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崑曲守護者白先勇 15年圓一場青春夢


 

中大博文講座教授白先勇,11月底在中大講兩場崑曲講座,為「校園版《牡丹亭》——京港聯合匯演」的前奏。吳婉英攝

著名作家白先勇為宣傳崑曲再度來港,上周先後在中文大學及公開大學演講。第一講題為「『崑曲進校園』運動及其文化意義」,上周二(11月27日)於中大舉行,校方在講堂前台中央預備了一張沙發,但白先勇甫開口就說:「我教書教慣了,坐下來就講不出來,所以我站著講。」他既沒有坐下,也沒有站定,而是在講台走來走去,講了兩個多小時,語調輕快,如數家珍地細說過去十多年把崑曲經典《牡丹亭》帶到世界各地,時而說得興起,手舞足蹈。81歲的老人家,雀躍得像個孩子。

這一次,白先勇把《牡丹亭》帶到中大。從全劇原本55折戲濃縮成9折戲、演員來自兩岸三地16間大學的校園版《牡丹亭》,終於周日(12月2日)公演,觀眾反應熱烈,可容納逾1,400人的中大邵逸夫堂全院滿座,好些稍遲來到的觀眾只能到旁邊的講堂看直播。

編演一齣可以呈現全貌精神的《牡丹亭》,是白先勇多年來的夢想。自2003年籌備,到2004年首次於台北公演、2005年開始校園巡演,他策劃製作的現代版《牡丹亭》,至今在全球演出300多場,累積起碼50萬觀眾,「百分之九十是滿座的。」白先勇驕傲的說,他滿意了。

 這次謝幕之後,班主功成身退,從熱鬧的舞台回到平靜的書桌,留下重生的崑曲給新一代演員和觀眾。

15年來,白先勇(中)帶著《牡丹亭》劇組,到中港台及至歐美各地演出。這次中大公演之後,他不再到處跑,回台靜心寫作。吳婉英攝

使命

校園版《牡丹亭》在中大公演的翌日,白先勇接受眾新聞專訪,回顧晚年十數載為瀕臨絕後的崑曲奔走,坦言過程艱難,他「累得不得了」,經常想放棄。

第一大難題,是錢。白先勇策劃的《牡丹亭》,2005年起展開首輪校園巡演,演出多屬公益性質,光是全劇組約70人的交通食宿已夠「燒銀紙」,歷年總投資近3,000萬人民幣。然而,劇組早期並沒有穩定的基金支持,白先勇得親自為每一站演出募款,他最初躊躇不已,無法啟齒,「『你拿錢給我』怎麼講呢?很難的,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情,我是個作家,不需要去募款。」

「我覺得(崑曲)太重要了,我們這麼重要的一種文化,不能讓它就這樣消失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那麼看重崑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1年列出首批19項人類口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中國的崑曲入選),我們自己民族不來保護,中國人真是……自己的文化瑰寶,自己不珍惜,怎麼可以呢?」

念及垂死的崑曲,白先勇完全放下身段。「以前我訪問都不來的,我自己的書(出版)都不受訪。」如今,他上中央電視台講崑曲不下十數次,「為了要宣傳,那時候上電視、上網、上直播等,還有搞平面的、廣播的,什麼都來。」

 「主要是有使命感,我覺得這個太重要了。」白先勇受訪時,反覆強調崑曲「太重要」,而崑曲的重要性,他過去在講座和訪問中一次又一次解釋--崑曲自明朝流傳至今,有五六百年歷史,是中國最古老、典雅的戲劇藝術,結合文學、戲劇、音樂、舞蹈、美術之美,更是明、清兩代最高文化成就之一,曾獨霸中國劇壇200多年,有「百戲之祖」之稱。不過,崑曲經過文革摧殘,20世紀末出現演員及觀眾斷層,命在旦夕。

白先勇心裡無比焦急,唯恐中國最古老的藝術會在自己一輩人的手中失傳。

文學家白先勇為崑曲迷,多年來致力推廣、傳承崑曲。何君健攝

結緣

白先勇見識過舊時崑曲的風采,早於9歲孩提時便與崑曲結緣。被譽為「四大名旦」之首的京劇大師梅蘭芳,當時到上海與著名崑劇小生俞振飛合演崑曲《牡丹亭》中的《遊園驚夢》,機會難逢,白先勇母親馬佩璋愛看戲,便帶孩子一道去看。白先勇憶述,他那時候什麼都不懂,只知道衣服、音樂很美,猶記得《皂羅袍》一曲: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卷,
雲霞翠軒,
雨絲風片,煙波畫船。
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

