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青衣島民跳出Facebook救社區:區議員唔做,我哋做


 「青衣島民做嘅所有嘢,都唔應該係青衣島民做!係因為區議員唔做,我哋就自己做。」青衣島民召集人王必敏苦笑。由一班青衣街坊組成的青衣島民,不只是一個Facebook專頁,他們除了在網上出post,還在社區辦墟市、共購,又向政府部門提交政策建議,十分活躍。

青衣島民獲頒網絡公民獎公開組獎項。網絡公民獎由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會和獨立媒體(香港)主辧,眾新聞、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獨立媒體網、端傳媒協辦,「香港01」 支持,今年第四屆舉行。今屆比賽以社區項目作為主體,公開組有17個項目入圍,學生組有5個入圍。項目經網民投票及評審委員評分,各佔50%。青衣島民分別在評審及網民投票中獲最高分數,評審認為項目回應了社區議題,並積極介入改變。

居民自發組織「青衣島民」希望從網絡走入社區。青衣島民Facebook圖片

青衣島民Facebook專頁去年初推出,簡介為「一個有關青衣的專頁,一起發掘青衣人的故事,一起探究青衣土地的歷史,一起監察青衣各樣的大小事。」至今有過萬個Likes。專頁幾乎每天都有一個貼文,內容亦五花八門:說日軍侵華時進攻青衣的歷史、介紹雀鳥種類,討論青衣通宵小巴諮詢文件、宣傳即將舉辦的活動、轉發時事新聞例如東大嶼填海等。

專頁有時製作圖片或短片,例如自製1941年日軍進攻青衣島路線圖,或拍攝短片,實測組織建議的深宵小巴行車路線等。網民反應頗為活躍,部分貼文有數百個Likes,亦有不少網民留言。如實測建議深宵小巴行車路線的短片,居民紛紛表達意見:「巴士南面入,小巴北面入,各取所需不是更好?」、「南/北橋入都唔係重點,目的係推出一個比N241快而又可以照顧到較多青衣居民嘅方案。」專頁成為居民討論社區政策的論壇。

30多歲的王必敏是自由身廣告人,曾是網台文化節目主持人,去年初與幾個青衣街坊成立了青衣島民,目前大約有8至9個核心成員,都是義務性質參與。她兩年多前參與義工活動時,結識了幾個青衣街坊,組了一個「約食飯」群組,「一開始諗住做『Open Rice』㗎咋,話不如開個page,介紹吓青衣美食。」後來發現覓食愈來愈難,因為區內很多小店、小販檔都結業,只剩下連鎖食肆,「串燒、雞蛋仔嗰啲冇晒,之後開始討論點解會冇晒呢,後來發現領展係問題癥結。」青衣大部分屋邨商場,如長發廣場、長亨商場等,都屬領展旗下,有的在今年初出售予基匯資本。

幾個街坊由起初交流飲食資訊,慢慢討論到社區發展,發現原來青衣區內有很多問題。王必敏說:「街坊都好少喺屋邨買餸,因為好貴,個個都要搭車去荃灣買餸。我連買枝筆都要搭車去青衣城商場買,明明以前我可以喺樓下買的,而家咩都冇晒。」於是幾個人開始諗計仔,辦起各種對抗領展的行動,如邀請基層婦女及小店辦墟市、組團「共購」聚集居民訂單,直接向本地供應商或菜農買貨,不單價錢較平,同時支持本地小商戶。

青衣島民去年辦墟市,邀請基層婦女及小店擺檔。青衣島民Facebook圖片
青衣島民曾發起共購,聚集居民向本地菜農買菜。青衣島民Facebook圖片

一般地區專頁多只是交流區內資訊,例如交通消息、區內美食、趣事奇事等。但青衣島民不止停留在鍵盤,成立兩年以來搞作多多,辦過觀鳥團、單車團、夾心照顧者講座等活動。王必敏形容,他們做的工作就像社區中心或NGO:「我成日都話,我哋愈搞愈似社區中心,同小童群益會嗰啲冇分別。不過我哋比社區中心多面向,希望做落去係影響政策。」她舉例,青衣來往市區的深宵交通不便,青衣島民曾收集街坊意見,撰寫建議書予運輸署;有居民希望爭取青衣海濱建單車徑,他們跑到荃灣區議會旁聽討論屯荃單車徑的會議,又向推動單車政策的海濱事務委員會委員司馬文詢問意見,再撰寫建議計劃書。

王必敏記得,青衣戲棚是每年農曆三、四月,為慶祝真君大帝寶誕及天后誕的大型傳統節慶活動,數年前起開始引入各款小食攤檔,吸引不少人前來「掃街」。由於大部分攤檔均使用即棄餐具,垃圾遍地造成滋擾大浪費。青衣島民於是向主辦活動的青衣鄉事委員會,建議提供餐具租借,但意見未獲接納,於是他們聯同組織「裸買行動」成立「青衣戲棚關注組」,找來傳媒採訪,成功引起環保署關注,官員主動邀請他們談論減廢,後來鄉事委員會終採納他們的建議,引入租借餐具。王必敏回想,青衣島民作為民間自發組織的確有局限,「冇身分的確有難處,好似鄉事委員會起初唔會理我哋,最後搞咗好多嘢,環保署先落嚟見我哋。」

青衣戲棚結束後,遺下大量垃圾。青衣島民Facebook圖片

辦社區活動、做政策倡議,青衣島民做的社區工作,不就是區議員的職責?王必敏說:「其實呢啲嘢應該係佢哋做,我哋係迫於無奈地工作重疊,因為佢哋唔做,咁咪我哋做。」目前青衣有11名區議員,均屬建制派或報稱無政治聯繫,分別是:譚惠珍(經民聯)、麥美娟(工聯會)、陳笑文(無政治聯繫)、張慧晶(無政治聯繫)、李志強(經民聯)、徐曉杰(實政圓桌)、梁偉文(民建聯)、潘志成(民建聯)、盧婉婷(民建聯)、林翠玲(無政治聯繫)、羅競成(民建聯)。

既然認為區議員無落手落腳,組織有想過參加明年區議會選舉嗎?「可能,傾緊。但因為始終大家來自不同地方,有不同理念,參選都唔係易事,你放唔放得低正職、家庭?好難叫人捨棄目前生活,我哋唔係做政黨,由街坊轉過去,有未知的恐懼,所以仲睇緊。」

2014年傘運後提倡「傘落社區」,不少人透過網絡成立組織。王必敏笑言,青衣島民很難稱得上是傘後組織,「我哋2017年先行出嚟,仲叫自己做傘後組織好肉酸。」不過她直言,「自己社區自己救」的理念,的確是雨傘運動時期醞釀出來的。組織主要工作集中在民生、社區上,不過偶爾亦會見到專頁有觸及時事議題,如呼籲網民參加七一、反對東大嶼人工島遊行等。

組織內沒有分工作崗位, 王必敏說,成員有空就可寫文,或辦自己想做的活動。她工餘時處理島民的工作,直言投入的時間比正職還多。目前組織印傳單海報、運送街站物資等資金,都由成員捐出,「每次每人夾200蚊,大約10個人,用晒再夾,要好慳。」

今年網絡公民獎公開組得主是青衣島民,右二為王必敏。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會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