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幾乎就是天堂(Almost Heaven)


電影中用上經典舊歌,有時會收到突如其來的效果,一下子,掀動觀眾的情緒。但對沒有聽過原唱的人來說,又加上是新的演譯,能否引起共鳴,便得看彩數。

記得在電影《樹大招風》裡,片尾曲用上高少華翻唱的《讓一切隨風》,頗收畫龍點睛之效,教大家無限唏噓。而去年兩套西片,竟不約而同的選用了《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一部是英國電影《皇家特工:金圈子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另一部是美國片《盧根急轉彎 Logan Lucky》,可算非常巧合。我不肯定對年輕一輩會有甚麼感受,但假如你是從七十年代,聽過原唱John Denver 一路走來的一代,便不禁帶點思潮起伏,像在收拾舊物時,找出一張陳年舊照,百般滋味,湧上心頭。

John Denver 當年是個鄉謠歌手,正如他自稱a country boy,那時也算流行,對我來說,當時比較沉迷搖擺音樂,對這些鄉謠、流行音樂是有點拒之門外。不過,它的而且確相當流行,不少同學練習結他時,都會彈奏這曲,也唱得瑯瑯上口,雖然不太清楚West Virginia 在那方,如何山青水秀,但幻想一下某個曾經旅遊的新界角落,也領略當中景像和意義了。這首歌流行過一段時間,之後,很少再提起,也很少聽到。而Denver這個鄕謠小子除了騎馬玩結他之外,還熱衷於飛行,最後飛機失事英年早逝,因此這突如其來的接連出現,於我而言,是有一定的衝擊。

在電影中,這首歌出現時,都不約而同以清唱形式。在《皇家特工》中,Merlin推開益仔,代他踏在地雷上,催促他們趕快繼續餘下任務,而他為了掩謢他們,也要引對方守衛走近他來個同歸於盡,突然便引吭高歌起來,慷慨激昂,他的聲音不是很動人,但一份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鳴,卻非常有感染力。我從沒有想過這首歌會有這種力量,一種從容就義,拋頭顱灑熱血的力量。

在《盧根急轉彎》中,則是男主角女兒來唱,原本她要參加「扮嘢」歌唱比賽,也選定了模仿唱Rihanna的《Umbrella》,她也期望父親能趕及來看她演岀,因此她站在台上要開始唱的剎那,看見父親步進會場,興奮之餘,馬上改唱父親最喜歡的一曲。小女孩聲音不是完美,但情真意切,觀眾們慢慢加入大合唱,故事又發生在West Virginia 這地方,情境交融,透過影像,依然令人感到絲絲暖意。

我肯定年輕一輩,甚至幾輩的觀眾大概不會因這首歌而岀現甚麼感情衝擊。但有好一陣子,這首歌在我腦海中不停地出現,情不自禁地啍唱着,一遍又一遍。我甚至記起當年許冠傑曾翻唱過,那時香港歌手發表全英文的專輯是相當普遍,好些歌更是由此認識。單以許冠傑為例,歌曲如《Just A Little》,《Interlude》,《Me and the Elephant》,《A Spaceman Came traveling》等等,都是先知道他的版本,後來才聽到原唱,很多時候,總覺得許冠傑的版本更好聽。當年有一套電影《海神號遇險記 The Poseidon Adventure》,主題曲《The Morning After》是女歌手主唱,電影推出之後才找了新晉歌手Maureen McGovern錄音岀版。然而,許冠傑差不多同時推出自己的版本,在香港,肯定更流行更多人認識。我們的軟實力,曾經和世界如此貼近,在亞洲更是前列,我們真的昂首闊步自豪過。

這個曾號稱「東方之珠」的小島,我們稱為家的地方,也幾乎就是天堂的樂土。想起來,怎麼變得如此遙遠呢?

歲月的痕跡也許封了塵,但曾經發生過的事不可能抹殺掉。我突然想起,許冠傑的哥哥許冠英在那幾年後推出個人的廣東歌專輯,曾經收錄過《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的中文版,就叫做《我的家》。

翠柏小徑艷陽耀眼
鳥語花香滴滴露凝四散
峻峭山嶺渡我轉千彎
沙灘淺水淙淙步上那溪澗
我的家居遠山心只盼 盡快返
披星戴月高處再攀
心溫暖那怕風冷

今天再聽,人面桃花,真的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一首看似和我們無甚關係的歌,其實也算大有淵源,所謂的普世價值,所謂的國際視野,很久以前就有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