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代表鍾耀華大狀戴啟思:9.27晚學生曾指不想開始佔中 陳健民:完全唔係咁樣


【審訊第十天:2018年12月3日(周一)】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被告陳健民今日第三日自辯。陳健民接受辯方及控方律師盤問時,透露今日在庭上,首次得悉9.27「佔中三子」與學聯代表的溝通,有機會存在誤解,意味雙方對於當時啟動佔中這個決定,看法迥異。

代表被告鍾耀華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表示:「在那個會面(9月27晚「佔中三子」與學聯代表對話)之中,討論到佔中是否開始,學生表示不想現在開始佔中,只係要支援。」陳健民稱:「完全唔係咁樣。」

「佔中九子案」審訊每日報道結集

陳健民繼續作供。莊曉彤攝

陳健民供稱,2014年9月27日與被告戴耀廷前往公民廣場,二人到達金鐘後,沿途聽見集會的學生要求他們即刻佔中,形容「嗰條路係得一種聲音,叫我們馬上佔中。」他承認「佔中三子」當時受到好大壓力。當日接近傍晚時份,「佔中三子」與學聯代表開會,當時學聯的主要領袖周永康及岑敖暉已經被捕,參與會議的學聯代表包括梁麗幗及司徒子朗。陳健民同意,學生代表希望從「和平佔中」得到資源支援,並表示與其他學聯代表討論後再找「佔中三子」。

代表被告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其後指:「梁麗幗講到支持學生運動的時候,其實係指讓和平佔中提供物資,譬如音響系統、糾察、義工 。」陳健民回應:「我唔記得講到咁細緻,我只記得他們說,他們希望我們進場。」

潘熙向陳健民指出:「你們佔中三子同梁麗幗之間係有誤會,關於有無同意你們上大台宣布佔中。」陳表示不知道,要先聽潘熙的解釋。潘稱,梁麗幗及其他學生代表,「並不希望佔中進場是佔中運動的一部分」。陳回應:「我明唔到個問題。」潘繼而指,雖然學生立場如上所述,但戴耀廷仍於9月28日凌晨宣布佔中開始。

陳健民回應:「如果你睇番錄影帶,站在佔中三子身邊的就係司徒子朗同梁麗幗。我可以再解釋,你講得啱,宣布佔中係咩意思,係咪代表完全就係我哋個套,譬如話係咪全部坐低等被捕,其實係無好好地討論過。我收到嘅訊息係他們覺得好疲倦、沒有方向,希望我們宣布佔中,係對他們的一種支持。」

潘熙表示:「這個正正是誤解的地方,並不是話你講大話,而係當時你真係相信那個情況。」陳健民同意。陳的供詞又指,在宣布佔中前,沒有被指騎劫學生示威,只有在宣布佔中後才出現這個意見。

代表被告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莊曉彤攝

及後,潘熙應法官陳仲衡要求,先播放9.28凌晨戴耀廷宣布佔中的影片,之後才繼續詢問。陳健民認出大台上有「佔中三子」、梁麗幗及司徒子朗後,潘熙問:「這樣講公不公平,他們兩個(梁、司徒)嘅樣都好嚴肅。」陳健民答:「係呀,同我一樣。」

潘熙續指:「你同唔同意,有可能你同學生代表之間發生了誤會,關於是否容許你們在台上宣布佔中。」陳健民表示:「我覺得台上宣布佔中係無誤會,只係佔領用咩方式進行,係無討論過,而當群眾開始大量離開之後,顯然學生覺得我們有些宣布,是他們未必同意的,譬如話大家要坐低等被捕,這些我們之前係無詳細討論過。我假設我們可以這樣講(宣布佔中開始),所以其後我們需要同群眾講,跟番學聯的那一套,我們(和平佔中)係來支持的,但必需都係要堅持非暴力原則。」 道出最後幾句時,陳健民未有等法庭翻譯員逐句翻譯完成,只顧將他的供詞講完。以往他只要發現有疊聲,都會讓翻譯先說。

