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阿特金斯結構團隊主管同時為港鐵禮頓工作 稱不知削低連續牆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踏入第34天聆訊。早前披露港鐵和禮頓同樣聘請阿特金斯(Atkins)作為設計顧問,阿特金斯結構團隊主管李運祥今日供稱,他作為港鐵一方的設計顧問成員,同時亦會為禮頓的設計諮詢提供意見。李稱:「或者我做得太快。」

李運祥又供稱,對禮頓削低連續牆並不知情。他曾為連續牆第二次改動提出設計建議,指其原意為保留螺絲帽,並不用削低連續牆,但他承認在文件上用字不清晰,令人混淆。

阿特金斯結構團隊主管李運祥。周滿鏗攝

港鐵在2010年聘請阿特金斯作為詳細設計顧問公司(簡稱A隊),禮頓之後在2013年同樣聘請阿特金斯為沙中線合約編號1112的設計顧問公司(簡稱B隊),李運祥在2013年10月至2015年9月為A隊工作。代表調查委員會的大律師卓元暢問李運祥,當禮頓提出諮詢時,他是否會以A隊成員的身份提供意見,他稱:「是」。卓元暢之後展示一份由禮頓提出的技術諮詢文件(TQ33),即連續牆缺少U型鋼筋的修補方案,文件上顯示回覆者為李運祥。卓指出,正常做法應該由B隊作覆檢,而李作為A隊成員卻回覆了相關文件,李稱:「或者我做得太快。」李運祥的上司、阿特金斯項目總監John Blackwood昨日供稱,A隊和B隊隨著工程壓力增加,兩隊人員為確保決定正確,令送審程序更快和有效率,分工變得模糊。

對於禮頓在東西走廊的連續牆作出第二次改動、連續牆被削低,李運祥供稱毫不知情。他解釋,回覆技術諮詢文件(TQ33)的原意,指當時的理解為連續牆已經興建完成,不應放棄,但為了解決U型鋼被移除、全面拉力等問題,李提出東西走廊層板和架空軌道通風層板(OTE)兩個結構,應「一整塊」(Monolithically)建造,中間連續牆由螺絲帽設計連接兩邊。李解釋,「一整塊」的意思,是兩個結構同時澆注混凝土,而不用削低連續牆。

不過,早前作供的禮頓設計經理Brett Buckland認為,TQ33中李運祥的回應,是指連續牆頂部混凝土削走約450mm,改為兩行連續鋼筋(through-bars)貫穿東西走廊層板、架空軌道通風糟(OTE)以及東面連續牆,並一次過為三個結構灌上石屎連接。而工地最後實施了削低連續牆的方案。

今年7月13日,港鐵提供有關東面連續牆的補充資料。

代表政府的大律師周偉倫展示屋宇署在2015年7月30日,最終收到的永久工程設計圖則顯示有螺絲帽設計,連續牆頂部亦沒有被削低,李運祥同意圖則為他的設計原意。惟同一份文件的文字描述部分,提到連續牆頂層被削低。周偉倫指,禮頓認為文件顯示屋宇署已經得悉並接納改動。李運祥表示,相關文件可能沒有經過A隊,便向屋宇署呈交,否則他或會發現問題。李運祥指,他只負責設計,不會得知實際施工情況。周偉倫問李運祥,在文件用上「Monolithically」一字是否會令人混淆,李同意指:「我現在知道是更混亂。」.

運基顧問項目經理麥汝文。周滿鏗攝

另一證人是運基顧問項目經理麥汝文。政府2012年8月聘請運基,負責監測港鐵沙中線項目的成本控制、工程進度和公眾安全三方面。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指,運基的責任是確保工程不會與已批准的圖則有偏離,Pennicott問麥汝文,運基的「送審文件覆檢和合規」小組會否主動審計與檢查圖則,麥稱,運基只會根據屋宇署要求做事,除非發現危險的事,否則不會做額外的工作,「我哋人手工作量非常大,時間非常緊迫,政府定落來的人手,我哋係fully deploy個要求,除非屋宇署有特別要求外,我真係無咩surplus man power去搞。」

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問麥汝文,會否進行不定時的突擊巡查,以確保地盤有足夠監督以及正確的施工次序,否則的話就好像買樓一樣,只看售樓書和圖則,而不實際到屋內看一看。麥表示,每3個月會到工地巡查一次,每次約3小時,但事前要跟路政署和港鐵約定巡查路線,「通常同路政署一日前約定,因為我哋唔可以干擾佢哋,之後問埋港鐵,三方就工程時間表,路政署會俾意見,可能我有興趣睇某啲區。」

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隨即指出,削低連續牆的工程維持6個月、牽涉30個倉,如果運基有巡查是會發現連續牆的改動。麥汝文稱不同意,因為運基只能有限度進入地盤,未必有機會發現。Boulding質疑,如運基沒有機會發現,即代表未能盡其責任;麥汝文再稱不同意,指他的同事、「送審文件覆檢和合規小組」組長楊偉雄能夠解釋。

聆訊明續,已退休的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將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