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被抑壓了的記憶:阿康的故事(後續)


網絡照片

上星期本欄提及那位一年前在街上昏倒,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做了開腦手術、失去記憶並且無法與家人聯絡的中年男子阿康。筆者最近聯絡他,電話聽筒另一邊傳來一把興奮的聲音,說:「丁sir,我個女主動聯絡我呀!」

大約一星期前,阿康收到女兒的電話,並在女兒的策劃安排下,一家三囗終於有重聚機會。

阿康對昏倒之前的記憶,印象依然模糊,當女兒問他想不想知道之前發生甚麼事,他猶豫一會後,表示還是讓自己慢慢記起較好。

不過這次會面也令他記得多一點,他依稀想起自己是喜歡投機冒險的人,人生多次大起大跌,連累家人也要隨他顛沛流離。

阿康的妻女已遷離之前的自置物業,兩母女租住另一個單位,由於經濟狀況突變,女兒被迫輟學,提早出來社會工作,妻子也要擔任兼職,才能維持生計。

雖然未清楚箇中詳情,阿康心裡清楚,這一切又是他闖的禍,内心感到非常歉咎。令他感動的是,在整個見面過程中,妻女倆一句責怪說話也沒有,只說事情既已發生,無謂執著於責任誰屬;而阿康這次「大難不死」,往後更要珍惜人生。

網絡照片

久別重逢,並沒有想像中的激動與激情,對於前事種種,過往的恩恩怨怨,三個人只感到無限唏噓,盡力用平静心境渡過這寶貴時刻。

窩心而懂性的女兒更刻意遲到,讓爸媽有單獨相聚的時刻。阿康的妻子送上湯水,還有一叠湯劵,叮囑他平時要多飲湯水。

有讀者或會問阿康為何不搬回家居住。事實上,他的女兒也作出這樣的提議,兩母女對於阿康洗心革面感到欣慰,也不介意重新接納這位一家之主。只是對於阿康來說,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他需要時間消化。更重要的是,他無法想像當自己全面恢復記憶後,情緒能否承受得住,會不會影響到家人。

阿康坦言,他不想再成為家人的負擔,能夠再見到妻女,他已經很滿足。這一刻,他只想腳踏實地工作,希望能儲到一筆錢,盡快遷離單身人士宿舍,覓得自己居所,為將來與家人一起生活,再次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做好充份的準備。

祝福阿康早日願望成真。

註:為保障案主身分,阿康是假名。

#本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