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控方多番質疑退場時間 陳健民憶述不想學生再受傷故「公開決裂」 朱耀明庭上掩臉痛哭


【審訊第十一天:2018年12月4日(周二)】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被告陳健民今早繼續接受控方盤問。控方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就「佔中三子」在運動期間作出決定的時間,提出多番質疑,包括:2014年10月28日退場、12月2日呼籲群眾退場、12月3日自首。當陳健民承認12月2日首次呼籲佔領者離場,梁卓然詢問:「你同唔同意,之前(12月2日前)無嘢可以阻止你們作出這個呼籲?」

陳健民作供期間,一度落淚。當時他正說到2014年11月30日學生決定「行動升級」,他形容當晚學生戴著頭盔、身穿裝備,走去被警察打,然後哽咽說:「就算你被打到頭破血流,社會都不會有同情心。我明白他們係好沮喪同憤怒,但(我們)不想再有人受傷。」說到最後一句時他已無法忍住淚水,此時坐在被告欄的朱耀明雙手拿紙巾掩臉痛哭,哭聲在法庭迴盪。法官陳仲衡見狀宣布休庭5分鐘。

「佔中九子案」審訊每日報道結集

陳健民今日完成作供。莊曉彤攝

在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後,群眾開始長期佔領夏愨道。據陳健民供稱,三子就佔領的時間一度沒有達成共識,戴耀廷認為應該直到佔中原定的10月5日為止;朱耀明見到10月3日有人在旺角打佔領人士,所以覺得應該盡快結束;陳健民則認為要等到政府與學聯談判。陳健民指,結論是「他們兩位尊重我,因為我的意見幾強烈。」

10月21日,學聯與政府對話,梁卓然問:「所以你同戴教授、所有香港人的意願滿足了?」陳健民答:「這是公眾一個意願,就是對話,公眾當然希望對話有成果。」梁接著問,為何陳健民與戴耀廷要在金鐘逗留至10月28日才回大學復教。

陳健民表示,三子希望學生與政府持續對話,但學生認為對話不再有意義,雙方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了一段時間。當時,三子提出兩個建議,(一)學生委任三子及泛民人士與政府對話;(二)不對談的話就應該退場,例如由超區區議員何俊仁辭職,引發全港就政改進行公投。就著兩個建議,運動組織者談不成,三子於是提出在佔領區辦一次廣場公投,讓佔領者針對上述建議投票。

陳健民續道:「我知道有部分年青佔領者好擔心我們做這個公投,將來可以用來投一個票,決定退場不退場,所以覺得我們三子做這個公投係為了逼使他們退場,所以結果係好多爭論。」三子曾在大台宣布公投,其後要向群眾鞠躬表示取消。

「所以在10月21至28日期間,我們每日處理這些事情,結果學生不對話、不退場、不贊成公投,我們覺得在這場運動已經係毫無角色,所以就退出。」陳健民又表示,10月28日曾經上過大台,但沒有演講,只係好唔開心、樣子嚴肅,因為他知道那日之後,三子將與運動分道揚鑣。

2014年佔領期間,「佔中三子」和「雙學三子」在大台。蘋果日報照片

梁卓然提及三子於12月2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翌日自首,質疑為何在退場後逾一個月,三子才宣布自首。陳健民表示,由於學生在11月30日有「升級行動」,促使他們覺得要與學生公開決裂、呼籲佔領者離場,因為不想再見到有人受傷。

陳健民解釋,三子不同意行動升級,雖然知道學生不是暴力、不是打警察,而是走去被警察打,但戴著頭盔、裝備會帶給社會好挑釁的感覺,他哽咽說道:「就算你被打到頭破血流,社會都不會有同情心。我明白他們係好沮喪同憤怒,但(我們)不想再有人受傷。」陳健民忍不住落淚,庭內同時傳出痛哭的聲音,望向被告欄,見到朱耀明雙手拿紙巾掩臉。法官即時宣布休庭5分鐘。

陳健民馬上摘下眼鏡,在證人台上取兩張紙巾拭淚,戴耀廷站在朱耀明身旁,雙手搭在他的肩上。不一會兒,朱耀明拿下紙巾,只見他哭得臉容扭曲,靜靜地望著前方流淚,卻不知是否看著前方證人台上獨自坐著的陳健民。陳淑莊遞給朱耀明暖水壺,朱之後漸漸平伏心情。