 「不知道為什麼,《皂羅袍》那一段的音樂,就一直刻在我腦子裡面。我覺得這種是天意,我跟《牡丹亭》就結緣了,哪曉得結了一輩子。」

白先勇自此成為崑曲迷,但移居台灣後,只能間能看到折子戲,苦無機會看完整的崑劇。而中國經過10年文革,崑曲近乎銷聲匿跡。到1987年,白先勇年屆50,才再次在上海看到《長生殿》,並在南京看到《牡丹亭》的折子《驚夢》、《尋夢》、《追夢》,深受撼動。「崑曲在舞台上復活了,當時的興奮,覺得那麼了不起的藝術又重生了,好像浴火重生的樣子。那時候我就動心起念,這樣了不起的藝術,一定不能讓它衰萎下去。那時候我就這麼想而已。」

「雖然文革以後,崑曲又開始恢復了,但還是沒有振興起來,觀眾愈來愈少、愈來愈老,老觀眾,年輕人都不看、也不知道,演員也老了,我看就危險……慢慢到了20世紀末,第一線的演員老了,快退休了,因為中間有斷層,接不上去,崑曲有很大的危機。」

「不光是我一個人,我旁邊的一些有心人,大家都覺得,哎呀……其實崑曲在台灣,大家去推廣,已經很多年了。我在這個(青春版《牡丹亭》)之前,已經做過兩次《牡丹亭》折子戲,一次是1983年,一次是1992年。」

於是,白先勇號召兩岸三地的文化人、戲曲大師,發起崑曲復興運動,以籌辦一齣青春版《牡丹亭》為頭炮,起用年輕崑曲演員,並在舞台布置、服飾設計、燈光、走位等方面,為古典劇目注入現代元素,吸引新一代觀眾。他認為,一種表演藝術如果沒有年輕人的參與,便不會有前途可言,因此,將崑曲帶入校園,培養年輕觀眾,為崑曲復興運動的主要任務。


重生

白先勇多次提到,崑曲是以最美的藝術形式,表達中國人最深刻的感情,他視「美」與「情」為崑曲最重要的特性。明代大劇作家湯顯祖筆下的《牡丹亭》,描述南安太守千金杜麗娘與書生柳夢梅之間穿越生死的愛情故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白先勇認為那正是「歌頌青春、歌頌愛情」的史詩,宜選作頭炮,深信能引起現今年輕人的共鳴。「非常浪漫、非常美,整個意境多美、多富詩意,愛情那麼動人。這是崑曲的美學,唱腔又美。」

《牡丹亭》全劇共有55折,可演出逾20小時,惟時間過長不適合現代劇場演出,白先勇於2003年組織一批專家,撮取《牡丹亭》精華,刪減成29折的青春版《牡丹亭》。過往一般認為中年以後崑曲演員的造詣較高,但白先勇認為年輕俊男美女,方能吸引年輕觀眾,遂請崑曲大師汪世瑜及張繼青,傾力栽培20出頭的蘇州崑劇院演員俞玖林、沈丰英,擔任青春版《牡丹亭》的男、女主角。 

沈丰英(左)與俞玖林(右)去年於中大《牡丹亭》折子戲《幽媾》。香港中文大學崑曲研究推廣計劃facebook圖片

去年,白先勇主導的北大「崑曲傳承研究計劃」,製作校園版《牡丹亭》,進一步濃縮至9折,從內地16間高等院校招募學生演員。周日(12月2日)在中大上演的版本,正是校園版《牡丹亭》,更有3名中大校友加入演出。

在中大公演的校園版《牡丹亭》,中大舊生張靜文(右)在第一折《遊園》擔任女主角杜麗娘。吳婉英攝
台大及中大校友袁學慧,在校園版《牡丹亭》第四折《尋夢》中演杜麗娘,有近半小時的獨腳戲。吳婉英攝

白先勇提到,在古典、傳統的崑曲基礎之上,他小心謹慎地加入現代的元素,製作成青春版及校園版《牡丹亭》。「基本上崑曲那套美學是不動它的。但是我們在舞台設計、服裝設計、燈光等,我們利用的現代的(審美)。」北大藝術學院副教授陳均曾經指,青春版《牡丹亭》的美學,「實則是白先生的審美」,「淡雅之色調、細節之雕琢」,均有別傳統。

