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日君作供:9.28警封添美道自製危險 放催淚彈不明智令群眾驚怒


【審訊第十二天:2018年12月5日(周三)】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辯方繼續傳召證人,今早傳召的證人是陳日君樞機。開庭之前,陳日君已經在庭內,準備走到證人台,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人站在被告欄內向陳日君揮手。

陳日君憶述,2014年9月28日中午聽到警察說只可離開添美道,不能進入,結果在添美道外面的人越來越多,全部聚集在警方的背面,「即係警方嘗試做成個危險,係好不理性的。」

陳日君又認為警方放催淚彈是不明智,只會令到群眾驚怒,「我驚人們(集會人士)變得不理智,所以我拿著大聲公:返屋企啦、我們贏咗啦、唔好企喺度喇、佢哋唔理智㗎!」

「佔中九子案」審訊每日報道結集

陳日君作供後乘的士離開。莊曉彤攝

作供前,法庭翻譯員先請陳日君站起拿著聖經宣誓,但陳日君似乎聽不太清楚,翻譯員重覆一次指示才完成宣誓,翻譯員其後也坐在證人台、陳日君的左邊。每當代表「佔中三子」的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向陳發問,陳會用左手食指壓著耳背,讓耳朵朝向麥的方向。陳日君又一度跟翻譯員表示,希望麥高義大聲一點,好讓他可以直接聽到問題。

現年86歲的陳日君,2002年成為天主教香港區主教,2009年退休。他表示對於和平佔中有興趣,認為計劃與他的立場一致,「我覺得好合香港當時社會情景,公民抗命是對抗不公義。」 

麥高義問及陳日君對公投政改方案的認識。陳日君指,了解公投是和平佔中的其中一個階段,佔中參與者經內部商討後會選取三個政改方案,讓公眾投票。陳表示:「當他們(佔中三子)在內部選取三個計劃,就有些混亂。有人話三個方案都有公民提名,所以無希望,有人話唔好投票、無用。我覺得好可惜,這個公投好寶貴。」

於是他提議加入一個問題,以吸引更多人投票,那是問人們是否贊成「如果政府的方案不符合(對於普選的)國際標準,立法會應該否決。」建議獲採納。陳日君雖然聽覺不靈光,但回答問題時直截了當,語速非常急,經常一下子講了幾句話,翻譯員連忙暫停他,但幾度嘗試不果。 

陳日君表示,他其後有參與毅行宣傳公投。結果有79萬人參與投票,其中近九成人同意,如果政府的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立法會應該否決。

2014年,陳日君支持學生罷課。蘋果日報照片

麥高義其後提到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發表香港特首選舉辦法的規定。陳日君表示對「831決定」感到可惜,雖然沒有特意與「佔中三子」就此談話,但知道佔中是勢在必行。2014年9月,學生發起罷課,陳日君認為「好啱」、亦好欣賞學罷課不罷學的精神,更曾獲邀到現場講一課:天主教如何看公民抗命。

麥高義於是問天主教如何看公民抗命?陳日君答:「天主教好多法律人士好贊成,因為公民抗命係比較輕微的情形去影響一個嚴重的情況,而且那些參加的人準備負起責任,即係準備受懲罰的。」

2014年9月27日,學生到添美道集會,麥高義問陳日君是否知道,「係呀,因為有些人話要慶祝國慶,趕咗學生去下面,下面比較狹窄。」陳日君當日兩度去到添美道,但在午夜前離開,因為聽聞「佔中三子」維持原定計劃,將於10月 1日開始佔中,所以不希望在9月27日就被捕。到了凌晨,知悉佔中啟動,陳又回到添美道。

麥高義問陳在凌晨1:30左右(即宣布佔中後)見到甚麼,陳供稱:「我擒擒青去到,我見到唔開心的事,因為有些學生不同意佔中,甚至有人話他們騎劫咗學生運動,所以我拿著咪叫大家團結、不要分裂,之後我就找個角落休息。」睡了2、3個鐘,剛到破曉便醒來。

被問到人數上的變化,陳日君表示:「嘩,好大的轉變,夜晚人山人海,醒來好似得好少人,即係好多人走咗,見到兩個女學生在喊,話唔好走,留喺度。」

代表「佔中三子」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資料圖片

時近9月28日中午,陳日君聽到警察說只可離開添美道,不能進入,於是以為警方準備拘捕他們。他又形容當時的警方安排令到警方陷入不利的環境,因為在添美道外面的人越來越多,聚集在警方的背面,「即係警方嘗試做成個危險,係好不理性的。」

其後問及警方是否在某個時間放催淚彈,陳日君指:「係呀,大家都聽到,我好慚愧,胡椒粉(胡椒噴霧)、催淚彈都無試過,但我聽到那些聲音。」陳認為警方這個決定不明智,因為結果只會令到群眾驚怒,「我驚人們(集會人士)變得不理智,所以我拿著大聲公:返屋企啦、我們贏咗啦、唔好企喺度喇、佢哋唔理智㗎。」庭上的陳日君說得緊張,彷彿法庭內也見到催淚彈橫飛,翻譯員跟不上他說的話,要請他再講一次。於是他又再一次「緊急呼籲」,庭內傳出一陣笑聲。最後,陳日君緩下來說:「當然我估啦,唔係好多人聽我呼籲。」

9月28日晚,陳日君表示沒有睡意但身體疲倦,在鐵馬上睡了一會就起來看看,「好奇怪,好長一個夜晚,咩事都無發生,我好驚我們的人會失控。平安過咗嗰晚,都係(因為)佔中三子一直話用和平、用愛抗爭。」 

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資料圖片

陳日君憶述9月29日上午:「天光之後,正規的警察退出,(他們)經過我們、不拉人,我哋話辛苦晒。我都知道當警察離開,出面的人無推他們、係鼓掌。嗰陣我無嘢可以做,已經星期一朝早,我返番去修院教書。」

陳日君表示,佔領早期沒有長期逗留在佔領區,但不時去看看,又會與「佔中三子」見面,給些建議,但欲與學生溝通就有點困難。他指,10月20日找過學生聊天,等到夜晚才有2個學生代表來,但他們都十分疲倦,「唔係好有心機傾」,但陳日君在那幾天有傳紙條給學生。

麥高義又問:「佔領期間,你本人有否同戴耀廷等三人交談?」陳日君稱:「有,我們都好擔心不知情形點樣發展,因為好似學生領導緊,但他們又控制不到情況,佔中三子就好似已經無乜機會畀意見。」

最後,麥高義問關於被告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的品格。陳日君表示好欣賞他們,形容他們比自己更虔誠,一起聊天的時候又會邀請他祈禱,祈求不再有暴力事件發生。12月3日,陳日君亦有與三子一同到中區警署自首,形容「這包括在公民抗命裡面」。陳日君作供完畢,逕自走到庭內的一角,遇上庭警,庭警上前扶著他,同時指著後面,告訴他應往那邊走,陳日君在眾人目送下緩緩離開。

陳健民(左)、戴耀廷(右)。莊曉彤攝

聆訊下午繼續,辯方欲傳召專家證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並將他一份關於雨傘運動的調查報告呈堂。李立峯於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向參與者派發問卷,詢問題目包括參與運動的原因,其中只有大約6%的受訪者表示,參與運動的原因包括受「佔中三子」影響。

辯方欲將報告呈堂,以證明甚少佔領人士受「佔中三子」影響。控方則認為,即使煽惑不成功,也應該負上刑責。法官陳仲衡表示需要時間考慮是否容許報告呈堂,宣布明天上午休庭,下午2時30分再訊。

【案件編號:DCCC 480/17】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