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被問下屬和外聘顧問工作 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我留俾同事詳細解釋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進入第35天聆訊。首位政府證人、已退休的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作供。他的書面證供提到,政府委託港鐵管理沙中線項目的協議,有三層元素確保風險管理足夠,包括:港鐵作為項目管理者、委託運基顧問為監測及核證顧問、調派屋宇署人員成立「建築物條例」小組。鍾錦華又提到,對於港鐵先後提交兩次報告,而報告有非常大的出入卻未能解釋原因,是政府對港鐵沙中線工程團體失信心的主因。

鍾錦華被問到路政署測量師及運基顧問的工作細節時,未有回答,指留待路政署鐵路拓展處人員詳細解釋。鍾錦華被代表調查委員會的大律師質疑不知情,鍾稱:「我唔係詳細情況唔知道,因為日常做呢方面工作係同事負責,安排上佢哋解釋會準確啲。」

已退休的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周滿鏗攝

另外,政府委託的監測及核證公司運基顧問,董事楊偉雄在庭上提到,今年6月應政府要求,負責覆檢港鐵和禮頓的工地紀錄並製作報告,惟今年12月向路政署提交的最終報告中,仍然是依賴港鐵出錯的紀錄文件。

運基顧問董事楊偉雄。周滿鏗攝

楊偉雄身兼運基的「送審文件覆檢和合規」小組組長,其書面供詞提到,因應今年5月尾傳媒報道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層板的工程問題,其小組進行過三輪工地文件檢查,最後在今年12月11日向鐵路拓展處提交了最終報告。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展示港鐵和禮頓分別在今年6月才後補的螺絲帽檢查文件,Pennicott問楊,最終報告是否以相關後補紀錄而製備,楊偉雄稱:「沒錯。」

Pennicott再指出,港鐵今年6月後補螺絲帽檢查清單,文件卻寫上2017年2月10日,底部註明為「螺絲帽後補紀錄」。Pennicott問楊偉雄,對於檢查文件的簽署日期是否曾作過任何假設,楊偉雄稱:「做假設係危險。」他稱,相信港鐵是2017年2月10日簽署和制定文件。運基的最終報告又提到,禮頓提供的螺絲帽紀錄文件,曾就已損壞的鋼筋進行「鑽洞插鐵」的補救方式,但港鐵則沒有相關紀錄。楊稱,當時有向港鐵提出疑問,但對方未能回答。Pennicott指出,運基的最終報告因為沒有考慮過連續牆曾改動,故至今同樣是不準確;楊偉雄說:「沒錯。」

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質疑楊偉雄,如運基有進行過地盤巡查的話,為何未能發現連續牆頂部被削走。楊稱,運基只負責陪同政府官員做地盤巡查,不會仔細監督工人工作,「個目的非常清晰,等佢(政府)了解個contract做緊咩嘢,從來唔會去好仔細嘅地方睇,係咪打緊石屎,個目的只係general feeling。」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許偉強,展示屋宇署在2015年7月29日,收到連續牆第二次改動的臨時工程設計文件,而文件亦有呈送予運基。許指出,文件中有關「施工順序」的段落,有一段文字提到連續牆頂層將會被削低。許問楊,有關文字的描述,事實上未能詳細回應設計原意;楊稱同意。

楊偉雄又在庭上披露,運基曾在2015年12月進行成本審計期間,發現港鐵有4份合約,當中的承建商與港鐵均使用同一間顧問公司,其中一份是沙中線合約編號1112,即禮頓和港鐵一同聘請阿特金斯為設計顧問,運基當時擔心有關做法牽涉「double pay」和利益衝突,故檢查港鐵的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發現當中條款容許同一間顧問、分開兩個團隊提供服務。運基再追查顧問公司的組織架構圖,當時沒有發現兩個團隊有重覆成員。惟阿特金斯項目總監John Blackwood早前供稱,他同時出任兩個團隊的主管,亦有成員同時在兩個團隊工作。

