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聚會情況。秋雨聖約教會Facebook照片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和他的妻子蔣蓉因為主持家庭教會12月19日被當局抓捕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條因言入罪的罪名中共判刑很重,劉曉波當年判刑11年,而且未能活著走出監獄。令人很為王怡夫婦擔心,但從王怡被捕前的聲明來看,他顯然有心理準備,是甘心背負十字架,為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接受牢獄之災。

在我見過的人當中王怡大概是最勇敢無畏的人。

記得有年他經過香港,來《開放》雜誌和我們見面後,拉著行李要過海關到深圳,上火車時他手拿一本開放雜誌。我特別叮囑他過海關時把雜誌要收起來,記得他回答我的大意是,這是一本雜誌,又不是什麼非法的東西。就這樣,他真的手持一本被中共當局認為的反動雜誌泰然自若地走過羅湖橋。

極權專制統治人民一個最重要的手段就是製造恐懼,抵抗強權就是要克服我們內心的恐懼。而王怡就是一個克服了恐懼的人。如他在被捕之前所寫的信仰抗命聲明:他對一切社會政治的權勢,不存畏懼之心。

王怡成為牧師之前,在成都大學教書,無論是對校方還是他的學生,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理念。他在課堂上大講自由主義,從不諱言自己反對專制主義的立場。他任教的班上有共產黨員學生,這些學生有可能向校方告密他,他也從不收斂詞色,據說有黨員學生家長到學校投訴,說他歧視共產黨員學生。甚至在每年呈交給成都大學校方的年終教師自我評中他也坦蕩地寫道「本人反對專制主義,是持溫和的自由主義立場的知識分子。」(大意如此,具體措詞可能有出入)這在中國大陸恐怕沒有第二個大學教師曾如他這樣坦蕩無懼。

王怡2009年11月在香港的《勞改制度下的中國》討論會上發言。照片由筆者提供

王怡主持秋雨教會之後,因為堅持家庭教會的原則,不與當局合作,被當局刑事拘押成為家常便飯,僅2009年下半年就被刑拘了4次。2010年聖誕平安夜被刑拘後,與一個小偷和妓女關在一起。我看過一個視頻,某次警察又上門來,王怡從容應對,不卑不亢。

王怡如此的擇善固執無所畏懼,但他對同學、朋友、教友卻以脾氣好著稱,他又長一張令人不設防的娃娃臉,性格可用溫潤如玉來形容。2006年他來香港,臨上飛機前,我們抓住他在《開放》雜誌做訪問,雖然擔心誤機,但他仍然很耐心地回答問題,一點沒有厭煩和焦躁的神色。

王怡當時在中國是才華橫溢,名滿天下的青年憲政主義學者。讀他的文章,沒有人不佩服。據說中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李慎之讀了他的文章後非常欣賞,立即要朋友介紹認識王怡。王怡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05年他參加在斯洛文尼亞舉行的國際筆會年會所作的大會發言〈我們不是作家是人質〉,《開放》雜誌老總金鐘讀後,不停讚歎是「大手筆之作」,然後在雜誌上全文刊載。聽說王怡皈依基督教後,我們很想知道這位才華驕人的青年學者為何會有這樣的選擇。

2013年獨立中文筆會在城市大學舉行頒獎禮,恰好他在香港參加教會活動,因此也參加了我們的討論會。見到他,我半開玩笑地說,他信基督教後,基督教多了有力的聲音,但有關中國憲政方面的討論少了一枝健筆,我們不信教的人非常懷念過去的王怡。對我這番略顯冒犯的話,他聽了也只是溫和地笑一笑。

2013年,王怡在城市大學獨立中文筆會頒獎禮發言。照片由筆者提供

因此王怡的無所畏懼,不是要逞什麼匹夫之勇,或表現什麼英雄主義。而是源於他內心精神的強大,是他對極權專制主義的極度鄙視和他對自由主義精神原則絕不打折扣的堅持。因此他的教會無論受到多大的高壓,他個人面臨什麼樣的牢獄之災,他都拒絕與強權妥協,要堅持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為此他願意承受任何代價。

王怡曾草擬了一份文件,表明家庭教會面對中共迫害要堅持的14條原則:

1,不停止教會的公共聚會;
2,警方不以正當程式非法執法不予配合;
3,不接受不服從當局對教會及其聚會的取締查封解散等決定;
4,不在官方送達的任何迫害教會的文件上或審訊記錄上簽字;
5,被拘押時零口供;
6,拘押中要求閱讀聖經;
7,不認罪、不悔改,不尋求、不同意免於起訴、緩刑、監外執行、假釋、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任何建立在有罪認定基礎上的被釋放的方式;
8,不服從思想改造;
9,不繳納罰款或罰金;
10,不接受剝奪政治權利的附加刑;
11,堅持傳福音;
12,不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師;
13,不上電視,不與官媒接觸;
14,要求公開審理。

我想,王怡現已陷入中共黑獄,這就是王怡現在中共獄中的立場。他在這份文件中還說,「一旦我被刑事拘留,要麼直至判我坐牢並執行完畢,要麼將我無罪釋放,絕不為第三種中間狀況留有妥協和交易的地步,除非警方以殘酷的刑訊摧毀我的健康和心志。」

以上片段摘自成都秋雨聖約教會2018年10月28日的王怡牧師證道:《你們要被聖靈充滿》。

王怡被捕48小時後教會公佈了王怡這份信仰抗命聲明。他在聲明中說:

無論這個政權對我加以怎樣的罪名,潑以怎樣的髒水,只要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寫作、言論和傳教行為,那不過都是魔鬼的謊言和試探。我將一概予以否認,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認罪。
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從死裡復活,這些世上卻無人能做到。

讀到這些擲地作金石聲的文字,眼前浮現起王怡那溫和大男孩的形象,再想到他正開始面臨的無盡苦難漫漫長夜,以及劉曉波悲壯的結局,忍不住流下淚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