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內地教會面臨寒冬 港人支援愈見艱難


【記者:張其、陳曉怡/編輯:梁鈺雯、高仲禮/攝影:呂美珊、梁鈺雯】

自1949年中國共產黨執政後,內地基督教發展一波三折,教會分裂成由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以及拒受政府管控、沒有合法身分的「家庭教會」。家庭教會信徒的聚會屢受打壓,不少傳道人和牧師被拘捕和囚禁,教會被逼轉向地下運作。

自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以來,國內宗教政策持續收緊。今年二月,內地實施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當中提到非官方認可機構不得開展宗教教育培訓,亦不得組織公民出境參加宗教活動等。

多年來,不論是人員培訓還是資源供給,家庭教會由於缺乏政府認可,長期依賴香港作支援基地。然而,隨著中國政府嚴控跨境宗教活動,內地生來港讀神學的難度日益加大,香港教牧回內地事奉亦愈來愈難。

來自廣東的陳鴻(化名),自大學畢業後便在家庭教會工作。他指,當時希望裝備神學知識,但報讀政府認可的神學院,學生要提交堂會證明,而他根本就交不出來:「因為在三自教會的角度,要維持和政府一致口徑,就不存在所謂的家庭教會。」加上,家庭教會信徒大多不認同三自教會理念,自然不會報讀官方神學院。

隨著自由行政策在2003年推行,家庭教會信徒來港讀神學的情況愈發興盛。約十年前,陳鴻前往香港的建道神學院(建道),修讀短期普通話神學課程,每次上課都有上百名學生,其中多數是內地生。然而,以自由行來港就讀短期課程,算是游走法律灰色地帶,或會違反簽證逗留條件。而在位於九龍塘的中國神學研究院,有舊生亦指七年前就讀時,校園內常見內地生蹤跡,當中逾半來自家庭教會。

陳鴻指,不少內地家庭教會與香港教會的關係密切,鼓勵了內地基督徒來港讀神學。1949年中國政權更替後,不少內地教會領袖逃難到香港,與外國宗派合作建立本港教會;中國改革開放後,愈來愈多港人回內地宣教,於全國各地建立地下教會。陳鴻指,自己教會的創始人正正從建道畢業,傳道人的薪金亦由港人捐贈,他形容為「改革開放的第一桶金」。

新例針對境外培訓 皆因「意識形態」

境外神學教育的缺口,引起當局注意。今年二月,內地實施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以往條文只規管非官方宗教組織(即家庭教會)「不得選派和接收宗教留學人員」,經過修訂後,連「組織公民出境參加宗教方面的培訓」都是非法。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認為,條例如此修訂,正要針對家庭教會人士到境外讀神學的情況。

由於崇基神學院隸屬公立大學,其神道學碩士課程能於內地招生,與其他中大碩士課程無異。換言之,不論任何教會背景人士,申請學生簽證都不大困難。然而,如要就讀本地其餘的私立神學院,就只有三自教會人士有機會獲批學生簽證,現時亦只有中國神學研究院、信義宗神學院及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名列於中國政府認可的境外神學院名單。

邢福增指,縱然是三自教會人士,要到境外留學亦不容易,他們要取得基督教全國兩會推薦並通過考試,當中必然包括政治試題及牧師面試。邢福增認識選派留學生的三自教會牧師,對方談到派人來港讀神學的困難:「真正原因是意識形態。來到(香港)後,他們會面對多元的思想、價值觀、政治觀念。」

原來內地神學生要到香港留學,甚至較前往北美還要困難,邢福增引述該牧師指:「美國鬧中國,我們可以理解。但香港從1997年已成中國一部分,香港(人)鬧中國的話,中國神學生就會問,為什麼香港(人)可以(鬧),中國(人)不可以?」

本地神學教師同樣面臨政治壓力。邢福增指出,約四年前,香港牧師鄔小鶴因在港為內地人士提供宗教培訓,被深圳市宗教事務局要求會面,當局當時未有法律作依歸提出檢控,如今條文經修訂後,政府自然「有法可依」。刑說:「現在大家都擔心,中國政府甚麼時候會運用這些(條例)向香港人開刀,這樣有一個警示作用。」

記者曾向多間香港私立神學院求證近年的收生變化,多間神學院均回覆表示不接受訪問,或表示只要求申請人達收生要求,其教會背景並非考慮因素。有神學院學生向記者表示,近幾年校園內的所見的內地生,大多來自三自教會,他們進修完便返回原來教會工作,而家庭教會學生則幾近消失。

港傳道人往內地工作 官方管控愈加嚴密

香港的教會傳道人陳建榮從十幾年前起,跟慈善團體合作資助內地貧困學生。他每年都會到內地探訪,期間雖然不會直接傳教,亦沒有向官方申報身分,但他認為,政府要知道他的教會背景並不困難。陳建榮提到,除了《宗教事務條例》經修訂外,實施《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條文同樣要求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不得非法從事或資助宗教活動。所以,他們今年回內地舉辦活動,便需事先向公安部門登記,提交活動細節、參與者個人資料等。

前往家訪當日,陳建榮等人分成幾隊出發,每隊都有公安陪同。陳建榮形容,雖然對方的言行友善,但期間一直拍照記錄,令他感到「有些壓力,更加小心講話。」邢福增亦指,以往前往內地講道時,傳道人只需提交講者姓名即可獲批,但最近一年監管愈見嚴緊,甚至要先向當局提交講道題目和大綱:「確保你說的東西他們放心。」

陳建榮指,近兩至三年,本地傳道人不時在「較緊張的時間」,接到內地教會通知「這段時間(你們)暫時不要來」,情況比過往頻密許多。他又指,自己近年發起關注中國宗教自由的聯署,又接受過香港媒體訪問,所以未來可能會減少前往內地,或不直接負責內地的事工。

傳道人陳建榮近年不時就內地宗教情況公開發表意見,他表示可能會因而減少返內地的次數。(梁鈺雯攝)

在內地,家庭教會大多會租借酒店會議室來聚會。陳建榮指,他得悉不少教會租場時都被無故大幅加價,有傳道人更「被邀請」與政府人員「聊天」,要求他們停止舉行聚會。今年前往內地工作時,他看見幾乎所有三自教會都貼上《宗教事務條例》,禮堂放有領導人肖像及掛起五星紅旗。

邢福增認為香港教會仍有空間為內地教會發聲,喚起對宗教自由的關注。梁鈺雯攝

邢福增指出:「習近平很重視國家安全,這牽涉到意識形態的問題。」他指,香港往往最早收到內地教會消息,若能把資訊公開和發佈,以聯署聲明方式支持他們,已是對內地基督徒很大的支持:「這些不能改變中國政府,但香港教會現在還有空間,還可以做這些事,令大家更關注宗教自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