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周滿鏗攝

已退休的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作供,他在今年10月21日卸任,他一開始便提到,路政署署長退休需於一年前通知政府,故他早於2017年10月或之前已通知政府退休。鍾錦華曾擔任土木工程拓展署署長和渠務署署長。

鍾錦華在庭上提到港鐵報告出錯,以致損害政府的信心,「6月15日的港鐵報告,佢話經過2星期調查同做報告,我哋收到呢份報告,我哋睇到一啲問題,一路問港鐵。直到7月13日收到港鐵一封信,裡面夾附幾張圖,圖所講嘅同6月15日報告有非常大嘅出入,個出入背後係顯示好多問題。」他續指,屋宇署認為問題是要事先得到該署審視,而螺絲帽數目亦明顯不同。8月1日,鍾錦華曾與港鐵高層開會,問及對方為何提交的地盤紀錄仍然顯示舊有的螺絲帽數目,當時港鐵未能解釋,因此政府對港鐵沙中線工程團體失去信心。

鍾錦華又提到,特首林鄭月娥在8月6日與港鐵非執行主席馬時亨舉行會議前,他曾參與一個會議,向林鄭簡介情況。鍾錦華書面證供又提到,他任內每月會主持一次項目監督委員會會議,討論港鐵提交的每月進度報告,如有發現重大事情需關注,便會在委員會會議上討論,鍾錦華指,今年6月底已經將紅磡站工程質量問題納入處理事項,惟鍾稱,今年5月前、他任內期間,沒有重大事情被提上會議。

鍾錦華的書面證供又提到,政府委託港鐵管理沙中線項目,協議下有三層元素以確保足夠的風險管理:

第一層是港鐵作為項目管理者。鍾錦華解釋:「港鐵公司係掌握工程細節掌握得多,好大程度佢哋有一啲input,風險管理佢哋都有責任。」;

第二層為委託運基顧問負責監測及核證顧問。鍾錦華形容為「check the checker」,「我哋要求consultant係要主動,好多係要同我哋有好多交流、好多互動。」其書面供詞又提到,運基在公眾安全、工程質量兩方面有責任;

第三層是調派屋宇署人員成立「建築物條例」小組,當中有兩名高級結構工程師、兩名測量師與運基的代表,負責進行與建築物條例相關工作;

Pennicott問及有關「建築物條例」小組中,路政署測量師的工作時,鍾錦華表示:「去到呢啲咁具體細節,我諗會留俾RDO(鐵路拓展處)同事去詳細解釋。」Pennicott再問有關運基「送審文件覆檢和合規」小組和「建築物條例」小組的具體工作時,鍾錦華同樣稱,留待路政署鐵路拓展處同事詳細解釋。Pennicott質疑鍾錦華,不知道有關詳細情況,鍾解釋:「我唔係詳細情況唔知道,因為日常做呢方面工作係RDO同事負責,安排上佢哋解釋會準確啲。」

早上作供的運基顧問董事楊偉雄指出,運基在沙中線合約編號1112的工程中沒有進行過突擊檢查,稱紅磡站地盤較大,較難在不通知承建商的情況下觀察地盤情況,故地盤巡查通常由港鐵人員陪同,政府人員亦會穿著政府部門的反光衣和頭盔,容易被識別。惟鍾錦華供稱,突擊檢查可經較快、短的通知時間而安排,「做突擊檢查唔係隨意行入地盤,我會覺得係好短通知時間,港鐵就會俾到我哋人員或顧問進入,呢個就係我理解嘅突擊檢查。」

鍾錦華完成作供後,沒有一如以往的證人般,從荃灣法院正門離開。記者在正門外守候超過半小時,始由調查委員會職員告知,鍾錦華已經從停車場後門離開,職員沒有解釋為何鍾錦華可以從後門離開。聆訊下周一繼續,由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