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港鐵前建造工程師:簽署鋼筋檢查表格,不包括驗螺絲帽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進行第29天聆訊,港鐵前建造工程師關百熙早上作供時稱,他負責簽署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以及檢查鋼筋工程,惟不包括檢查螺絲帽接駁。中午休庭後,他則稱,在進行正式檢查時忘記有否檢查過螺絲帽,又指會「偶然進行突擊檢查」。

關百熙的說法,與之前兩名港鐵證人不同。前沙中綫土木工程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昨日供稱,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已能百分百確認港鐵檢查了所有螺絲帽接駁。港鐵建造工程師馬明呈亦曾稱,表格包括檢查螺絲帽接駁。

港鐵前建造工程師關百熙。資料圖片

關百熙2014年起加入港鐵,負責沙中線項目鋼筋檢查工序,至今年10月離職後加入機管局。關百熙的書面供詞提到,他負責東西走廊B區和C區紮鐵工序的關鍵檢查點(hold point inspection),並簽署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關百熙稱,會以一張表格進行兩次檢查,分別為月台層板底部和頂部鋼筋。承建商禮頓在完成底部鋼筋前,先遞交一份預先版本的表格讓港鐵進行檢查,預先版本的表格不會保存,之後完成頂部鋼筋前,才遞交正式的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

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在庭上展示一份簽署日期為2015年9月29日、有關C1-4倉的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文件底部寫有「遲交」(Late submission), Pennicott指出,C1-4倉的完成日期為2015年9月26日,關百熙解釋有時文件或因為行政原因,禮頓未必準時提交,「但我記得會叫我去地盤做檢查」,故即使未收到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仍能檢查月台層板鋼筋。Pennicott詢問是否收到禮頓人員的WhatsApp訊息或來電時就會進行檢查,關百熙回答:「有啲情況係咁。」

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指出,如果實際檢查日期和簽署日期不吻合,即使檢查當刻發現有問題,但因為已立刻修正,關百熙仍會在文件上簽署合格;關百熙表示同意。夏正民隨即質疑,如果發現有螺絲帽傾斜,是否同樣做法,關百熙回答:「我唔係負責東西走廊月台層板的的螺絲帽同埋接駁,我只係負責月台的鋼筋鐵籠。」Pennicott質疑,為何關百熙負責簽署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卻不包括螺絲帽接駁,關百熙稱:「當我喺2014年加入港鐵,我知道有連續牆進行緊,我知道有螺絲帽進行檢驗,係我哋督察團隊負責,但當去到興建東西走廊的3米月台層板,無上司同我哋工程師講要負責coupler record,當無清楚指示時,我以為螺絲帽的檢驗,仲喺督察團隊到。」

關百熙之後再稱:「你可以睇番屋宇署的接納信,適任人員應該委派一個品質監控督導員,至少等於T3級 ,至少我本人無被委派做品質監控督導員,所以就呢一點,我無去檢查螺絲帽。」

夏正民指,即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並沒有確認檢查過螺絲帽,而只是檢查月台底部和頂部鋼筋、間距、紮鐵質量等,關回答:「正確」。不過,前沙中綫土木工程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昨日作供時,認為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已經能百分百確認港鐵檢查了所有螺絲帽接駁。Pennicott亦指出,港鐵建造工程師馬明呈曾經供稱,表格是包括檢查螺絲帽接駁。

代表政府的大律師周偉倫盤問時提到,對於關百熙稱不負責檢查月台層板接駁連續牆,感到驚訝,關百熙則指當時的理解確實如此。關百熙之後再解釋,當時沒有人通知他是檢查螺絲帽的督導員,「我希望你明白地盤係好大,我哋可能1點係地盤,可能督察唔係同我喺同一個地盤,可能係3至4點喺地盤檢查螺絲帽,但我就無見過佢檢查,唔見唔代表佢哋無檢查。」

中午後,關百熙回答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的覆問時,卻稱他會例行檢查螺絲帽,「我是一個負責任的工程師,我有檢查過螺絲帽,我在書面供詞也有提到,我會偶然進行突擊檢查,但就無簽在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上。」委員會教授Peter Hansford問關百熙,當他與禮頓工程師一起進行正式檢查時,會否一同檢查螺絲帽接駁,關百熙回答:「我唔記得實際做檢查時,有無做螺絲帽檢查。」

港鐵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周滿鏗攝

之後由港鐵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作供,他的書面證供提到五次發現剪鋼筋事件,當中僅一次有書面紀錄,他在庭上披露有關詳情:

第一次事件:2015年8月或9月,在C1-2至C1-4區,黃智超在地上留意到有1或2枝不合規鋼筋,懷疑被人以手提線鋸(portable wire cutter )剪去一半螺絲頭部分,黃不知是何人所為,他立即聯絡禮頓地盤監工陳智業,陳當時向他保證會解決問題,他稍後回到同一位置時,發現問題已經解決,黃當時沒有向其他人提及事件;

第二次事件:2015年10月或11月,在B區同樣在地上發現1或2枝鋼筋被剪,而當時附近正進行紮鐵工程,他沒有匯報事件,因事件已即時解決;

第三次事件:港鐵助理工務督察王繼榮在2015年12月15日,發現至少2枝鋼筋被剪,並通知黃智超,黃到場詳細檢查後發現有5枝鋼筋被剪短,之後由港鐵向禮頓發出一個電郵提到有關事件,最後禮頓向泛迅發出不合格報告;

第四次事件:2015年12月8至21日期間,在C1-5區,發現1或2枝鋼筋被剪;

第五次事件:2015年12月28日至2016年1月9日期間,在B4或B5區,發現1或2枝鋼筋被剪。

黃智超稱,對於發出不合格報告後仍然發生第4和第5次事件,不感到十分驚訝,他解釋當時泛迅有多名新的紮鐵工加入,他希望繼續觀察事情會否惡化,「佢(泛迅)有機會係唔同工人做咗相關incident出來,仲要繼續觀察會唔會發生,東西走廊個時段係會去到2016年中,時間比較長,我嘅經驗係可以接受,因為去到南北線時已經無咩再發生,十分驚訝就唔會。」他稱,最後兩次發現剪鋼筋均有通知禮頓人員。

黃智超又提到,2013年曾根據「品質監控計劃」文件的要求,港鐵有保存連續牆鐵籠的螺絲帽的紀錄,但直到興建東西走廊月台層板時,他認為,從文件的頁面並沒清楚顯示「品質監控計劃」包括月台層板,他當時有向禮頓時任地盤副總管葉偉明提出疑問,對方則表示有關文件不適用於東西走廊月台層板,惟他直至2017年,從屋宇署的接納信才得知,「品質監控計劃」同樣適於東西走廊月台層板。黃智超明天繼續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