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問考評局中文組──「陟、罰、臧、否」全都是動詞嗎?


【撰文:素心】

自從文憑試面世,考評局的閱卷報告一發表就觸動傳媒的神經,其中又以中文科考生的表現為焦點。負面的訊息最矚目,社會人士往往就以此作為中文科教學成效的判斷──表現欠佳是弟子學藝不精,追究下去,「教不嚴」當然是「師之惰」!對本科教師來說,報告裡面「一字之褒,榮於華袞;一字之貶,嚴於斧鉞」。然而,考評局中文組諸君所執者,果真的是春秋之筆嗎?

本文僅就2018年中文科閱讀卷其中一項「評卷參考」提出商榷,或可見微知著。

該卷甲部就「範文」〈出師表〉設問,要考生解釋「陟罰臧否,不宜異同」的「否」字。評卷報告的總結是:「表現欠佳。只有少數考生明白此為動詞,與『臧』字對舉;也可能因為『陟罰』、『臧』字較深,考生較難藉此推敲,也反映考生對文本的理解不足。至於錯誤的答案五花八門,難以歸類。」(註1)

先不論節錄中「推敲」一詞是否恰當,那個「否」字真的只能作動詞理解嗎?如果我們不靠個別熱門的網站來備課,對「陟罰臧否」的理解一定與考評局的有所不同。

按《辭海》「臧否」一詞的解釋,先引《詩經》及《左傳》指出本義是「善惡、得失」;再引《晉書・阮籍傳》「(籍)口不臧否人物」一句,指出引申義為「褒貶」。「善惡、得失」是形容詞或名詞,「褒貶」當然是動詞。(註2)

回到文本,〈出師表〉那句「陟罰臧否」,按四字的本義理解為「動賓結構」的「賞罰善惡」(即賞善罰惡),「臧」、「否」二字均為名詞,簡捷了當,順理成章。至於「臧否人物」中的「臧否」,是動賓結構的前項,與「陟罰臧否」中的後項絕不能混淆。

當然,「陟罰臧否」可理解為兩組動詞的重疊,意思就是「賞罰褒貶」。這是個捨近圖遠的說法,可接受,但絕不是理想的解釋。

首先,一句之內兩組詞語意思重複,必定是作者要突出的重點,但「陟罰臧否,不宜異同」的重點在後句,諸葛亮「臨表涕零」之際,哪有有心情玩這種制藝八股敷衍字數的把戲?相反,若解作「賞善罰惡」,內容充實,對應周全,應較優勝。

其次,從語意上說,「賞罰褒貶」只突顯獎懲機制的存在,沒有交代在哪方面「不宜異同」。至於「賞善罰惡」則突顯了獎懲機制的運作原則,令下句「不宜異同」有具體的著落,前後承接,精準有力。

再者,「賞善罰惡」確立了獎懲的原則,拓展成下文「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指出善惡的具體表現,繼之以刑賞輕重的考量──整個句群由先而後、由主而次、由虛而實、由質而量,所謂「叮嚀周至」,可謂當之無愧。

此外,一些網上比較嚴謹的「工具書」亦可佐證。内地《漢典》網站「否」字有多項解釋,作動詞用,解作「貶斥」的例句是「臧否人物」;作形容詞用,解作「惡」的例句就是〈出師表〉的「陟罰臧否」。(註3)至於臺灣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站,「否」字用作動詞的例句亦是「臧否人物」,用作名詞的例句則是〈出師表〉的「陟罰臧否」。(註4)

換句話說,若以印刷本及網上嚴謹的工具書為依據,將「陟罰臧否」的「否」字理解為動詞雖可自圓其說,畢竟有張冠李戴之嫌。至於考評局中文組的專家們何以堅持這是唯一的正確答案,實在費解。若說他們像一般出版社那樣因一時方便,被「百度百科」網站的含混解說所誤,(註5)相信是社會人士不敢相信的。

更有甚者,2018年「一試定生死」的文憑試已經米已成炊,請問考評局中文組,這番失誤該如何向公眾交代,又如何為因此而失分的考生討回公道?

註釋:

1. 香港考評局:2018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試題專輯,頁100。

2. 《辭海》1947年合訂本,2011年中華書局再版本,未集,頁100。

3. 《漢典・否》 http://www.zdic.net/z/16/xs/5426.htm

4.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陟罰臧否》

5. 《百度百科》〈出師表〉詞語註釋(20):「臧否(pǐ):善惡,這裡用作動詞,意思是評論人物好壞。」(原文為簡化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