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曾獲禮頓通知修改圖則 港鐵設計經理沒交屋宇署稱因「三方誤解」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進入第25天聆訊,開始傳召來自港鐵的證人。港鐵設計經理梁福榮作供時,承認港鐵在2013年曾收過禮頓關於第一次修改連續牆圖則的電郵,但其團隊「無pick up到」該電郵、沒將圖則提交屋宇署,直至2015年竣工時才發現。梁福榮稱,是禮頓、港鐵工程管理團隊、港鐵設計管理團隊三方之間有誤解(miscommunication),又提及過程中,港鐵的工程管理團隊,沒有將文件交給港鐵的設計管理團隊。

梁福榮的上司、港鐵工程技術總管魏欽強作供時指,他在2017年1月收到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有關剪鋼筋指控的電郵,但他當時沒有跟進、也沒有調查事件。

港鐵設計經理梁福榮。周滿鏗攝

梁福榮由2012年起,擔任紅磡站工程設計經理,是港鐵設計團隊的主管,負責向屋宇署提交文件。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問到有關禮頓2013年第一次修改連續牆圖則,即移除頂部的U型鋼筋。梁福榮今日在庭上作供承認,屋宇署至2015年初才知有關修改。梁福榮的說法與禮頓證人不同,他認為,第一次修改應該先諮詢屋宇署後才動工,因涉及修改細節。但禮頓設計經理Brett Buckland早前供稱,無需在動工前取得屋宇署批准。

梁福榮進一步解釋為何港鐵遲遲未有提交修改申請,梁的書面供詞提到,認為禮頓沒有提交過修訂設計建議。Pennicott之後在庭上展示一份施工圖(Shop drawing),文件上寫有港鐵施工經理Partick Cheng的名字,日期為2013年8月23日,有關圖則顯示連續牆不再有U型鋼筋,Pennicott質疑港鐵在2013年開始建造連續牆的時候,應該已經得知第一次改動。梁福榮稱,施工圖是用於施工,而更改永久工程設計(Permanent Works Design)當時是未經過設計師檢視,「睇落去就好似改動可以接受,但如果俾一個較為全面啲嘅review,個design係有問題嘅。」、「我係唔同意用Shop drawing嘅表去改Permanent Works Design。」他又表示,港鐵的工程管理團隊,沒有將文件交給港鐵的設計管理團隊,否則的話在2013年8月時,便會將修訂建議諮詢屋宇署諮詢。

Pennicott隨即質疑,港鐵的工程管理團隊,應該一早得知第一次改動,梁福榮同意,「佢哋負責每日監督工程進行,係應該知。」Pennicott之後在庭上展示一份由禮頓聘請的設計顧問「阿特金斯」,在2013年7月2日向港鐵發出的電郵,副本抄送港鐵的設計管理團隊,提出希望港鐵就第一次改動給予意見,梁福榮同意曾收到該電郵,「佢哋其中一個修訂,當時俾咗我哋設計管理團隊,但就無pick up到。」他認為,是禮頓、港鐵的工程管理團隊、港鐵設計管理團隊三方之間有誤解(miscommunication)。

至於禮頓的第二次圖則改動,即削低連續牆頂部約450毫米的石屎,並以連續鋼筋一次過貫穿東西走廊月台層板、連續牆頂部以及架空軌道通風層,令螺絲帽數目減少2000個。梁福榮稱,他是直到今年7月才得知第二次改動。Pennicott詢問港鐵的工程管理團隊是否得知改動,梁回答:「一般常識佢哋係地盤監察施工,邏輯上應該知,但佢哋就無話俾我哋設計管理團隊聽。」

Pennicott隨即展示一份在2015年7月25日,由梁福榮向禮頓風險經理Justin Taylor發出的電郵,其中內容為「Portion of the wall should be cast together with the OTE slab as a good practice.」。梁福榮在庭上解釋,他在電郵的意思是架空軌道通風層板(OTE Slab)和通風牆(OTE Wall)一併以石屎連接,惟Pennicott指出,港鐵沙中綫建造經理陳傑霖的供詞中,認為該電郵的意思顯示,設計管理團隊當時應該同樣知道第二次改動,並送交屋宇署。

港鐵工程技術總管魏欽強。周滿鏗攝

港鐵工程技術總管魏欽強也有作供,他在2013至2016年6月期間擔任沙中線總設計經理,負責監督整個設計管理,梁福榮是他的下屬。魏欽強指,他曾在2017年1月收到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有關剪鋼筋指控的電郵,但當時沒有跟進、也沒有調查事件。

魏欽強表示,他在今年6月收到港鐵前工程總監黃唯銘的電話,要求設計管理團隊估算螺絲帽的數目,他之後派梁福榮進行相關工作,最後根據屋宇署所接納的設計圖則,計算出東西走廊月台層板以及月台層板拚接連續牆的螺絲帽數目,約為23,500個。梁福榮以該數目提交報告,魏欽強在庭上承認當時沒有進一步確認資料是否正確,「係靠佢哋嘅結果」。Pennicott隨即指出,該報告向公眾發放後,港鐵遺憾地發現錯誤;魏欽強回答:「是」。

代表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左)。資料圖片

另外,禮頓工程部總監Stephen Lumb早上作供時稱,他在2017年1月,進行有關剪鋼筋的內部調查報告時,沒有檢查潘焯鴻拍攝的相片中,剪鋼筋的工人屬於哪間公司,亦不知事發地區的位置。Lumb說,他當時只有兩天半時間擬備報告,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質疑,為何要如此趕急完成,Lumb解釋,他當時被指示要在一星期內匯報。夏正民指,報告不需要即時制止某些事情,未至於要緊急完成;Lumb對此不予置評,指他是收到指示去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