白先勇表示,崑曲現代化的大原則是「尊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利用現代,但不濫用現代」。他以校園版《牡丹亭》中《言懷》一折的舞台設計作解說:「《言懷》的背景是四幅字,書法是很古典的,可是我們用這四個立軸的方式就非常現代,那表示在一個書生的家裡面,用四幅字代替了。書法美得不得了,整個很古典,但也有現代的感覺。」又如《離魂》一折,女主角杜麗娘披上極長的紅袍,同樣是現代舞台的表達手法。

在《牡丹亭》第三折《言懷》,男主角柳夢梅決定赴臨安考取功名,以四幅書法立軸為布景。吳婉英攝
《離魂》一折講述女主角杜麗娘病重,離魂時拖著紅色長袍站在舞台中央。許培鴻攝

燎原

經過2003年整年籌備,青春版《牡丹亭》翌年在台北首演,及後在蘇州、北京、西安、四川等多個城市的大學演出,2006年起推廣至海外,由美國西岸開始,先後在加州大學的柏克萊分校、爾灣分校、洛杉磯分校及聖塔芭芭拉分校演出,兩年再赴歐洲巡演。

青春版《牡丹亭》2006年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Zellerbach Hall上演。白先勇憶述,美國觀眾的熱情不輸中國觀眾,反映崑曲藝術超越文化、語言。白先勇演講影片截圖

白先勇形容,青春版《牡丹亭》的高校巡演為「播種」,下一步是令崑曲在校園「扎根」。他2009年在北大開設「經典崑曲欣賞」課程,以講座系統形式,請兩岸三地的崑曲學者專家輪流授課,講崑曲的歷史、社會背景、美學等,並請崑曲大師現場示範。北大崑曲課開辦至今將近10年,香港中文大學、台灣大學隨後複製北大的模式,開設崑曲課程,連辦數年。中港台修過崑曲課的學生數以千計,「這些都是將來推廣崑曲的種子兵。」

 「沒想到,(青春版《牡丹亭》)像野火燎原,全中國、全世界燒過去。」白先勇指,現代版《牡丹亭》在全球演出逾300場,累積至少50萬觀眾,九成場次全院滿座。繼青春版《牡丹亭》之後,白先勇又與蘇州崑劇院製作新版《玉簪記》、《西廂記》、《白羅衫》,對崑曲的發展舉足輕重。

 「我看年輕演員,他們這麼有朝氣,這麼願意付出,而且這麼多觀眾,你看學生的熱情,我感受昨天那個很多(觀眾)都是第一次看《牡丹亭》,有那麼大熱情,我也很感動。」白先勇認為,崑曲不再是曲高和寡的博物館展品,其影響力已經「跑出去」,「以前觀眾是白髮蒼蒼的,都是老人,現在都是年輕人。」

十餘年的崑曲復興運動已見成效,白先勇功成身退,「我不跟他們(劇組)到處跑了,北大、中大的課都停了。」白先勇將回到台北,重投最愛的寫作,他已有滿腹寫作計劃,至於新作內容,他未待記者發問便賣關子:「等一等。」

被問到是否有寫作計劃,白先勇說:「太多了。」他即將回到台北,重拾筆桿。何君健攝

《牡丹亭》故事概要:

南安太守千金杜麗娘,16歲時經花神引領在夢中邂逅書生柳夢梅,夢醒後一病不起,懷春而死。柳夢梅當時赴臨安應考,途中拾得杜麗娘自畫像,頓生愛慕之情,日夜呼喚畫中人。杜麗娘的遊魂隨畫像覓得柳夢梅,自此人、鬼在夜裡幽會。及後杜麗娘得守靈的道姑救助,起死回生,與柳夢梅結為夫婦。

校園版《牡丹亭》有:《遊園》、《驚夢》、《言懷》、《尋夢》、《離魂》、《冥判》、《憶女》、《幽媾》、《回生》,共9折。

杜麗娘(左)在夢中邂逅柳夢梅(右)。吳婉英攝
起死回生的杜麗娘(右),最終與柳夢梅(左)結為夫婦。吳婉英攝

相關文章 白先勇:同性戀是人性一部分,平權教育愈早愈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