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選舉主任:隱晦認支持獨立是選項 朱凱廸:既說我立場沒變,今次DQ「搬龍門」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元朗八鄉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他周日(2日)黃昏近6時,收到鄉郊代表選舉主任袁嘉諾通知,裁定其參選提名無效。

袁嘉諾列舉朱凱廸由2016年7月起(當時他仍未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公開言論,以至最近朱凱廸回覆他的信件內容,認為朱凱廸是「透過行使所謂和平主張港獨的權利為名,從而隱晦地確認了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認為朱凱廸一直抱持相同的政治立場。」

朱凱廸反駁,既然他一直以來立場不變,2016年得到立法會選舉主任的確認、就任宣誓得到立法會秘書確認、在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104條後也沒有受到政府的司法挑戰,「為何同樣的立場,今天卻成了不能參選村代表的理據?」他批評是特區政府、中聯辦、北京不斷搬龍門進行政治審查,將考慮循司法渠道據理力爭。

袁嘉諾在信中提及,由於每個個案均需要在提名期時去考慮及評估,所以朱凱廸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有效,或他在立法會的宣誓本身並不足以決定他日後任何提名的有效性。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後的發展,亦是決定朱凱廸提名是否有效的考慮因素。

今次DQ令人關注朱凱廸的從政生涯,他表示:「從來,進入議會是民主發展的重要一環,但不是唯一,我在未來會尋求不同地方,首先是在立法會繼續打拼,繼續為香港未來出力,不要放棄這個地方,不要放棄進入體制的可能性,要把握機會與政府角力,加埋才有希望。」至於會否再參與立法會選舉,朱凱廸指會待明年區議會選舉過後,與民主派成員商討。

朱凱廸周日晚上在立會外回應參加元崗新村代表選舉被DQ。蘋果日報圖片

選舉主任袁嘉諾給予朱凱迪的信件中,提及以下事件作為DQ朱凱廸的理據:

朱凱廸昔日言論:

第一,今年10月12日,參選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劉小麗被裁定提及無效,當時選舉主任郭偉勳提及香港眾志、朱凱迪及劉小麗於2016年7月30日作出的共同聲明,有關聲明今次再被袁嘉諾 (袁稱是留意到朱凱迪的 Facebook)引用。袁嘉諾和郭偉勳同樣提及聲明以下內容:

「我們的共同政治綱領是『民主自決』。 民主自決的政治意義本就是要超越所有對人民的限制,包括是《基本法》的限制,以民主的方式讓人民決定自身的命運和香港前途......若香港人要決定未來,自主命運和前途選項,我們不得不從『《基本法》是唯一基礎』的思想框架中掙脫,香港的命運應由香港人決定,而非《基本法》,更非北京或香港政府。 」;

「我們定必捍衛『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選項」。

第二,袁嘉諾列出朱凱迪2016年10月31日於《立場新聞》刊出的文章,提出「『民主自決』,正是要敢於突破《基本法》的框架,無論是修改《基本法》,還是進一步討論香港的主權問題,主導權應於香港人,而非北京或任何代理人,如中聯辦,特首參選人的手中。」

第三,袁嘉諾指,在朱凱廸的Facebook,留意到他在2016年11月7日與羅冠聰及劉小麗共同作出另一份《聯合陳述》,與上文所述朱凱廸對《基本法》立場一致。該聯合陳述指出:「民主自決作為香港民主運動新綱領的理由,在五次釋法後已經清楚不過。《基本法》從沒有得到港人授權,而且解釋權和修改權均被北京壟斷,不單止不再能保證香港市民的民主權利,更淪為北京侵犯港人的依據。沒有由市民以民主程序重建的《基本法》,香港不會有真正的法治;爭取真正的民主和法治,就是自決。我們呼籲民主派仝人勇敢地面對《基本法》的「基本缺陷」,把握這次危機,帶領香港市民突破《基本法》及人大僭建釋法的死胡同。」