5分鐘過去,陳健民繼續作供: 「我們好擔心如果學生繼續留在佔領區,只會雙方變得更憤怒同沮喪,我意思係學生同警察,所以我們寧願同學生公開決裂,都想完咗場運動。」 

朱耀明今日聞陳健民作供,一度痛哭。莊曉彤攝

陳健民又表示,12月2日是三子首次呼籲群眾離開佔領區。梁卓然質疑:「你同唔同意,之前(12月2日前)無嘢可以阻止你們作出這個呼籲。」陳答:「因為運動已經由學生主導,我們要尊重,我們不想有公開決裂。」並指行動升級觸動到他們的底線,所以必需公開宣示立場。

梁重覆問題,認為陳健民只講出下決定的原因,但沒有回應12月2日前是否「無嘢可以阻止你們作出這個呼籲」,陳表示:「你可以話無一啲外在力量,只係我們的心,理解點解學生仍然佔領,即使我們不同意。這種理解,就係點解我們不跟他們公開決裂。」

梁卓然第三次問這個問題,陳健民表示:「我以為我答咗你,無外力阻止我們,例如一些組織。」

梁卓然最後問道:「向你指出,無嘢阻止到你在2014年9月28日之後的幾日去自首?」陳健民表示,曾經召集和平佔中的義工在一間教堂討論應否自首,他堅持要等到學生與政府出現對話,但相信戴、朱認為可以早點自首,三子之間沒有共識。梁又重覆問同一問題,陳表示不明白他的問題,再次指三子之間沒有共識,但可以說無外力阻止。 

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莊曉彤攝

梁卓然又向陳健民指,在添美道啟動的佔中(添美道佔中)與原定計劃的佔中,只有地點及啟動時間不同。陳健民不同意,認為整個計劃都不同了。其後,陳解釋有四點不同:

(一)運動的主題,添美道佔中提出開放公民廣場、釋放學生,而不僅止於撤回831、重啟政改;

(二)添美道佔中的主導權不在「和平佔中」,「和平佔中」只是支持學生;

(三)管理上不同,例如原定計劃中將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分成多個區域,每區有糾察隊、梯台,如果該區發生衝突,負責的糾察要搖紅旗;

(四)參與者的組成,原定計劃的參與者主要是簽了意向書的3000人,但添美道佔中啟動時,無法確定在場有多少簽了意向書。 

關於運動主導權,陳健民供稱,戴耀廷宣布佔中開始後,群眾開始離開,學聯代表認為原因之一,是三子叫群眾坐下等被捕,於是學聯叫三子不要再講,甚至離開大台;翌日早上更表示跟隨學聯過去幾日的抗爭方法,但必須非暴力。

被問到三子本來打算領導運動及管理,但因為群眾離開才將主導權交予學聯,陳健民不同意。陳認為,當時是三子與學聯共同宣布一件事,戴耀廷的話表明三子是來支持學生,他續道:「我相信有一個誤解,(我們)以為用我們一套公民抗命的方法,就係支持他們,而在好短時間內發現學生唔係咁諗,我相信群眾離開係幾影響學生,認為不應該用我們的方法。」

陳健民又表示,運動開始的時候,以為三子是主要組織者,後來漸漸被邊緣化,到學聯與政府對話時三子已無角色。他其後補充,「我諗戴耀廷宣布啟動佔中那一刻都仲係(主要組織者),講完已經開始變化。」

梁卓然向陳健民指出:「雖然有你講的不同之處,這個只係修改咗的計劃。」陳回應:「有徹底的更改,我諗除咗主題可以保持到,對於運動走向、點樣管理,同我們想像的差好遠。」

陳健民作供完畢後,回到被告欄與戴耀廷、朱耀明、陳淑莊擁抱,其餘坐得較遠的被告都笑著迎接他「回來」。陳健民剛坐下,朱耀明再拿出紙巾輕抹淚水,陳健民拍了拍他的肩頭。

【案件編號:DCCC 480/17】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