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港鐵前工程總監黃唯銘:對追溯日期文件不知情 佢哋「作假」、「毫無意義」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踏入第32天聆訊,已離職的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作供。今年6月港鐵向政府呈交的報告,當中涉及一份後補具追溯日期的螺絲帽檢查清單,黃唯銘稱,直到報告呈交前,他不知道有關紀錄是後補的。他直斥追溯日期文件是「作假」,又稱填上2017年2月10日是「毫無意義」。

聆訊披露,港鐵主席馬時亨和行政總裁梁國權,今年8月6日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會面時,陳帆表示對港鐵沙中線項目的高層團隊失去信心,點名指黃唯銘、前沙中線總經理黃智聰、前沙中線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前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應該解除職務。黃唯銘在8月7日凌晨向梁國權辭職。 

已離職的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周滿鏗攝

前沙中綫土木工程總經理胡宏利早前供稱,今年6月15日向政府提交的報告中,夾附了具「追溯日期」的螺絲帽檢查清單,胡宏利稱曾在會議上指出該檢查清單沒有價值,惟行政總裁梁國權認為有價值,應交予政府。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盤問黃唯銘,有否聽到梁國權指示胡宏利要將檢查清單夾附報告,黃稱沒有,亦沒有聽到胡宏利提及清單具有追溯日期文件。黃又稱,在準備報告期間,不知有關紀錄是後補的。

黃唯銘接受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許偉強盤問時,認為文件具追溯日期是「作假」,又指填上2017年2月10日是「毫無意義」,「任何retrospective record都唔可以create,過去幾日我睇番舊同事嘅transcript,我覺得佢哋create嘅時間,佢哋知道個record唔係當時,create放咗個字retrospective上去,以我粗略認識,係作假嘅,佢哋完全明白,唔知點解簽咗日子2017年2月10日,呢樣係totally meaning nothing,係無可能簽2017年,應該好clear簽番inspection date,係一個好大嘅honesty mistake。」

許偉強質疑,港鐵過去有不少曾作供的證人均表示不知道「品質監控計劃」的要求,亦沒有人得知誰是負責檢查螺絲帽的品質監控督導員,詢問黃唯銘港鐵是否有機制,讓地盤人員完全明白相關要求。黃指,「品質監控計劃」是近五年才出現,並不是很多人熟悉計劃,「我都有同同事傾,Kobe Wong(黃智超)佢話佢自己負責睇螺絲帽,但佢話自己唔係QSS(品質監控督導員),實際上佢真係有做,不過Reocord上provide唔到log book同full report。」

黃唯銘的書面供詞提到,2018年6月收到政府的電郵,要求港鐵提交有問題鋼筋工序和地盤監督情況的報告,他當時將處理報告的責任交予胡宏利。他又稱,當時專注螺絲帽數目,又指示設計管理團隊的魏欽強計算螺絲帽數目,「我想兩team人分別去count coupler,講緊好多coupler,如果有difference就可能係兩個team搵到出來。」惟黃唯銘表示,報告呈交後才發現當中有錯漏,其書面供詞提到之後從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提供的相片中得知,連續牆頂部沒有螺絲帽。黃稱,何昊幫告知他,東西走廊的東面連續牆頂部大約450毫米的石屎被削走,他當時感到驚訝,「佢哋喺site做supervision係肯定知道450mm concrete knocked off,但係紀錄上就唔齊全,佢哋做report只係用available record,但紀錄係未做revision。」港鐵在7月13日告知政府需要更新有關情況。

黃唯銘在7月19日,向港鐵主席馬時亨解釋,因為連續牆的改動導致螺絲帽數目不準確,最後出現落差,他引述馬時亨當時同樣感到驚訝,「佢俾我嘅message係十分之驚訝,佢expect數字上係十分準確。」行政總裁梁國權作供時披露,港鐵主席馬時亨和梁國權在今年8月6日與運輸局局長陳帆會面,當時陳帆表示已對沙中線項目的高層團隊失去信心,並點名指黃唯銘、前沙中線總經理黃智聰、前沙中線總經理胡宏利、前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應該解除職務。黃唯銘在8月7日的凌晨向梁國權請辭,「Lincoln(梁國權)同我對話無叫我resign,我只係consider我自己reason去resign。」

調查委員會亦關注黃唯銘與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的關係,黃唯銘的書面供詞提到,兩人首次接觸是有關南港島線的事,第二次在2016年12月,黃當時與潘通電話談到商業問題,黃稱當時得到的訊息是:港鐵沒有付足款給禮頓,導致禮頓沒有付足款給中科,潘焯鴻希望黃唯銘幫助解決問題。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問黃唯銘,對話中潘焯鴻有否提出任何指控,黃回答:「喺電話佢完全無講rebar thread cutting(鋼筋螺絲紋被剪),佢證人供詞講8月睇到incident嘅事,佢無講過。」黃之後委派下屬區冠山跟進問題,其後區稱事情已經解決。

黃唯銘指,有收到潘焯鴻於2017年1月6日向禮頓提及剪鋼筋的電郵,黃當時得知前機電工程總管李子文會跟進問題,他在庭上亦稱認為是日常的質量事件,數星期後獲胡宏利通知,問題已經獲得處理。對於禮頓工程部總監Stephen Lumb 以及港鐵沙中線協調經理吳嘉華,因應潘焯鴻的指控分別進行內部調查,黃唯銘均稱不知情。直到去年9月,他再次收到有關潘焯鴻與禮頓來往的電郵,而之後他收到通知指問題已經解決,「我跟住啲電郵,件事已經resolved同concluded。」

代表中科的大律師蘇信恩(左)、大律師陶榮(右)。周滿鏗攝

代表中科的大律師蘇信恩之後盤問黃唯銘,質疑黃唯銘在今年6月準備港鐵報告時,港鐵曾派代表與潘焯鴻面談,惟之後卻沒有將潘焯鴻的證供,寫入6月15日呈交政府的報告內。黃稱:「我唔可以代表legal team講實際原因,我當時理解唔放入去嘅原因,report係go public,由於中科嘅statemnet係直接同禮頓關係,禮頓同中科有contradiction,決定唔放入report,但係就將互相statement main point放入attachement。」蘇信恩隨即質疑為何兩者有衝突,卻有包括禮頓的證供,而非中科。黃稱,中科的指控或對政府已設立的調查委員會構成影響。蘇又質疑,港鐵報告由始至終均沒有公平、透明和獨立對待中科的面談,而港鐵是蓄意不將中科的證供放入報告,是為了製造政府對中科的負面看法;黃唯銘稱不同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