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移民澳洲新局勢


【撰文:魏德真】

澳洲政府過去一直研究移民政策,最新的消息是在上月,總理莫理遜在一個公開場合提到,會大幅削減每年三萬個移民簽證,目前每年上限為19萬。

限制移民數目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人口膨漲,根據八月份的統計數字,全國人口2500萬人,預料2050年,會達至3600萬人。

本來澳洲地大物博,要承擔這個數目的人口不是問題,但移民聚居卻集中在兩大城市:悉尼及墨爾本,這正出現資源配套不均的問題。

悉尼是人口增長取急劇的澳洲城市之一。美聯社

而按統計數字,這兩個全國人口增長最急劇的城市,承受了1600萬人口增長,差不多是總人口增加的一半。

莫理遜並沒有否認移民帶來社會及經濟上的貢獻,不過亦不諱言,由於兩大城市成功發展,也同時變成受害者(victim of our own success)。

以去年計,悉尼的移民數目,構成了該城市七成的人口增長,亦對資源分配造成壓力,可以由房屋供應及價格,以及基建的承擔力看到。

澳洲每年人口增長徘徊在1.6%左右,較全球其他主要國家增長的1.2%稍高,同時是全球12個工業先進國家(G12)之中,人口增長最快的一國。其他G12國(共13個國家)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法國、德國、荷蘭、比利時、意大利、西班牙、瑞典、瑞士及日本。人口增長有62%是來自海外定居。

澳洲早前一度捲起的反移民情緒,主要是由於大城市過度擠迫,交通基建不敷應用,住房承擔出現壓力,教育醫療需求大增,漸漸衍生出抗拒移民的情緒。

根據支持多元文化組織「斯坎倫基金會」(Scanlon Foundation),就澳洲對移民態度的研究發現,43%受訪者認為移民人數過高,比例比兩年前增加了9個百分點。與此同時,亦有85%受訪者,認同移民對澳洲的貢獻。

澳洲早前一度出現反移民情緒,因為大城市過度擠迫。美聯社

該組織每年都會發表一項「社會凝聚力」(Mapping Social Cohesion)報告,在年青一代受訪者(18-24歲)當中,只有20%認為吸納移民過高,而持有這種看法的比例,則在55歲以上的澳洲人才佔大多數。

反移民情緒在悉尼比墨爾本高,執政兩黨聯盟和倡議澳洲優先的一國黨(One Nation)選民中,他們的反移民情緒,比反對黨工黨,和綠黨的選民更為明顯。另外,教育程度較低的受訪者,又比受過高等教育的受訪者更反對移民。

報告主要作者,蒙納殊大學(Monash University)教授馬格斯(Andrew Markus)解釋,雖然過去十個月內,Newspoll、Galaxy、Essential和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都進行過民意調查,並顯示大多數澳洲人支持削減移民數目,不過這項新的調查則指出,反移民的情緒被誇大了。

他認為這種反移民情緒,是出於對現實的擔憂,而不是意識形態。如果被問到,列舉國家面臨最重要的問題時,只有7%的人會認為是移民,受訪者更關心的是經濟、環境、政府和政治領導人的素質。

今年是第十一年進行「社會凝聚力」的調查,受訪時間是在今年7月和8月,當時適逢公布澳洲人口接近2500萬大關。當時有1500名受訪者通過電話接受調查,另有2260名受訪者交回問卷。

另外今個星期亦有一篇報導指,普通話已取代阿拉伯語,成為在悉尼英語以外,最多人說的語言,至於在墨爾本,則取代了希臘語,成為英語以外,最多人說的的第二語言。

該書的內容稱,悉尼是澳洲最多語種的城市,35.8%的居民在家中會講英語以外的語言,而墨爾本有32.3%。

至於說普通話的人,就佔悉尼居民4.7%,在墨爾本則有4.1%。

新出版的書籍《多語種悉尼》(Multilingual Sydney : A city report)指,在悉尼說普通話的人,五年間(2011-2016)增加了71%。

該書其中一位作者Alice Chik,是悉尼麥格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教育研究系高級講師,他解釋,說普通話的人口大幅增加的原因,是大量留學生及移民湧入。

報導指,悉尼說普通話的人佔4.7%,接著是阿拉伯語(4%),然後是廣東話(2.9%)、越南語(2.1%)及希臘語(1.6%)。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