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傲世的匠心媽媽(一)


香港曾經有一則這樣的廣告:要培養一個孩子成人,需要四百萬港幣(約五十萬美元)。坊間亦流行一種說法:若果家長要子女成龍成鳳,便要「贏在起跑線」。
 
那麼,如果你是一個基層的單親媽媽,如何面對這種菁英文化的壓力呢?

網絡照片

在今日各行各業充斥着女強人的時代,窮困的單親媽媽常被視為沒有生產能力,又是依靠福利援助的社會負擔,形象負面。可是,由李灝麟博士所寫的《再痛,媽媽也捱得過》,不但完全瓦解了這種不平標籤,還將基層的單親媽媽重塑,化成社會的深厚資本,愛潤的泉流。
 
這些基層媽媽孤身面對逆境,匍匐前進,心無旁鶩地撫育子女成人,就像傳統的工匠那種專注眼前手藝,默默苦幹的匠心精神(craftsmanship)。故此,堅不放棄上天賦予的育兒使命,獨力陪伴孩子成長的單親母親,也應被敬稱為匠心媽媽(craftsmum)。而且這種不爲名利掌聲的專注精神,咬緊牙根在惡劣的環境中慢步人生路的堅持,實傲視祟尚物質、不是我勝便是你敗的社會價值觀。

作者通過十個單親媽媽的故事,生動地描述這些看似平凡的婦女,如何由受助者蜕變成施助者,改寫了貧困單親女性的宿命,展示了不平凡的生命力。
 
由當初徬徨失措到成為匠心媽媽,大部分單親都會經歷四個階段:
 
(一)獨自面對苦難
(二)發現身旁微小的助力
(三)跌進專業施助者網路
(四)加入互助群體
 
不少人以為貧窮婦女沒有外出工作的意向、能力或經驗,但書中大部分女性在少女時代都為了幫補家計而輟學,紛紛踏出家門打工。香港的五十至八十年代,製造業發展蓬勃,很多女孩子因家中經濟拮据而到工廠上班(社會學家稱為「工作女兒」working daughters)。在中國內地,也因為經濟開放政策,令很多住在貧困鄉村的女孩子到城市工作,以支援家人。
 
這些少女在長時期肩負了家中經濟支柱後,遇到心上人以為可以成為歸家娘專心相父教子,卻遭到仿如晴天霹靂的家庭暴力、丈夫婚外情或因病離世的慘劇,不單頓失生活依靠,而且也因負擔不起托兒服務,即使不介意工作低下,仍不能丟下幼兒離家幹活,不少亦對家庭劇變羞於啟齒,獨坐愁城。

網絡照片

例如原籍潮州的綺雯,年僅十六歲便離鄉往深圳謀生以奉養雙親,後下嫁了任職香港警員的丈夫,遷居香港後才發現他屢有婚外情,並時常向她施暴,又對她經濟封鎖,最後還將她們三母女逐出家門,在無家可歸又舉目無親的慘況下,剎那間心生自殺之念。
 
幸好,兩個幼女的呼求喚醒了她,然前路仍茫茫無助,由於她居住香港未夠七年,而且丈夫又故意拒絕和她離婚,以致很多福利資助都未能申請。
 
最終一位社工突破障礙,努力為她奔走以解決物資及心理資詢的問題。當日子逐漸返回正軌後,她深感初嫁來港的婦女,因未符合住滿香港七年的福利規定,以致求助無門虛慌失措,遂積極當義工關懷這些同路人。
 
本書其他的媽媽走的路也大致相同,雖然在家庭突變的當初需要適切幫助,看似是社會福利的依賴者,但舉起千斤細步後,苦難便遂漸像換了新衣不再惡形惡相,過往傷痛的經歷反成為無形資產,令她們看到其他尚在苦海浮沉的人時,有力量伸出援手,開始由受助者轉化為施助者。
 
自始,這些單親婦女不單不再是社會的負累,還可分享其他專業人士所不能提供的過來人經驗,透過平等的互助形式,與眾姊妹互相扶持,在身邊打氣,剔除社會上對貧窮單親女性的標籤,且反過來發出正能量。
 
是怎麼樣的正能量呢?(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