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如今是「中國通 」怕特朗普放生北京


特朗普在出發參加G20峰會前,在白宮回答記者的提問。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摩擦」、「中美互加關稅」,叫法如何沒有關係,說到底,兩國火拼,就算是毫厘之差仍有高低之分,一個是贏家另一個便是輸家。阿根廷的中美元首峰會能開出什麼成果,下筆之時仍是各說各話。這場今年3月開火至今的貿易戰,從開始時的唇槍舌劍到如今「誠意」一詞掛嘴邊,言語上少了當初的狠話連連,善頌善禱者則稱這是「為峰會創造條件」云云。

元首峰會,若是之前沒有談出頭緒或結果,很難安排碰面。就算美蘇裁軍協議,也是之前窮兩國幕僚之力的談判所得; 到了正日,兩個元首出來,長桌各據一邊大筆一揮,合上本子握手完事。然而國際舞台的明談暗會爾虞我詐,上牆拆梯過橋抽板閒過立秋,擋架不住不只面上難看,回國之後怎樣交代更是頭痛,小則政敵挑機,大則政權倒台,民主國家和極權政權沒有分別。歷史上,蘇共赫魯曉夫在古巴危機失利後被黜下台,人們記憶猶新;民主國家領袖交不出談判成果,內閣總辭提前大選多不勝數。特朗普和習近平既然安排峰會,按道理不可能沒有底,這就是近期有的人樂觀的原因。

不過,特朗普在出發到阿根廷前,在白宮大門前說了一番話,原文是:I think we're very close to doing something with China but I don't know that I want to do it。這段話前半段很清楚,是美中可能有某種談判成果;後半句留下一個問號:特朗普到底要不要這個成果?

這段話可圈可點。貿易戰向中國叫陣,是特朗普履行競選承諾,要為美國追回失去的工作職位。特朗普上台,主力支持者就是失業或瀕臨失業邊緣的工薪白人。這些遍布各地的選民,一手把特朗普從商人變成總統,特朗普在今年中期選舉拉票和後年總統大選連任,這批選民不能放下。這就是特朗普三月一出手就不回頭,關稅加了又加的原因之一。對特朗普來說,能夠壓迫北京談出一個美國想要的協議當是美事,這是他前半句話;至於後半句,若然這個deal不合美國工薪族粉絲心意,那就不要也罷。特朗普不但向工薪族表明心迹,更埋下就算到了阿根廷也可推翻談判結果的地雷。說變就變是特朗普施政特色,尤其是twitter忽然來一句,幕僚阻無可阻。就像本來說好了的阿根廷G20峰會與普京會晤,就是這樣一句話就不幹了,所以北京此刻肯定為特朗普的but I don't know that I want to do it這話頭大如斗。

說變就變是特朗普的施政本色,像與普京原定在峰會的會晤告吹。圖為各國領䄂拍攝峰會大合照時,特朗普經過普京身邊。美聯社

特朗普的這後半句,也是回應美國國內日益上升的美中爭霸氛圍。11月29日,《美國之音》刊登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中國通」謝淑麗教授(Susan Shirk)的訪問,當中的一段話同樣可圈可點。謝淑麗1971年在麻省理工學院仍是博士生時,已經隨美國學者代表團訪問北京見過周恩來,九十年代,她是克林頓政府的中國事務專家。《美國之音》的報道是這樣說的:

曾經在克林頓政府擔任過副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認為,鑑於特朗普總統喜歡讓人們覺得他是一個偉大的、取得了巨大成就的領導人,因此她覺得,特朗普會試圖在峰會上與中國達成某種協議。她說,就像在北韓問題上一樣,很多美國人擔心特朗普會對中國做出過多的讓步,只是為了看起來很好。如果中國只是提出購買更多美國的產品,使得美中貿易逆差有所減少,然後特朗普總統宣稱中國做出了讓步,他取得了很大的勝利,那麼我認為他會受到美國兩黨的批評,因為美中經濟關係中的確有很多不公平的東西需要得到解決。

《美國之音》的報道還說,謝淑麗認為,「如果是她設計美國與中國的談判策略的話,她會從市場准入問題入手。

我會把這個問題當做最優先的考慮。我的意思是,你甚至可以在美中談了多年的雙邊投資協定的基礎上向前推動。美國停止推動這個協定的談判是因為中國在拖後腿。我們可以把它弄回來,確保那些不對外國公司開放的行業的負面清單很小。我會設立一個限制,把它限制在15個有關國家安全的行業或是類似的東西。其他的行業都應當向外國公司開放。