潘熙最後指出,9月27日學生運動的目的,是重奪公民廣場及釋放學生領袖;9月26至27日,學生運動的目的並不是佔中。陳健民均表同意。

代表被告鍾耀華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莊曉彤攝

代表被告鍾耀華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接續詢問陳健民。戴表示,他的問題將與潘熙所問的屬同一方向,陳健民這時雙手合十、手肘在證人台上、身子向前一挨,雙手剛好貼在唇邊。 

陳健民供詞顯示,在宣布佔中後走來表示反對的人,都不是與「佔中三子」討論的學聯代表。戴啟思指出,9月27日當晚11點至午夜時份,「佔中三子」與鍾耀華、梁麗幗、司徒子朗討論之後會發生甚麼事,陳回應指,不記得鍾耀華是否在場,只記得有梁、司徒。戴向陳指出:「在那個會面之中,討論到佔中是否開始,學生表示不想現在開始佔中,只係要支援。」陳稱:「完全唔係咁樣。」

戴啟思續指,當「佔中三子」在台上宣布佔中,同在台上的鍾耀華並不是好熱心。陳健民表示:「全部人都係咁,除咗戴耀廷。」片中的戴耀廷激昂地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左手不住揮動,庭上眾人一笑,被告欄內的戴耀廷也向著公眾席報以微笑。戴啟思又問:「台上的學生,有驚訝的表情?」陳答:「我只能讀到嚴肅。」

戴啟思向陳健民指出:「學生無想過,你們在台上會宣布佔中開始。」陳表示不同意。

2014年9月28日凌晨,戴耀廷宣布佔中。蘋果日報照片

法庭小休後,控方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盤問陳健民。梁卓然再度播放戴耀廷宣布佔中的片段,指片中台上的張秀賢及司徒子朗有拍掌和應戴耀廷的宣布、梁麗幗亦有以右手拍左手手臂,陳健民均表示同意。梁卓然指,片中的鍾耀華不時緊握拳頭,陳指:「睇得無咁細緻。」

陳健民其後供稱,宣布佔中後,沒有學聯代表向他表示不同意在台上宣布佔中。梁卓然問,當潘熙今早在庭上指出「佔子三子」與學聯的溝通之間可能有誤解,這是陳健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質疑;陳同意。問到這是否令他震驚,陳健民認為,不可以這樣講,當日好多細節未有討講過,對於潘熙所指的誤解,陳不會排除這個可能性,但相信可能性不高。

梁卓然後來表示,大眾形容陳健民是「溫和民主派」,陳同意。梁於是問陳,如何形容戴耀廷,陳形容:「比我仲溫和。」陳表示,直到與戴第一次討論佔中,才覺得「原來他視公民抗命為最後手段,之前強調好多的商討。我同意咗之後,我不覺得邊個比邊個更加溫和。我們只係想找一條中間路線,將民主派和公民社會的人整合在同一個平台上。」

控方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莊曉彤攝

就和平佔中的信念書內容,梁卓然問道:「佔中的第四階段(公民抗命),假如頭三個步驟失敗,第四就係好似籌碼,對政府的籌碼。」陳健民表示不會這樣表述,指公民抗命至少代表了市民對政府政改的失望,如果參與者眾,政府應該要反思決定,「所以我們認為這一步最重要係表達對政府違憲的不滿,即係一隻羔羊被人殺嗰時都有悲嗚的權利。」

梁卓然又問到,陳健民是否同意選址中環?「我係同意的,我有特別的原因。我覺得這場運動係價值的選擇,如果香港人係重視普選這個權利的話,他們就可以容許道路的使用權短暫受到干預,而中環喺好多時候,代表咗一個概念係『中環價值』,就係搵食大過一切,所以如果大家能夠停幾日反思吓自己的價值觀的話,係咪除咗搵食之外乜嘢價值都不重視,我覺得這個是運動好重要的意義。」至於「三子」幾時選定遮打道,陳健民表示不記得,但從來無討論過其他地方。

關於運動的非暴力原則,陳健民表示「和平佔中」舉辦過非暴力訓練班、印刷非暴力手冊、組織足夠的糾察與社工,使憤怒的參與者平靜,他們更想過利用音響播放祥和的音樂,甚至在等待被捕期間進行禪修或拉筋。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 480/17】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