復元,然而阿康的意志力卻教一眾醫護人員驚訝,他在短短兩、三個月間,已遂步重拾活動、思維及語言能力,亦恢復個別記憶:記起自己曾在外國留學,並曾從事那類工作等。
 
不過,有關其至親家人那部分,他卻沒有任何頭緒,奇就奇在阿康在醫院幾個月,一直沒有家人來探他,他向醫護及負責其案件的執法人員詢問,對方也只是著他專心休養,不要想太多。
 
五十幾歲人,一瞬間竟然成為被家人遺棄的孤兒。
 
阿康在留院期間認識了一些教會朋友,而他們亦在他出院後提供重要的支援。在教會及社工協助下,他由當初暫住老人院,到後來找到合適院舍,並同時獲聘在店鋪做銷售員,由於他說得一囗流利英文,老闆自然也倚重他。
 
出院數月,憑藉自身努力,阿康的生活終重上軌道。只是人非草木,這段時間他亦常「惦念」家庭,也遂步恢復部分記憶,依稀記得自己有太太,女兒已上大學,母親與兄弟姊妹們移民外地等。

阿康無法記起之前的住址,以及妻女的正確名字,但心裡面總有種感應,自己是位不負責任的丈夫,曾傷害過妻子及家人,只是每次當他再努力回想當中的細節,便會感到頭痛欲裂,内心浮現莫名的恐懼,無法再想下去。

早前在街上,阿康遇到一位女士外貌與外母非常相似,一時間心神激盪,想立即上前相認,但又害怕對方的反應。他先後打電話紿筆者與一位教友,經安撫後平靜下來。冷靜過後,他明白到自己未準備好與家人接觸,無法肯定當知道事情真相後,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住。
 
筆者無從得悉阿康在昏迷前與家人的關係,他曾經有甚麼所為。不過,今日的他卻稱得上鉛華盡洗:勤懇工作,並積極投入教會生活,假期時他更會做義工。
 
衷心期望,他有一天能重享家庭生活。

註:為保障案主身分,阿康是假名。另:阿康的故事近日取得了新的進展,欲知後如如何,請留意下星期本專欄。

#本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