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港鐵前高級工務督察:簽「追溯日期」文件前,獲告知不會外傳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踏入第30天聆訊,由港鐵前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作供。黃智超曾負責連續牆的螺絲帽驗收,但他稱,沒有被委派做東西走廊月台層的螺絲帽驗收工作,亦沒有簽署任何有關螺絲帽紀錄的文件,僅有他日常巡查的照片。

不過,黃智超卻簽署了今年6月由港鐵呈交予政府、具「追溯日期」的東西走廊月台層螺絲帽檢查後補文件。黃稱,當時討論後補紀錄是追溯2017年的內部報告,他簽署文件前,獲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向他保證紀錄只供內部用,不會外傳。黃稱,不知道當時所簽的文件會對外公開,否則他認為應該由另一合資格的人員簽署。黃最終在該份文件上全部劃去NS(不滿意),然後在底部簽署,職位寫上「工務督察(IOW)」,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

港鐵前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他目前於港鐵另一部門任職。周滿鏗攝

黃智超昨日作供時提到,港鐵曾根據「品質監控計劃」的要求,保存連續牆鐵籠的螺絲帽紀錄,但直到興建東西走廊月台層板時,他認為文件沒清楚顯示要包括月台層板,惟他直至2017年從屋宇署的接納信才得知,「品質監控計劃」同樣適用於東西走廊月台層板。

黃智超今日在庭上稱,他在興建連續牆時,被上司Dick Kung指派驗收螺絲帽,但興建東西走廊月台層時則沒有被委派驗收螺絲帽、亦沒有簽署任何有關螺絲帽紀錄文件,僅得他日常巡查的照片,「我想強調,當東西走廊月台層板開始嗰陣,我嘅上司話俾我聽,紮鐵係由工程師負責(驗收),我無特別被指派做螺絲帽驗收,所以我只會喺日常質量巡查度睇螺絲帽安裝。」早前作供的港鐵前建造工程師關百熙稱,他負責簽署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以及檢查鋼筋工程,惟不包括檢查螺絲帽接駁。

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追問黃智超,其他人有否進行「品質監控計劃」要求下的紀錄,黃回答:「EWL slab(東西走廊月台層板)以我所知就無。」他解釋興建連續牆時,是由分判商「盈發地基」負責準備「品質監控計劃」要求的文件,之後由港鐵加簽,故他理解東西走廊的相關文件,應由承建商禮頓準備,但禮頓則沒有提供。

黃智超續稱,根據「品質監控計劃」,港鐵適任人員要指派一名品質監控督導員進行螺絲帽監督。黃智超認為,相關適任人員是港鐵沙中線總經理黃智聰或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代表政府的大律師周偉倫盤問時提到,港鐵建造經理陳傑霖亦有權委派一個品質監控督導員進行螺絲帽檢查,黃智超同意。陳傑霖早前供稱,認為黃智超是「品質監控計劃」要求下的檢查螺絲的T3級適任人員。

另外,港鐵今年6月15日向政府提交報告,當中夾附了一份具「追溯日期」的後補螺絲帽檢查清單,黃智超承認有關文件在今年6月初才製備,而文件上顯示的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並有黃智超簽署。庭上披露另一份由政府呈交、港鐵未有披露的照片,拍到一份列印版的Excel表格,上方顯示為「1112 coupler installation checklist」。黃智超承認他在今年6月初、基於日常巡查所拍下的照片而製備該表格,表格上寫有照片拍攝日期、地區、合格或不合格等。該表格底部註明超過六成的螺絲帽安裝已進行檢查,並由黃智超簽署,職位寫上「工務督察(IOW)」。代表政府的大律師周偉倫提到,今年6月初,港鐵向政府人員展示上述表格,並向政府指出螺絲帽的相關文件為敏感內容,不能複印副本。政府人員隨後拍下照片,早前呈交調查委員會作為證供。

夏正民質疑,黃智超如何依靠相片證明已經檢查過螺絲帽,黃回答:「我影的相好清楚我影咗把尺,度緊thread(螺絲紋)嘅長度,有啲遠景係紮好鐵,係有望過coupler安裝。」夏正民再質疑,一張照片不代表已經檢查全部螺絲帽,黃回答:「明白嘅,主要係睇番我影過相,平時我同埋督察團體喺地盤做巡查嘅時間,我推算我係有信心,我之前簽嘅record係無問題。」黃指出,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地盤巡查,其上班時間正常為上午8時半至下午4時,地盤巡查時則由上午9時半至下午5時。

黃智超在地盤日常巡查時拍下的照片。黃智超書面證供相片

黃智超的書面供詞又提及,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曾經在今年6月初詢問他,是否願意加簽禮頓所準備的螺絲帽紀錄紙,黃當時表明強烈不願意,因禮頓沒有保存過同期的「品質監控計劃」紀錄文件。他在庭上稱,他不是適任人選簽署禮頓的紀錄紙。黃續稱,收到何昊幫指示,要準備一份內部紀錄,其後何昊幫認為黃智超製備的Excel表格不夠詳細,何昊幫的下屬、建造工程師馬明呈突然準備一份較為詳細的螺絲帽檢查清單,並要求黃智超簽署。黃智超稱,他在檢查螺絲帽事項的其中一欄,全部劃去NS(不滿意),然後在底部簽署,職位寫上「工務督察(IOW)」,日期為2017年2月10日。

黃智超又解釋文件上出現「追溯日期」的原因,「當時大家討論retrospective record(後補紀錄)應該要寫番邊日,一定唔會寫2015年,最後得出2017年,係回應internal review。」夏正民詢問黃智超是否樂意簽署該紀錄紙,黃說:「本人來講沒問題」。夏又問為何不簽署真正製備的日期,黃解釋,港鐵當時正處理大量文件,沒有細心研究應該簽什麼日期,「事後睇番,正常梗係簽番當日。」黃稱,何昊幫曾向他保證紀錄只供內部用,不會外傳。

夏正民之後質疑,為何內部文件仍需簽名,簽名令文件看起來更為正式。黃解釋:「因為當時搜集好多資料,無仔細考慮。」周偉倫質疑,一個理性的人,為何會相信文件是用作回應2017年2月10日的內部報告,黃說:「我理解係一定唔會寫2015年,經過討論,2017年係啱,我提過係內部文件俾幾位同事參考。」他稱,不知道當時所簽的文件會對外公開,否則他會認為應該由另一合資格的人員簽署。

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問黃智超,在紀錄上劃去NS(不滿意)的原因,黃回答稱:「睇番record photo,加埋其他同事有影嘅相,本身呢個區域無發生coupler安裝問題,我相信我喺地盤巡查嘅時間性係完全cover coupler組裝,所以我有信心刪去NS。」夏正民隨即質疑,有關紀錄全部建基於黃智超多個月前的記憶,黃說:「正確。」黃智超在2015年11月已升職為高職工務督察,多份紀錄仍寫上「工務督察(IOW)」。黃解釋,因為時間倉促,未注意到職位有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