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府DQ了我的小學學歷


 

女兒讀了K1上學期,求知慾變強了。妻子最近追看黃日華及溫兆倫主演的《義不容辭》,聽到王傑唱的主題曲《幾分傷心幾分痴》,她也會追問歌詞中的意思。正因如此,我才驚覺女兒真的開始長大,或許也是時候惡補升小的準備工作。

女兒讀K1了,是時候準備惡補升小資訊。照片由筆者提供

龍年效應正在消化

前幾天是今年K3學生自行學位分配的放榜,坊間很快流出我區小學的收生結果,可能龍年(2012年)效應已告消化,如學生有15至20分都有機會獲配學位。今年是這樣,但後年呢?情況無人知。如根據政府出生率所示,2013年(蛇年)的出生率已暴跌37.7%,2014至2016年的出生率升幅都維持1.7%至3.9%,之後應該情況應差不多。希望2015年出生的女兒,在兩年後選校時,面對的競爭不要太大就好。

2014至2016年的出生率升幅都維持1.7%至3.9%。

母校被殺 畢業生無分數給子女

為什麼我會在意競爭?那是因為在自行分配學位,第四項「父/母或兄/姊為該小學的畢業生」一項分數,我給女兒的分數是零!我一直於東區長大,就讀區內一間知名的街坊小學,及後90年代後期人口增長放緩,結果我的母校難逃被殺校的命運。雖則辦學團體於該區另一地址開辦另一所小學,但於教統局機制中,兩者被視為兩所不同學校。即使新校以前身為我母校自居,但我的子女無法分享該校給予的畢業生分數。由於我一家三口仍居於東區,妻子則畢業自深水埗區的一所小學,她的分數就未必用到。這畢業生分數對我本來是應有的,變成零。這對我為女兒的選校策略,有嚴重深遠的影響。

對不起女兒,爸爸無法給你母校畢業生的分數。照片由筆者提供

政府DQ了我的小學學歷

當然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何止是我?受影響的應該至少有兩類:第一類是母校被殺校的畢業生之子女,第二類是母校由半日制過渡至全日制失敗的畢業生之子女。小學收生辦法一直備受爭議,以此最令人不解。何以政府當年殺校,令我們想子女入讀同一辦學團體所辦的其他學校都無分,彷彿我這生人沒有讀過小學一樣?這樣跟DQ了我的小學學歷沒任何分別!當年殺校或許只是出生率銳減問題,跟學校經營及畢業生質素完全沒有任何關係。被殺校的畢業生無任何分數,這樣做只會令家長更傾向揀歷史悠久及有知名辦學團體開辦的學校,以免自己的下一代的下一代又受殺校影響,如此政策繼續,新校想找好學生或招生更困難了。這會嚴重影響辦學團體開辦新學校的意願。

世襲制造成跨代兩極分化

由整體社會發展來看,世襲保護了名校血統,上一代並非就讀名校的,其子女想入讀的話根本難過登天。名校畢業雖然跟日後成就沒有必然的關係,但起跑線慢了一截就是一截,長遠會令社會由下流上造成阻礙,引起跨代社會兩極分化等問題。政府這麼希望繁榮穩定,世襲計分其實是計時炸彈。

改革收生機制,刻不容緩。照片由筆者提供

改革收生機制 由面試決定

我建議,如父母的母校被殺,其所屬辦學團體如仍有開辦小學,應可視為該等小學的畢業生而獲相關分數。如其母校被殺而辦學團體也沒有再辦小學,應獲其所住區域任何一所官立小學的畢業生分數。畢竟殺校決定由當年政府決定,理應由官立小學的資源去應付這個問題。又或者,乾脆改革收生機制,由面試決定,如未獲取錄再統一派位,才是公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