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左右大局嘅一個年青「左膠」


 

九西補選輸咗,民主派當然要策略大檢討、論述同組織要大更新,人才要大換血,仲要同選民交代。有評論話其中一個原因係李卓人太「膠」-「左膠」同「中華膠」,所以要諗下點樣除「膠」,搵啲冇咁「膠」嘅新鮮人。「左膠」現象其實唔止香港有, 西方國家都有同樣嘅困局, 九西補選輸咗,不如我哋抽離一陣,睇下歐洲左翼嘅處境,抖抖氣沉澱吓再上路。

左右都唔係人——歐洲左翼

歐洲左翼政黨,如堅持繼續行左,就俾啲選民話太過離地,俾啲右傾民粹政黨標籤為「左膠」;如果修正吓啲路線,轉中間啲轉右啲,啲選民又話左翼政黨轉呔,仲話「如果咁樣,不如投中間/中間偏右啦」,歐洲左翼兩面都唔係人。
 
隨住歐洲人口老化,其實所有政黨都進退兩難,要cut社福開支,選民會鬧爆,唔cut財政又爆煲,不過,歐洲左翼政黨仲大鑊,如面對大批難民湧入歐洲呢個嘅前所未有問題,左翼以為可用道德高地感召,高估咗社會可承受嘅能力而堅持人道主義,超離地。喺公義同資源分配呢兩個目標嘅衝突下,歐洲左翼組織同政黨似乎搵唔到唔放棄原則但務實嘅論述,結果,近年歐洲左翼大崩盤,好多左翼思想色彩濃厚嘅執政黨,紛紛敗選,改由中間/中間偏右執政,甚至有右傾民粹政黨加入政府;左翼中堅嘅挪威工黨,已連續兩次大選失手,連旗艦瑞典嘅SAP(Social Democratic Party),9月大選失咗好多選票,到而家仲未埋到班成功組到政府。
 
不過,如果話歐洲左翼已過時吸引唔到年青人,咁又唔係全部嘅事實。

左右德國大局嘅年青「左膠」

當歐洲左翼節節敗退,輸咗大選嘅同時,喺左翼陣營裡面,竟然出咗啲更左更「膠」嘅人物,吸引到大批年青人,例如英國工黨69歲嘅Jeremy B. Corbyn。 其實佢哋嘅政見,唔係咩新思維, 只不過番番去原來起步點——即係由第三路線(Third Way,修正嘅中間路線),番番去原來左翼路線。當歐洲好多選民話左翼太「膠」,亦有大班後生仔女話左翼唔夠左唔夠「膠」,要求左翼回朝。 
 
唔止民間「左膠」聲音越來越大,喺左傾政黨裡面,亦出現一啲更左更「膠」嘅年青人,例如德國嘅Kevin Kühnert,佢係SPD(社民黨)嘅青年組織(Young Socialists in the SPD)嘅主席。

德國社民黨青年組織主席Kevin Kühnert。網絡照片

2017德國大選,默克爾唔夠票組政府,所以搵細黨籌組聯合政府,但唔成功,最後被逼向SPD求救。SPD中間偏左,立場同默克爾嘅CDU(基民)好唔同,而反對加入大聯合政府最大聲音,竟然嚟自呢位28歲仲讀緊大學嘅年青人Kevin Kühnert嘅青年組織,話寧願唔要執政權,都唔要失去左翼靈魂。

SPD黨員表決前,Kevin Kühnert四出演講游說,反對加入大聯合政府,成為當時左右德國大局嘅人物,因為如SPD唔加入,要重新大選。雖然,SPD黨員為咗執政機會,為咗減少極右派崛起對民主體制嘅威脅,為咗國家大局,最終表決同意加入大聯合政府。

點解Kevin Kühnert敢同大佬大姐SPD對著幹呢?

一個獨立於大佬大姐嘅年青人平台

其實唔止德國嘅Kevin Kühnert ,挪威嘅AUF(青年工黨)都一樣,AUF 雖然係工黨支部,但政見獨立於大佬大姐,AUF嘅輿論影響力亦舉足輕重,點解呢?
 
一個主要嘅結構性因素,係運作上AUF獨立於挪威工黨——AUF自行招募會員,唔係由工黨過檔,AUF仲有自己嘅黨章、宣言同埋決議,更重要係財政獨立,加上會員眾多有14,000人,所以敢於表達唔同立場,例如環保、社福同移民政策,AUF比大佬大姐嘅工黨左。呢樣獨立運作嘅制度,可確保自主空間,令有心從政嘅年青人有獨立嘅平台一展抱負。
 
德國Young Socialists in the SPD嘅結構係咪咁,唔敢講, 但睇佢地個網頁,關注議題好多,估計獨立性自主性好強,所以敢同大佬大姐對著幹。

Young Socialists in the SPD網頁截圖。作者製圖

香港民主派固然要盡快交棒,俾更多年青人參選,但黨國機器越嚟越先進,年青人進入議會機會減少,民主派係咪可以考慮另搭建平台,咁年青人有更大獨立自主空間,唔使下下跟住大佬大姐嘅指揮棒?兩條腿走路。
 
2003年,挪威AUF成立100周年,佢哋出咗本書"Party's salt",話AUF嘅角色功能,係調較糾正大佬大姐工黨嘅路線,期望香港民主派有呢份雅量同視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