特朗普上台之初,與政治上的民主黨和社會上的自由派格格不入。以對中國政策為例,當選後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民主黨責他不懂中美關係,學者喻他是蠻牛衝進瓷器店。可是,上任至今已快兩年,中美關係大氣候丕變,貿易戰已不僅是生意爭逐,而是中美爭霸的框架下的戰場。謝淑麗對《美國之音》的講話,可視為美國的「中國通」對特朗普態度的變化,貿易得失不是主要關切,重點是把中國從擂台上打下去。中美關係的處理,是特朗普少數獲得民主黨贊同的政策,今年初他對中國產品增加關稅,一向對特朗普沒有一句好說話的參議院少數派領袖、紐約州聯邦參議員舒默,即說覺得特朗普做得好。既然不愁民主黨拉後腿,特朗普一招之後又一招,便是此理。

美國「中國通」謝淑麗指出,很多美國人擔心特朗普對中國會像對北韓一樣,為了好看做出過多的讓步。圖為特朗普與北韓領䄂金正恩今年六月在新加坡會面。美聯社

但是更值得注意的是謝淑麗說,「有美國人擔心『特朗普會對中國做出過多的讓步,只是為了看起來很好』」。這話反映美國社會怕特朗普見好就收,拿了甜頭就鳴金收兵,沒有窮追猛打乘勝追擊到底。謝淑麗說,「就像在北韓問題上一樣,很多美國人擔心特朗普會對中國做出過多的讓步,只是為了看起來很好」,更是點出特朗普在外交上的欠持續性的死穴。今年中在新加坡與金正恩會面之前,特朗普一時同意開會,一時說不開也罷,金正恩就算打出「中國牌」,最後也得赴約。然而新加坡的歷史時刻照片拍攝之後,輪到特朗普被金正恩玩弄股掌之上,核設施導彈基地說是銷毀,前陣子衛星照片看到原來不是這回事,這就是謝淑麗的「只是為了看來很好」的前因。可是中國不同北韓,是兩個級別的差異,兩國爭天下底牌既已翻開,從美國學者的角度看,特朗普今次若放中國一馬,沒有至少根治兩國之間的「不公平」問題,後患無窮。

美國學者擔心特朗普最後一刻對中國放水,以北韓問題的失着提醒他。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美國國內對特朗普的美中政策,至少有兩個層面的期許。於貿易政策,工薪白人不會接受蜻蜓點水式的美中貿易協議,他們要立即看到實惠,生活不會等人。這是特朗普要清繳的政治債務,否則工薪階級不收貨,兩年後大選有得他受。另一是宏觀的美中爭霸大格局,一向對中國溫和的「中國通」都出來鞭策特朗普向華施壓,擔憂他放水收貨。特朗普在白宮大門那一番話,前半句是照顧憂心中美貿易戰難以埋尾的商界,後半句是向工薪族和戰略專家的交代。在這當中,隱然看到他的策略雛形,就是讓中美貿易議題分階段燃燒,今次峰會可能就某一階段達成協議,例如外界盛傳的關稅徵收,但就留下「公平貿易」、「巿場准入」、「匯率操控」這些子彈在未來使用,成為持續向北京施壓的槓桿。

二十國領導人在峰會召開前拍大合照。前排右一是習近平,左三是特朗普。美聯社

職是之故,若期待今次峰會達成某些協議,中美關係從此萬事大吉,那是極其不切實際的天真。今時今日的中美關係遠非貿易戰足以盛載,美國「中國通」過去兩年從沉默到敦促白宮追擊,才是兩國關係正在發生中的深邃變化指標。四十年代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謝偉思(John Service),乃至五十年代的包大可(Doak Barnett)這些擁抱北京或對華溫和的「中國通」,在戰後美國開山立派,主導美中關係研究這一門大業,客觀推動七十年代美國的中國熱。六七十年代之交的華沙談判,七十年代初的中美破冰,七十年代末的中美建交,溫和派「中國通」影響巨大。時移勢易,當今天「中國通」要求白宮更加強硬,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則走上截然不同的美中關係之路,官學合流,是對未來中美關係難以樂觀的原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