袁嘉諾認為,朱凱廸在《立場新聞》文章的內容,清楚顯示他對「民主自決」的想法,是指香港人應該有足夠勇氣突破《基本法》的框架,以及擁有主導權,不論是修改《基本法》抑或進一步討論香港特區的主權事宜。他的文章以及他在2016年11月7日發表的聯合陳述,令人質疑朱凱廸是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特區的主權,以及他是否真誠地擁護《基本法》。

元崗新村選舉主任、元朗民政事務專員袁嘉諾。政府新聞網圖片

朱凱廸參加今次選舉:

袁嘉諾指,在提名期不久之前,朱凱廸在2018年10月12日的Facebook上又指:「我自己當時至今的立場都是,我並不支持港獨,但我認為,香港人應該決定自己的命運。」袁稱,如客觀地一併閱讀上述所有言論,會令人質疑朱凱廸是否 a. 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特區的主權;b. 認為獨立是香港的一個選項。

朱凱廸早前回答選舉主任有關效忠《基本法》的問題時,曾指他是現任立法會議員,宣誓獲立法會秘書確認。袁嘉諾稱,由於每個個案均需要在提名期時去考慮及評估,所以朱凱廸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提名獲得有效或他在立法會的宣誓本身並不足以決定他日後任何提名的有效性。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後的發展和其他相關資料 (無論當時的選舉主任是否有對此作出考慮),亦是決定朱凱廸提名是否有效的考慮因素。

袁嘉諾在信中指,先後兩次向朱凱廸詢問他是否提倡或支持獨立是「自決」的一個選項,「雖然我已清楚說明我提問的目的是查問朱凱廸作為參選人的個人立場,但他在第二次回覆中再一次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跟進問題。事實上,朱凱廸在回覆中表示香港人和平主張港獨是受《基本法》保障的權利,這與我的提問並不相關,而他的回覆顯示他有意地迴避問題,並將焦點轉移至討論他對別人行為和立場的觀點。」

袁嘉諾表示:「朱凱廸的回覆,經客觀考慮後,可理解為他是透過行使所謂和平主張港獨的權利為名,從而隱晦地確認了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袁嘉諾指,朱凱廸2016年7月以來的政治立場公開言論,以及2018年11月27日及28日對其提問的回覆,「認為朱凱迪一直抱持相同的政治立場。」

朱凱迪反駁表示:「自2016年至今,本人立場一貫。同樣的立場,2016年得到立法會選舉主任的確認、就任宣誓得到立法會秘書確認,在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104條後也沒有受到政府的司法挑戰。同樣的立場,今天卻成了不能參選村代表的理據,顯而易見,當局是在沒有經過任何諮詢和立法程序之下,單方面改變了『政治審查』的內容。法律淪為打擊政敵服務的工具。」

朱凱廸指,在今次的DQ書信答問中,政府的立場是︰「不反對他人主張港獨」成為「不擁護《基本法》」的DQ理據。「換句話說,我們不但自己不能主張或支持港獨,更要反對其他人主張或支持港獨,才能免於被剝奪政治權利。香港人必須關注,北京是否會繼續侵犯我們『保持沉默的自由』——不檢舉他人將成為被追究的藉口。這不但違反憲法與法例,亦絕對是威權的恐嚇。」朱凱廸說,這是文革式、人人要做政治警察的荒謬邏輯。

朱凱廸再次重申,《鄉郊代表選舉條例》、其他法例及《基本法》(包括釋法文件)皆無賦權予選舉主任作任何形式的政治篩選,或以政治原因宣布任何參選人提名無效,他批評選舉主任完全迴避他的質詢,將考慮續循司法渠道據理力爭。

對於未能透過參選改善鄉村治理,朱凱廸對元崗新村村民深感抱歉,「我將繼續支援幾位綠色鄉村約章成員的村選選戰,並透過立法會推動鄉事體制改革,包括開放鄉事委員會的文件及會議,及將鄉委會主席改由村民一人一票選出。」

朱凱廸說:「參與選舉,是期望能在體制裏反映民意。體制內的爭取,當然不是全部,但仍然是民主運動的重要部分;就算我之後再不能進入體制推動香港民主,也希望香港人不要輕言放棄,繼續在不同崗位奮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