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港鐵去年已知禮頓欠檢查紀錄 剪鋼筋曝光後製文件追溯日期 夏正民批「企圖化妝」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周二進行第27日聆訊,由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和港鐵一級建造工程師馬明呈作供。剪鋼筋事件曝光後,港鐵今年6月需向政府提交報告,兩人負責製備一份螺絲帽檢查清單,顯示每一倉的螺絲帽是否安裝妥當,但文件上顯示的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證供又顯示,港鐵早於2017年2月已知道禮頓沒有備存螺絲帽的檢查紀錄,但港鐵直至今年6月才製作螺絲帽檢查清單,內容與禮頓向港鐵提交的竣工圖十分相似。

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批評,港鐵的紀錄給人一個非常詳盡、滿意的錯覺,批評港鐵是「企圖化妝」( dress up )。

另外,港鐵代表律師表示,港鐵早前已向政府提交鑿石屎驗牆的報告,建議鑿開81處檢查,待政府批核後,最快周四召開記者會交代詳情。

沙中線紅磡站剪鋼筋風波,港鐵建議鑿開81處檢查,待政府批核之後公布。何君健攝

今日聆訊披露,紅磡站有問題的鋼筋紥鐵工序,今年5月尾於傳媒曝光後,港鐵在6月15日提交報告時,夾附一份事後追溯日期的檢查清單呈交屋宇署。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作供時,提及事件始於2017年1月:

2017年1月:何昊幫收到潘焯鴻提及剪鋼筋事件的電郵。

2017年2月:何昊幫、港鐵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港鐵協調經理吳嘉華等人因應潘焯鴻的電郵,準備一份內部報告。何昊幫在庭上供稱,他一直得悉有關「品質監控計劃」要求下,承建商要備存螺絲帽的檢查紀錄,惟他準備報告時才發現,禮頓沒有跟隨相關要求。

2018年6月:紅磡站有問題鋼筋紥鐵工序曝光後,時任沙中綫總經理胡宏利指示何昊幫、港鐵一級建造工程師馬明呈、黃智超製備港鐵的螺絲帽檢查清單(MTR mechanical coupler checklist)。

2018年6月7日或8日:屋宇署與鐵路拓展處的人員到地盤辦公室,要求檢視港鐵的檢查紀錄,黃智超當時僅提交一份簡單、以Excel製作的撮要表格,屋宇署人員表示不滿意。馬明呈向其上司匯報,其後開會討論,決定參照禮頓向港鐵提交的範本和資料,製作一份螺絲帽檢查清單,黃智超之後在清單上簽署,並寫上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有關文件與禮頓今年6月向港鐵提交的紅磡站東西走廊層板和連續牆組裝螺絲帽的竣工圖十分相似,港鐵版本則由黃智超簽署,下方有說明該文件為事後追溯日期(retrospective dating)。何昊幫供稱,清單中事後補上的日期,是為了配合港鐵2017年2月進行的內部報告,惟2017年2月並未有製作該份清單。

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右)。資料圖片

何昊幫和馬明呈均表示,當時認為檢查清單僅供內部紀錄用,並不會作為提交屋宇署報告的一部分。何昊幫稱,他將檢查清單提交予胡宏利時,強調文件僅作內部紀錄用,不要公開,他不知道為何最後會夾附在港鐵今年6月15日呈交屋宇署的報告內。

夏正民詢問何昊幫,港鐵製備有關清單,是否與禮頓準備的連續牆竣工圖所用的是同一資料來源;何昊幫說:「同意」。夏正民隨即批評港鐵事後追溯日期的動機,又一度打斷何昊幫的回應。兩人庭上對答節錄如下:

夏正民:你可以事後寫下紀錄日期,紀錄你何時完成。

何昊幫:我同意,我忘記了為何要追溯日期,可能很趕,因為要一分鐘之內就做完。

夏正民:螺絲帽已經進行過檢查,但卻沒有文件紀錄,這個是否業內普遍做法?

何昊幫:不是,所以這個清單我們註明是追溯日期(retrospective dating)。

夏正民:已經不少於一次,有人為了貪方便而重新寫上日期。

何昊幫:我不知道有什麼其他文件。

夏正民: 為何不簡單地說明只有檢查及測量表格(RISC Form)和落石屎前的檢查清單(Pre-pour checks),而這兩份文件是可以顯示到有妥當檢查,為何要化妝成別的文件?

何昊幫:是的,因為我最終未能確認......

夏正民:不,不,我明白,但我是個外行人,但假設我有這些紀錄,如果有人問我還有其他文件嗎,我會答沒有,因為無論好壞與否,我們當時只有這些紀錄,雖然是一般性文件,但是現在我見到一個非常詳盡、全部滿意的報告,給予別人一個錯覺,你是為了化妝( dress up )整件事。

何昊幫:我認為他們寫這個日期,是假設禮頓當時有做該份紀錄,雖然不是在關鍵時候。

港鐵一級建造工程師馬明呈。周滿鏗攝

港鐵一級建造工程師馬明呈供稱,2018年6月7日或8日,屋宇署要求檢視港鐵文件時,他沒有向屋宇署人員說明該份清單是近期才製備。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許偉強詢問,當時有否向屋宇署說明,文件不是2017年時製備,馬回答說:「我無被指示要講呢啲嘢。」

早前港鐵兩證人對禮頓第二次改圖則的說法不同,庭上再揭露,港鐵工程管理團隊與禮頓設計顧問阿特金斯,同樣對第二次改圖則有不同理解。港鐵工程管理團隊認為,技術諮詢文件(TQ33)中,提到東西走廊月台層板和架空軌道通風糟層板要「一整塊」(monolithically)建造的話,何昊幫及馬明呈的理解為必需削走連續牆頂部,亦以連續鋼筋取代,以配合三個結構「一整塊」建造;惟阿特金斯其中一名叫WC Lee的證人供詞提到,阿特金斯回覆技術諮詢文件時的理解為,毋須削牆以保留螺絲帽,只需月台層板與架空軌道通風糟層板「同時」(at the same time)落石屎即可。聆訊明天繼續,將由已離職的前沙中線總經理胡宏利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